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赢了一局 --为婆娑第2个飞机加更第5章

关灯
护眼
    这声音一起,我们就全都一喜。说实话。我其实一直都满惦记她的。虽然我曾和她有过一段怨隙,后来我替她挡了天劫。她也为了护送我差点再遭天劫,算是有了交情。

    来人正是黄姑娘

    黄姑娘一现身,就手一指那轿子道:“你胡扯因为和三爷那侄子置气。三爷关了我九年还有多,他是个真男人,有太多的苦。却从不对外吐露半句,只有喝了酒之后,一个人喃喃自语。所以别人不知道你们的事,我却清楚的很”

    “前面你说的都对,可自从你从崖下出来之后。三爷在的那八年之中。你起码去杀过花三娘三次,第一次就是你得知三爷和花三娘成亲的消息之后,当天夜里,三爷将你赶跑之后,就已经知道是你了,所以三爷才没有下杀手,放了你走,不然的话,以三爷的为人,你动他家人,他不将你大卸八块都算轻的,何况当时花三娘还怀了身孕。”

    “第二次是在花三娘生花错的时候,你再次妒火中烧,趁花三娘生产,三爷不在屋内的时候,悄悄潜了进去,想杀了花三娘和她肚子里即将出生的孩子,可三爷早就知道你的脾气,早就算定了你会出手,所以故意在自己家床上放了个假人,用录音机播放生产时女子的惨叫声,让你扑了个空,其实真正的花三娘,早就被三爷转移到了安全地方生产。”

    我一听就知道黄姑娘说的是真的,一是这耿大小姐的脾气,确实毒辣,二是时间对,三爷离家十年,却是在花错七岁之时回来的,一开始肯定是游历名山大川,增长见闻,也定是在这段时间内,遇上了这耿大小姐,两人产生了感情,在一起了。

    其后耿大小姐乱杀人,被逼跳崖,三爷被花百草老爷子所救,但也得一段时间疗伤,在疗伤过程中,和花三娘慢慢滋生了感情,终于和花三娘成亲,这起码得用掉了小两年,花三娘再怀胎十月,又是一年,所以三爷离开云南时,花错只有七岁。

    黄姑娘继续说道:“三爷一直都没将这事抖出来,以为时间长了,你就会慢慢淡忘,就会收手,在你第三次出手的时候,却碰上花老爷子,老爷子重伤了你,你躲了起来,一躲就是十几年。”

    “这期间,三爷没见你再动手,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加上他身负守护之灵,不得不回转徐家村,守护地下之物,偏偏他的儿子却得留在青石镇,接掌花家香门一脉,一家人南北分离,各自孤苦,三爷为了守护这地下之物,付出了太多太多。”

    “后来花错从云南寻来,我得知他母亲是得奇疾而死之时,我就开始怀疑是你杀了花三娘,如今听你说的这些话,我更加断定就是你下的毒手,你敢说不是你所为”

    听到这里,大家的目光一起看向了那道:“错儿,你还不是她的对手,但你要相信爹,你一定会有替你娘报仇的机会。”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那白色轿子说道:“灵若,既然确实是你所为,你我从此恩断义绝,你走吧我不会杀你,但他日错儿一定会去寻你,替他娘报仇”

    那耿大小姐却已经完全深陷入强烈的嫉妒之中,在轿子里疯狂大喊道:“徐关山,我要杀了她我会将你身边所有的女人全都杀掉”

    话一出口,那巨灵般的壮汉忽然单手一抛,那顶白色的轿子直接被凌空抛起,直上四五米之高,竟然悬在半空之中,“叮”的一声,就响起了一声琴音。

    这一声琴音,等于就是下了一道格杀令

    那苏振铭哈哈大笑道:“过瘾过瘾实在痛快,看着你们这些人因为儿女情长而备受折磨,我这心头就说不出的痛快,如此痛快,当然得杀几个人来应应景。”一句话说完,手中新月般的弯刀一挥,就向我扑了过来。

    我心头一沉,苏振铭的本事我见过的,以我之能,只怕连三个照面都撑不住。

    颜泼墨也冷声一哼道:“大侄女,对不住了,你一个人在世上孤苦无依的,也是辛苦,我送你去见你爹好了。”一句话说完,手指猛的一用力,咔嚓一声,就捏断了颜千凌的喉头。

    我惊呼出声,怎么都没有想到,颜泼墨这厮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当真一点亲情味都没有,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颜丹青好像也遭了他的毒手。

    花错一声嘶吼,双目顿时一片血红,想都不想就向那颜泼墨冲了过去,疯狂扑击颜泼墨,可那颜泼墨根本就不和他硬拼,只是不断游走,一边游走,一边还不断的挥笔在账簿之上画下花错的魂画。

    树下的修随心还在和江长歌下着围棋,两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仿佛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那巨灵般的壮汉也忽然就向三爷撞了过去,利用身形壮实,硬生生将三爷拦住,三爷接连击中那壮汉身躯数次,那壮汉却如同桐皮铁骨一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损伤。

    半空中的琴音,更是连环不断,缥缈回旋,整个村子之中,到处都是琴音袅袅,只是奇怪的是,我们听了并未感觉有何不妥,可黄姑娘却瞬间面色惨白,显然是针对黄姑娘一个的。

    一瞬间,我们六人一死五被困,陷入了绝对下风。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停下了手,抬头一声大喊:“动手”

    两个字一出,三爷就陡然凌空掠起,半空之中已经运起九亟之术,双指洁白如玉,一指就点向了耿大小姐那悬在半空之中的轿子。

    一指点出,电闪雷鸣

    “咔嚓”一声惊雷咋响,一道闪电凌空劈下,形如利刀,蓝茫吞吐,携带天之威势,由天而落,一刀就劈在了那白色轿子的顶上。

    顿时“轰”的一声暴响,整栋轿子被闪电击得四分五裂,碎屑横飞,琴音顿止,一道白色身影从满天碎屑之中一掠飞出,人尚在半空之中,已经悲声叫道:“关山你竟然引雷劈我”

    与此同时,已经摔倒在地上的颜千凌尸体,忽然嘭的一声暴了开来,化成满天纸片,飞舞飘摇,露出里面的青黄色的竹篾来,竟然是个纸人儿。

    从四处的残垣断壁之中,更是涌出七八来条人影来,这些人手中各自持着十分奇怪的兵器,有使一根竹竿的、有使一根长达两米的铁钩的、有使两根白生生的腿骨的、有抓着短刀的、有使一对石锤的、有抓着一张白纸的,有提着一把铲子的,等等等等,我还在其中看见了一杆十分熟悉的大秤。

    这些人一起涌了上来,同时围住了苏振铭,纷纷出手抢攻,苏振铭虽然厉害,可这几人个个都极为彪悍,每一招几乎都是拼命的打法,加上人手又多,不但逼的苏振铭接连失利,肩头上还被那使钩子的壮汉钩了一下,直接穿透了肩胛。

    我顿时傻眼了,这忽然冒出来的几人,我几乎全都认识,每一张面孔,都是那么的熟悉,曾经都是徐家村的乡亲,都在上次全村人消失的时候,他们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一直都藏在这徐家村,从未离开过

    怪不得有一次我曾问过三爷,在徐家村是不是还留有后手,三爷并没有回答我,看来我猜的对,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北门的精英,都是三爷的心腹,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天,等的就是三爷的一声令下

    更让我吃惊的是,颜千凌这时也从一堵残墙之后走了出来,手里依旧捧着个本子,手上的笔已经抵在了本子上,一脸煞白的向颜泼墨走去,边走边问道:“颜泼墨,我父亲是不是已经被你杀了”

    她没有称呼颜泼墨为大伯,而是直呼其名,显然她心中也有了答案,看她的架势,应该是已经将颜泼墨的魂像画在了本子上,只需要轻轻一勾,颜泼墨就得从这个世界除名了。

    颜泼墨可以在画魂之术下保住别人的命,不知道这回,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

    直到这时,江长歌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一颗棋子落下,抬头对那修随心一笑道:“侥幸,这一局,好像是我们赢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