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志在四海

    我有点奇怪,看了三爷一眼。心想咱们现在占据绝对优势。为什么不将这修随心宰了呢但三爷没这么做。相信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我也没问出口。

    可我这点心思。哪里瞒得过三爷,一见我看他,三爷就沉声说道:“这人还算讲点道义。这修随心虽然辈分高我们一等,却和江长歌的父亲是忘年之交,知道长歌虽然在天星之术上超凡绝伦。却没有任何武力可以依仗,那时他们是占有绝对优势的,所以明里劫持了长歌。暗中却是护了他一次。”

    “其实,下棋只是借口,无论谁输谁赢。他都不会真的要了长歌的命。长歌赢了,我们自然也不能向他出手,无论如何,他都立于安全之地,这老家伙的心机,极其之深。”

    江长歌也笑道:“可不是,棋门修随心、药师叶佛心、短刀张天心、书门苏写意、驱蛇张随意,三心二意之名,岂是白叫的,五人之中,这修老最善心机,叶老最明事理,张老最是勇猛,苏二爷所学最是渊博,张随意却人如其名,随意而为,最是糊涂。”

    我听的一愣,这五人之中,我只知道叶佛心,修随心却是刚才才见到,苏二爷的名字,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其他两人,则根本就没听过,原来我一直以为,三山一海已经是三十六门中十分厉害的高手了,如今看来,三十六门当真是卧虎藏龙。

    三爷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愁容道:“岂止这三心二意,芸芸众生,皆为利来,皆为利往,我徐家得势之时,三十六门中人,多少人奉迎巴结,如今苏家得势,而我们所为之事,却是和苏家冲突,这三十六门中人,只怕有不少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要想扭转乾坤,谈何容易。”

    江长歌笑道:“三爷不必多虑,一切自有天定,我们只要尽人事,听天命就好”

    三爷一点头道:“不错路就是那路,怎么走还得靠自己的脚,孩子们,我们走,将金乌石先拿出来再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将三块金乌石聚齐。”

    我忍不住问道:“三爷,这金乌石,究竟是什么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你也该和我们讲讲了吧”

    三爷点了点头道:“恩,也不该再瞒你们了,走,先取了金乌石,再详细说给你们听。”一句话说完,带头向老井的方向走去。

    从村子中间到老井,自然没有多远,片刻即到,我三下两下爬上了大树,往鸟窝之中一看,那白瓷瓶子仍旧在此,单手一伸,我就给拿了出来,对这树下几人一扬,说道:“还在......”

    一句话刚说出两个字来,心头忽然一阵狂跳,浑身汗毛刷的一下就竖了起来,我想都不想,抓着树枝的手一松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口中大喊道:“树上有人”

    我这边刚一跳下,一道身影已经从对面一棵树上,闪电一般从我头,心里又有点奇怪,大家挣来挣去,不就是为了挣这金乌石吗现在这块金乌石已经在三爷身上了,还让他们在这里守护什么这几个人全都十分彪悍,让他们跟着我们,可是得力帮手,三爷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猪大肠一点头,三爷一挥手道:“去吧我得离开这里了,你们几个再辛苦一段时间,等这件事完结了,大家就可以真正的脱离这种生活了。

    猪大肠又一点头,沉声道:“听三哥的”四个字说完,转身就走,片刻就消失在徐家村中。

    猪大肠一走,我就忍不住问道:“三爷,地下还有什么东西不就是一块金乌石吗”

    三爷嘿嘿一笑,问道:“你在看见这金乌石的地方,不是看见了一间石室吗那石室有两个门,一个是你进去的那个门,对面还有一个门,你并没有穿过那个门继续往前走,对不对”

    我顿时一愣,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那石室确实是有两个门,我进去之后,看了瓶子里的绢书,就自动上升,飞回来了,别说那个门出去会有什么了,就连那个门边都没接近。

    江长歌接过话来,笑道:“一般来说,一件东西对应的,只有一个守护灵,在那地下深渊之中,已经有了一条金鳞真龙,三爷身负双翼天马,为什么还要回来守护这里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

    三爷一挥手道:“先走吧边走边说,迟恐生变”说完带头出村,大家跟上。

    花错架着我,出村几十步之后,我忽然产生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觉得自己这一走,也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归来,不禁有点离愁,虽然说这里并不是什么富贵繁荣之地,甚至一度刀光剑影,凶险无比,却始终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每一间房子、每一棵树、每一堵墙,我都熟悉无比,如今真要走了,还是有许多不舍。

    我这点忧伤,花错看出来了,当下就笑道:“镜楼哥,你别没出息,这村子就是一口井,你井底之蛙做久了,只能看见那么一点天,这回到了外面,我一定带你开开眼界。”

    三爷也沉声说道:“对好男儿当志在四海,这里不应该困住你的翅膀,来,我给你们讲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你们也都到了应该展翅高飞的时候了,应该清楚,你们所做的,究竟是怎样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