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同根相残

关灯
护眼
    江长歌这句话一出口,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我忘了这家伙是会看相的。他连我要被燕子落屎的事都能算出来。何况来徐家村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他算不出具体的情况。大概局面总能推算个差不多,又怎么能不做出周全的安排来。

    而且这家伙还知道三爷留的后手,不用问。那个拿着一大张白纸的,一定是扎纸人一门的,也只有扎纸一门。才能整出来这么逼真的纸人,不但形态容貌一模一样,还能说话做事。这手艺也算是绝了,别说颜泼墨这是第一次见到颜千凌了,就连花错当时都没认出来。

    而这些北门精英。则是从老太爷和麻三清楚徐家村的那一天。就开始了蛰伏,直到刚才三爷发出了号令,才涌了出来,一出现,就改变了局势。

    转瞬之间,苏振铭受伤、颜泼墨命悬一线、耿大小姐的缥缈琴音被三爷所破,棋门修随心输给了江长歌,局面顿时逆转。

    三爷此时才从半空之中落下站稳,大声喊道:“不能让颜泼墨离开他必须死”一句话说完,自己已经如同一阵风般扑向那巨灵般的壮汉,死死缠住,不让他腾出空隙去救援他人。三爷做事一向狠辣,更是十分讲究道义,何况颜泼墨还曾经是他的朋友。

    黄姑娘却飞身而起,和那耿灵若打了个难分难解,耿大小姐的古琴,在刚才的雷击也被毁了,论其他的手段,和黄姑娘也就半斤八两,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

    我和花错则抽身退出了对苏振铭围攻的圈子,北门精英配合默契,我们在里面,反而碍事,专身和颜千凌围住了颜泼墨,这厮十分卑鄙,三爷也点名要杀了他,绝对不能留他活命。

    颜千凌又逼近了一步,拿笔的手指关节已经泛起了青白之色,再度问道:“颜泼墨,我父亲是不是已经被你杀了”

    我担心了起来,颜千凌的个性我了解,她太过单纯善良,甚至有点懦弱,如果这个颜泼墨矢口否认,在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颜丹青已经遭了他毒手的情况下,她很有可能下不了手,而以这个颜泼墨这般卑鄙,很可能不会承认。

    果然,那颜泼墨的眼皮子一阵跳动,马上说道:“怎么可能呢他和我是亲兄弟,我怎么会对他下手。”

    这话一出口,花错就立刻说道:“千凌不要相信他,他刚才捏碎你喉头的时候,可一点没有手软,幸亏江长歌先让章家的人扎了个纸人,要不现在我们已经阴阳相隔了。从他对你的狠毒上来看,一定也会下手杀你父亲,何况,他刚才亲口说出要送你去陪你父亲,你父亲肯定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现在就勾了他。”

    颜千凌的眼睛里已经涌起了泪花,我相信这几年来,她一定到处留意着颜丹青的消息,没有想到,颜丹青竟然已经死了,这对与颜千凌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颜泼墨急忙说道:“丹青没死丹青没死,现在就在云南呢”

    颜千凌的目光,顿时一亮,她太单纯了,太好欺骗了,何况,找到颜丹青,这已经成了她的执念。

    花错立马说道:“你胡扯,你早就杀了他,自从上次在终南山伏击我们,颜叔叔没有画我们的魂画,回去之后,就被你杀了,对不对”

    颜泼墨急忙说道:“不对当然不对他是我亲兄弟,我们是一母同胞,我怎么可能杀他”

    花错一摇头道:“我不信,反正现在千凌什么都听我的,不管是不是你杀的,今天你都得死,千凌,勾了他的魂画”

    那颜泼墨急忙摆手道:“千凌,不要听他的,我是你亲大伯,已经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千万不要糊涂。”

    花错和我顿时一起目光一亮,一起发出“哦”的一声,而颜千凌的面色,瞬间煞白一片。

    再精明的人,情急之下,也是会出错的

    何况这颜泼墨只是卑鄙,还算不上精明,论耍嘴皮子,八个颜泼墨加一起也抵不上一个花错。

    “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这句话,已经足够证明,颜丹青已经死了,既然颜丹青已经死了,那他之前所说的话,就全部都不成立了,就算不是他亲手杀的,他也是个帮凶,最起码也是见死不救

    颜千凌只是善良,却不傻

    所以一笔就勾了下去

    颜泼墨的面色瞬间死灰一片,手中的账簿和笔,一起掉落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天空,喃喃说道:“画门要完了吗是断送在我的手上了吗我错了,我不该杀了丹青的”

    花错却忽然出声道:“画门不会终结,还有千凌在,不过你确实要完了”

    颜泼墨缓缓低下头来,看了一眼颜千凌,又看了一眼我们,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轻轻摇头道:“就凭你们活不久的......”一句话都没说完,身体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他可以用画魂之术保住别人的命,却无法保住自己的命,颜家画魂之术,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即使是颜家的人,一旦魂像被画,也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

    他一倒地,花错的手中就多出来一把刀,一闪身就掠了过去,一刀就将颜泼墨的脑袋砍了下来。

    一刀砍过,头颅飞滚,由于颜泼墨刚刚断气,血液仍旧没有凝固,一下从颈腔之中喷了出来,直接将地面都染红了一大片。

    我看了一眼花错,我知道他是担心颜泼墨假死,这样做确实最安全,三十六门的人,奇巧之术太多了,只要脑袋还没掉下来,都不能确定真的就死了何况这颜泼墨身具画魂之术,万一假死逃脱,实在太危险了。

    颜千凌却忽然痛哭出声,我可以理解,画门一门,只剩下她孤身一人了,这种孤独感,是十分无助的,何况,她刚才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大伯。

    花错看了一眼场中情形,见大局已定,他现在也杀不了耿大小姐,当下就走过去安慰颜千凌,我则转身走向了江长歌,虽然江长歌在布局上赢了一局,可谁又能保证修随心不会对他下杀手呢

    苏振铭忽然大吼一声:“走”一句话说完,整个人已经如同一只大鸟一般凌空飞起,直接掠过围攻他的那几人头完,转身缓缓向村口走去,从始至终,都没看三爷一眼,三爷也没追上去的意思,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