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厕所密谋

    我顿时一愣,那翔子忽然冲我一眨眼。随即转身离开了。我将手往裤子口袋里一装。转身进了小楼。

    一进门,我顿时又是一愣。整个一层啥都没有,就空荡荡的水泥地中间,有一个四十平方左右的水泥台。台子整个用一个大铁笼罩着,外面还罩了层铁丝网,只有一个铁门。还用大铁链子锁着,冷冰冰的地面上,还残留着几摊血迹。和我脑海里所想的那种灯红酒绿、繁华喧嚣,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不单单我愣住了,除了三爷。我们四个都有点发懵。估计全部和心里想象的画面落差太大了。

    萧朝海一见我们几个的表情,就笑了笑道:“千万不要小看这里,这里不是指望饭菜赚钱的,而是金陵目前最高级的赌场,往来的人,都是社会各界名流,非富即贵,一般人有钱都进不来,走,我们上二楼去。”说话间,已经带头而行。

    二楼被分成四面八个房间,对着铁笼的那一面整副都是厚厚的玻璃,玻璃外面用紫色丝鹅绒布拉起一道布幔,很是古怪。

    我们被带进左边的海字号房间,房间里有几张真皮沙发,一张普通的玻璃茶几,茶几上放着各色点心,还有瓜子、香烟、几样水果,一张茶盘,上放八个青花茶盏,围成一圈,中间放了个白瓷茶壶,房角有角凳,上放一铜炉,袅袅的冒着轻烟,房间内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这房间作为会客来说,倒算雅致,但和豪华也绝对不沾边,更没有一件赌具,这更让我好奇心大起,忍不住问道:“海爷,你不说这里是赌场吗咋一件赌具都没有难道让客人比猜手指头”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赌具你认为这里是玩麻将、牌九、纸牌的孩子,你太跟不上时代了,现在还玩那些的都是些土鳖,这里玩的,都是活生生的赌具,从动物到人,嘛玩意都有。”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敢情这里是类似地下搏击场的堵场,怪不得水泥地上还有几摊血迹,也不知道是人类的还是动物的,不过都无所谓,只要进了那铁笼子,人和动物没差别。

    这一明白过来,看什么东西也都顺眼了,房间对里面的一面全是玻璃,肯定是供人观赏比赛用的,如果这里进出的都是名流,说不定玻璃还做过什么特殊处理,只能里面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底下一层只是供应搏斗的场所,那大铁笼子,就是他们的赌场。

    看清楚了之后,就对那萧朝海道:“海爷,你这里哪有厕所”

    萧朝海往左边一指道:“那边下楼你自己去,等会记住直接回到二楼海字号房来。”

    我一把拉住花错,说道:“花错,走,陪我上厕所去。”一边说话,一边悄悄的捏了花错一下。

    花错多鬼精啊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心眼儿,我这一捏,马上说道:“还别说,坐了几个小时车,我也有点尿意,走咱兄弟俩一起。”说着话,已经和我一起离开了三爷等人。

    兄弟俩下了楼,一进洗手间,我立刻将几个隔断全都推开,确定洗手间里没人之后,一把就将花错拉进了一个隔断,伸手从裤子口袋里将刚才翔子给我的东西掏了出来,一看之下,却是个小纸团。

    花错眼睛顿时就亮了一起,一把抢了过去,一边展开一边说道:“谁给你的可以啊一来就有了自己的情报系统以前我小看你了啊”

    我低声道:“别出声,那个翔子,刚才在门口,他塞给我的。”

    花错这时已经展开了纸团,我急忙凑了过去,马上面就写了六个字:“别相信萧朝海”连个落款都没有,但在纸团中间,却包着一只金耳环。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脱口而出道:“这是娘的耳环”

    这耳环款式极其普通,分量又轻,大概因为长时间的佩戴,已经失去了往日灿烂的颜色,我之所以能认出来,因为这耳环是爹给娘买的唯一一件首饰,从小就看着娘戴着,看了十九年,不认识才怪。

    很明显,是娘让翔子将这纸团交给我的,又唯恐我不相信,才用这只耳环做了信物。

    娘说的话,那肯定是对的,既然娘让我们别相信萧朝海,那我们就不能相信萧朝海。

    花错的脸上却忽然显露出一丝十分奇怪的表情,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镜楼哥,如果是离间计呢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大爷和大娘都落在了对方手里”

    话刚落音,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四五个人闯进了洗手间,我和花错同时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就听外面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正主儿已经来了,现在就在二楼的海字号房,四十多岁,高高瘦瘦的,眼神看起来像老鹰的那个就是,等会一个人把茶水送进去,其他人喝不喝无所谓,一定要让他喝下去。”

    “另外,你们几个切记,此人极难对付,有一丝疏漏,他都有可能扭转乾坤,所以一定不要盲目出手,最好的办法,还是将他引到笼子里,泼入汽油,点火烧之,如果引不去,也得背后下手,在其不防之时,给他一刀,立即逃走,即使他喝下茶水,即使身受重伤,你们也千万不要和他正面对抗。”

    “至于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都没什么大本事,那个白头发的,根本就手无缚鸡之力,女孩子就不用说了,她的招数根本来不及施展,只有他儿子和侄子,要费点手脚,不过只要他一死,他们几个难逃海爷的手掌心,这事你们给漂漂亮亮的办了,海爷一定会重重有赏,听见了吗”

    其余几人一齐应声道:“听见了”

    那低沉的声音又起道:“斗鸡准备好了没动手的时候,海爷不能在现场,万一被那人逃脱了,海爷也好有个借口。”

    一人说道:“准备好了”

    那低沉的声音道:“好大家散了,见机行事,一定不要露出丝毫破绽来,那主子的眼睛,可是毒辣的很,有一点点的不自然,只怕都会被他看出来。”

    随即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众人全部散去,我和花错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在这厕所里,竟然能听到这样一个大阴谋,毫无疑问,这个阴谋是针对三爷的

    我们俩正准备出去,将这个阴谋告知三爷,也好揭穿萧朝海的真面目,外面却又响起两个人的脚步声来,随即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就说道:“翔子,让你办的事,办了没”

    接话的果然是翔子的声音:“已经偷偷递给那徐镜楼了,那孩子是个聪明人,当时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离开了,现在想必已经看到了纸上的字,也应该认出首饰来了,肯定已经对萧朝海起了防备。”

    “至于那个三爷,我看精明的很,就算我们不提醒,那个三爷也不会完全相信萧朝海,萧朝海想暗算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大少,我有点不明白,我知道那三爷现在在和云南方面作对,就连萧朝海和他是多年老关系了,也想杀了他向云南那边示好,你为什么反而要救他们呢这样会不会引火烧身而且,麻爷那边,又怎么交代”

    那个轻轻柔柔的声音道:“别说你不明白,就连我也有点不明白,可老爷子就是这么交代的,他说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隔岸观火,谁都不帮,也不搅和进去,但如果萧朝海要动手,我们则必须帮姓徐的。”

    “老爷子一辈子,从未走过眼,他说我们除非不站队,要是非站队不可的话,那就一定要选个对我们最有利的队伍,凡事不要看眼前,目光长远,才能混得下去,对老爷子的话,我从来不敢怀疑,他就没错过,所以他说站到姓徐的一边,我们就站过去。”

    “你别想那么多,老爷子说了,这次灭掉萧家的势力之后,将萧家的地盘一分为二,你一半,我们孙家占一半,金陵四大家还是金陵四大家,不过萧家变何家而已。提前恭喜你了,你终于快熬出头了。”

    那翔子立即恭声说道:“感谢老爷子提携,感谢大少栽培,大少放心,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一定一切以大少马首是瞻。”

    那轻轻柔柔的声音说道:“好即刻去办吧记住了,徐老三带的几个人,一个都不能死”

    随即两人的脚步也出了厕所远去,我和花错再度对视一眼,这趟厕所之行,真是不枉然,竟然收获到这么多的讯息,一家要杀我们,一家要保我们,这金陵四大家,看起来当真是暗流涌动啊

    听得外面没有声音了,兄弟俩出了厕所,悄悄向二楼溜去,这些个破事,还是得先告诉三爷为好,免得三爷一个不防,再真的着了那萧朝海的黑手。

    刚到二楼楼梯口,忽然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一伸手就拦住了我们俩,对我们一笑,拱手道:“两位可是徐镜楼和花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