第107章 :棋差一步

关灯
护眼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看了一圈。三十六门四大雅。分别指的是琴棋书画四门。琴门大小姐当然能代表琴门,那个将江长歌劫持去下棋的。不用问就是棋门的,能代表棋门的,那身份在棋门之中也绝对低不了。颜千凌是属于画门,却是我们的人,就算那麻三是书门的。也谈不上四大雅一起出动,不知道三爷这话是从何说起。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是了颜千凌的画魂之术,对麻三竟然没有用如果不是有画门的人在背后搞鬼,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颜千凌还曾经说过。在麻三的身后有个人,那一定就是画门的人了。

    这样一来,确实只剩个书门,既然三爷都这么说了,这个麻三一定是书门的人

    书门的,那就是苏家了,苏家绝了后,没有男嗣,爷爷才会将二爷送给了苏家,二爷就一个孩子,那就是苏出云,这个麻三难道是苏出云不可能啊眼神不对,气场不对,身高身形都不对,我虽然只见过苏出云一面,但苏出云那种丰神俊朗的模样,那淡定自若的气场,却一直没能忘记,就算模样可以改变,但一个人的气场,可以收敛,却无法改变。

    这个麻三,绝对不是苏出云,这人的暴戾凶残,和苏出云的气场完全相反,一个人可以有几种性格,但气场却只能有一个

    但我也相信三爷,三爷一定不会看走眼,他说这个麻三是书门的,那就一定是

    难道是苏二爷亲自出马了

    也不可能,如果真是苏二爷,三爷不会到现在才看出来,他们毕竟是亲兄弟,就算聚少离多,关系疏远,兄弟间那种血缘关系,还是可以让他们迅速的认出对方。何况,像苏二爷和三爷这种级别的人,气场早就成型了,也无法瞒过对方的眼睛。

    那这个麻三到底是谁

    刚想到这里,那琴门大小姐就幽幽叹道:“关山,你将我也算进去了吗我来可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你应该明白我,我只想带你走而已。”

    三爷眉头一皱,面色一正道:“灵若,之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说实话,我一直也没脸见你,你若杀我,我也绝无怨言,但今天这事,你还是别插手了。”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棋门门主修随心出现了,你也来了,这个不敢露出本来面目的,用的虽然是弯刀,可对付错儿的那一招,却是书门的写意江山,能学到写意江山的,那必定是苏家的嫡系,就算不是苏老二的孩子,也和苏家关系非浅,刚才千凌的画魂之术对他没用,必定是颜泼墨在背后搞鬼,三十六门四大雅的重要人物,全都聚集在这里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跟你走我一走,几个孩子的命也就算交代了,所以,这回我还得对不住你,这条命暂时还不能给你。”

    轿中那琴门大小姐又是一声幽幽叹息:“关山,我怎么会忍心要你的命,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当年你和花三娘成亲之时,我就去取了,虽然你辜负了我,可我却仍旧无法狠心去伤害你,甚至连恨都恨不起来,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我们重聚的日子,不会在乎多等一会,你先处理好眼前的事,再跟我走可好”

    花错这时带着颜千凌到了我的身边,他当然明白我踹他一脚是为了救他,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嘴巴向三爷的位置撅了撅。

    我和花错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花错的意思,看样子三爷年轻时,也惹了不少风流债,听这琴门大小姐的语气,说到最后,几乎都是在哀求三爷了,不过三爷确实有这个魅力就是。

    三爷苦笑了一下,却没和这个琴门大小姐纠缠下去,转脸看向那麻三,猛的大吼一声道:“颜泼墨,来都来了,何必鬼鬼祟祟的,一晃眼也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出来聊聊”

    一句话喊完,那麻三的后背之上,忽然飘起了一道白影,闪电一般飘走,眨眼已经绕过一堵残墙,钻入墙后,随即墙后就传来一声叹息道:“老三,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本来不想露面的,实在不好意思面对你,咱们兄弟多年,你就不能当我没来嘛”

    说话间,一个四十多岁的高瘦男子,已经从那残墙之后转了出来,和颜千凌一样,手中同样拿着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只是那本子却大上许多,如同一个账薄一样,本子上空白一片,显然并没有画我们任何一人。

    这人一出来,就苦笑道:“我知道要来徐家村的时候,就已经和苏二哥说过了,我这次来,只是保护振铭,不让振铭被凌儿的画魂之术勾了命去,绝对不会向你们出手,苏二哥也答应了,所以,老三你就当我是来看热闹的可好”

    三爷一听,顿时转头看了一眼那麻三,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原来你是苏振铭,老颜要是不说你的名字,我倒是把你给忘了,怪不得你用弯刀使写意江山,却又看不起短刀一门,而且还如此的凶残暴戾。不过你既然是苏振铭,那你的身份还满尴尬的吧既不能算是短刀一门的,也不能算是书门,在两门之中,都没你什么事,你瞎掺乎个什么劲”

    我一听就知道其中必有原委,三爷这话里充满了讽刺戏谑的味道。

    刚想到这里,那苏振铭就嘿嘿一笑,伸手撕下自己脸上那张麻三的人皮面具,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来,却是个二十六七岁的阴霾男子,宽额瘦脸,面色阴沉,看向三爷道:“三爷,反正你们都活不过今天了,就让你逞逞口舌痛快”

    话刚落音,大树下那老头就喃喃说道:“年轻人,下棋这玩意,有点讲究,一是得看清楚局面,二是得保护自己的棋子不被吞了,你可得看仔细点再落子,一子落错,可就满盘皆输了,你应该清楚,你输不起的。”

    这话一出,那颜泼墨就面色一变,扫了一眼那棋门门主修随心,脸上瞬间青白了起来,面色极为难看。

    我算是看出来了,那修随心虽然这话是对这江长歌说的,可却是说给颜泼墨听的,意思很清楚,是让颜泼墨不要站错了队,而且言辞之中,还带有威胁之意,不用问,颜泼墨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被迫受制与那修随心,既然修随心提到了棋子,很有可能,是颜泼墨的家人安全受到了威胁。

    三爷也转头看了一眼修随心,对颜泼墨嘿嘿一笑道:“这修老头儿还是这般无耻吗这回又抓住了你什么把柄我说你也够了,死皮活赖的留在了青石镇,换来了什么就被这般对待,你的骨头,也够贱的”

    颜泼墨却没有说话,就像嘴巴忽然贴上了封条一样,只是面色越发的青白。

    三爷也没在说下去,手一伸道:“颜泼墨,你既然不动手,就站到一边去,免得伤了兄弟和气。”

    颜泼墨一点头,径直走向颜千凌,双目之中,满是慈祥之色,如同慈父看见了自己的女儿一般,一直走到颜千凌身边,才停了下来,叹息一声道:“孩子,我是你大伯,你这几年,受苦了。”

    颜千凌眼圏顿时一红,嘴角抽动几下,眼泪已经下来了,她自从颜丹青走后,就一个人孤苦无依,这些年来,都是跟着三爷和花错在一起,如今猛的一下见到了亲人,哪里还忍得住。

    就在这时,我却忽然一阵心惊肉跳,仿佛一场大祸,即将临头了一般,当下想都不想,脱口就喊道:“千凌快闪开”

    话一出口,那颜泼墨忽然一伸手,一把就抢去了颜千凌手中的本子,同时身形一转,已经到了颜千凌的身后,单手一伸,一下就扣住了颜千凌的咽喉。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颜泼墨过来的时候,还是一副人样,他说的那句话,也让我心头一阵感叹,谁也没有想到,这厮竟然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说翻脸就翻脸了。

    花错已经蹿了上去,可花错刚一动,那苏振铭已经闪电一般拦在了花错的面前,嘿嘿冷笑道:“三爷刚才对我的冷嘲热讽,你可是听见了的,但三爷已经被耿大小姐包了,我也不能插手,只好拿你出气了,谁叫你是他儿子呢”

    我急忙蹿了过去,和花错站在了一起,双双面对苏振铭,这家伙的刀子,实在太过凌厉,花错一人绝对不是他对手,就算加上我,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三爷大吼一声:“颜泼墨老子看错了你”身随音动,一闪就要扑过来,那巨灵般的汉子却猛的一抛,那顶雪白的轿子就落在了三爷的面前,琴门大小姐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关山,大势已去,你还是跟我走吧”

    这时那修随心的声音,也缓缓响了起来:“年轻人,你已经无处落子了,你输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