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三爷情事--为婆娑第2个飞机加更第4章

关灯
护眼
    眨眼之间,我们几人已经全部受制与人。江长歌眼见要输给修随心。颜千凌已经被颜泼墨所控制。我和花错绝对不是苏振铭的对手,而三爷虽然没有被困。却断然不可能对琴门大小姐出手。

    我总算领教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狡诈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和我们硬拼的意思,虽然他们的实力比我们要强出很多。一对一的话,也许我们这边只有三爷才能挡得住其中一人,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没有硬碰硬,而是选择了最有利他们的办法。

    先是用市井一阵风围攻我们,他们清楚的很。市井一阵风根本对我们造不成任何威胁,其后让阴山老祖和苏振铭出面,如果阴山老祖和苏振铭能收拾了我们。他们也许连面都不会露。

    可阴山老祖却在三爷的手下吃了大亏。铩羽而逃,只剩下一个苏振铭,也没有把握就能赢得了三爷,何况江长歌又带着颜千凌出现了,颜千凌还画了苏振铭的魂画。

    所以颜泼墨就率先出动了,由于要保护苏振铭,所以他也没有时间去画我们的魂画,无意之中,被颜千凌牵制住了,这样一来,琴门大小姐耿灵若和棋门门主修随心也不得不出来了。

    这两人一出现,就控制住了局面,修随心先劫持了江长歌,耿灵若则暂时阻止了三爷对苏振铭出手,随后颜泼墨现身,修随心故意说出一番模棱两可的话来,让三爷以为他是被逼无奈,借机走向颜千凌,以亲情为借口,夺下了颜千凌手中苏振铭的魂画,并且控制了颜千凌,苏振铭得以安全,则拦住了我们。

    而耿灵若根本就不用出手,就牵制住了我们这边最厉害的主力,用修随心的话说,我们就是棋差一步,满盘皆输

    三爷嘶声怒道:“颜泼墨,你是个畜牲”

    颜泼墨却一手紧扣着颜千凌的喉头,悠然说道:“老三,不要这么激动,我们都不小了,沉着点,你还是先把自己欠耿大小姐的情债还了,我们再谈谈其他的吧”

    显然这颜泼墨并不愿意和三爷发生正面冲突,甚至三爷骂他为畜牲,他也可以听若不闻。

    轿子中的耿大小姐这时说道:“关山,我们走吧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我每天弹琴给你听,我们游山玩水,游历天下,不再管这三十六门的纷争,你看可好”说话间,那巨灵般的壮汉已经到了轿子旁边,大手一抓一提,另一只手一托,又将轿子托举了起来。

    三爷没有说话,只是面色已经冷了下来。

    耿大小姐继续说道:“关山,你可记得在庐山,你少年意气,我情窦初开,你立志扬名天下,我仰慕不能自己,你指点江山,细数三十六门之优劣,我安静聆听,一心只想陪在你左右。”

    “我们观瀑布,赏云海,行走在青山碧水之间,你情我浓,走累了就随地而坐,我弹琴你唱歌,快乐逍遥,却忽然跳出个什么庐山三友,那三个老木头虽知风雅,懂我琴韵,却哪里懂得我们的男欢女爱,强要将我留下,弹琴给它们听。”

    “你好言相商,它们却持技以横,你当时就恼了,让我先弹一首高山流水,算是酬谢知音,随后又让我弹了一首广陵止息,一曲广陵散未尽,你已经将它们三个尽数击败,携我腰肢踏歌而行,大笑下山,我依偎在你怀中,感受着你那无匹的豪情,我整个人都快融化了。”

    “当天夜里,巫山**,我将我自己给了你,连带着一颗滚烫的心,你知道吗那一夜,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就在我成为你的女人那一瞬间,我就暗暗发誓,这一辈子,我跟定你了,你去天边,我就跟你去天边,你去海角,我就跟你去海角,无怨无悔。”

    这几句话,说的如同梦呓一般,虽然简单几句,却将三爷年轻时的意气风发,尽数描述,而且言辞之中,讲述了三爷和她的情感纠葛,却绝无淫邪之意,反倒让人觉得绮丽妙曼,觉得他们俩没能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道不公。

    三爷的眼神之中,忽然升起了一丝愧疚,面色上的冷霜,也缓和了许多,好像也沉浸入了往事之中。

    花错又看了我一眼,忽然说道:“爹还会唱歌镜楼哥,你和爹在一起的时间长,你听爹唱过歌吗”

    我看了花错一眼,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种无聊的问题来,苏振铭好像十分欣赏眼前的这种情况,这家伙十分变态,任何人的任何痛苦,都能激发出他的欢乐,所以根本就没有对我们出手的意思,只是死死的拦住了我们。

    但江长歌和颜千凌却分别被劫持着,耿大小姐分明是在努力的勾起三爷的回忆,好让三爷失去斗志,这个家伙却在这个时候研究起三爷会不会唱歌的事情来,真不知道他脑子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

    不过还别说,我还从来没听三爷唱过歌就连哼哼都没哼过。

    那耿大小姐继续梦呓一般的说道:“你说你要去云南,要去青石镇,要去证明你自己,要去征服三十六门,我纵有万般不舍,却也只能放你去,我的男人要当天下的大英雄,我怎么能拖后腿呢”

    “我很想很想随你一同前去,可我没法去啊我虽然是琴门的大小姐,可我是旁支啊旁支出了山,没有重大事情,是不能回青石镇的。”

    “何况我的哥哥,那时候还没死,他不会希望看见我,他没有学会缥缈琴音,偏偏让我这个注定是旁支的女子学会了,让他好生面上无光,他没有杀了我,却再也不许我回青石镇。”

    “可我又如何舍得下你,而且我很害怕,你太优秀了,身上的光芒,就像太阳一样吸引着女人不断的向你靠近,我不能让别的女人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听到这里,我心头猛的一颤,忽然想起了花错母亲的那怪病,不由自主的就看了花错一眼,按道理来说,花错的母亲也是香门传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就病死了呢只怕和眼前这个耿大小姐脱不了关系。

    而我看向花错的时候,花错的眼睛正看向我,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慌,以他的聪明,我能想到的事情,他哪有想不到的道理。

    三爷的面色再度冷了下来,眼神之中那一丝愧疚,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

    那耿大小姐这时声音陡然一变,瞬间从呢喃梦呓之语,变成阴狠毒辣之声,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暗暗跟着你,凡是接近你的女人,我就偷偷给杀了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三爷忽然哑声道:“不要再说了”

    那耿大小姐却像已经深陷往事不能自拔了一样,嘶声喊道:“为什么不说这是我们的美妙回忆啊我每天都会想上十遍、百遍、千遍、万遍我要永远记在心里”

    三爷说道:“已经过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灵若,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只想着名扬天下,也不会害你成今天这般。”

    那耿大小姐却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没害我,你对我很好,我很知足,后来我杀人的事情败露,无数道上的人找我报仇,你却坚定的站到了我身边,即使对方将我们逼上了绝境,你身上的伤,使你几乎站都站不稳了,却也不肯抛下我,那一刻,我知道,我爱对了人”

    “我不能让你为我而死,所以我选择了自己去死,我自己从山顶跳了下去,条件就是他们放过你,我从山顶跳下的时候,心里也是充满幸福的,我的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抛弃我,即使我是别人口中十恶不赦的蛇蝎女子。”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没死,我在山崖下整整休养了两年,身体才得到恢复,出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你的消息,可我辛苦打探到的消息,却是你和花三娘结婚了。”

    三爷哑声道:“当时是花老爷子救了我,我也以为你死在了山崖之下,后来都有了错儿,才知道你未死,但我已经娶了错儿的母亲,也不可能再去找你。”

    耿大小姐接过话去说道:“我没怪你,我知道你必定以为我死了,所以才会娶了花三娘,我偷偷去看过,花三娘是个好女人,温柔娴淑,我也不恨她,我只恨当年那些生生逼得我们生离死别的人,所以我找到了他们,将他们所有的人,全都杀了个干净包括当年不许我回青石的亲大哥”

    “之后我就隐居了起来,再也没有出现过在你的世界里,直到花三娘死了,我知道,我可以来找你了,在你的心里,一定还是有一块地方是属于我的,对不对关山,跟我走吧我们脱离三十六门,不再参与这纷争,让我们再回到从前,好不好”

    听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唏嘘,如果真如耿大小姐所说的这样,那这耿大小姐对三爷当真是一片痴心。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身影一掠而至,一闪就到了三爷身边,娇声叱道:“耿灵若,你撒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