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该相信谁

    我们顿时一愣,看了一眼。这人面容清秀。戴着眼镜。穿一身黑色休闲装,戴一块手表。装扮很是合体,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儒雅的气质,看起来很有亲和力。我们却根本不认识。

    那人一笑道:“我叫刘星,金陵四大家之中的刘家掌事,我知道两位兄弟是徐三爷的子侄。只是想来攀个关系,认识一下。”

    一句话说完,就伸出双手来。分别握住我的花错的手,然后把我们一抱,忽然轻声在我们耳边说道:“快走谁的话都不能相信。切记”

    随即又松开了我们。哈哈一笑道:“我们这就算认识了,兄弟在二楼福字号房,有时间来找兄弟坐坐。”

    一句话说完,转身上楼,进了右边的一个房间。

    我们俩有点傻眼了,没有消息时,想获得消息,可这消息一来就是好几条,一条比一条生猛,一条比一条劲爆,弄的我们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告诉三爷的好,相信三爷自有判断。

    当下兄弟俩上了二楼,进了海字号房,一进门就又是一愣,房间里多了一个老头,满面的皱纹,一头的白霜,正坐在沙发上在和三爷、萧朝海谈笑风生,身后一并排站了四个汉子,四人几乎一般高,只是面目有所不同,但仔细看的话,也能看出眉目之间的相似之处来,分明是兄弟四个。

    我们一进门,三爷就笑道:“来来来,司马老大,这是我两个子侄,结实一点的是徐镜楼,我大哥的儿子,瘦一点的是花错,我儿子。”

    那老头看了我们几眼,顿时笑道:“虎父无犬子,徐家的后人,就是英气逼人,比我这四个儿子强多了,来,你们兄弟认识认识,我们都老了,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趁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将来也好有个照应。”

    话一出口,那四人就纷纷对我们抱拳,各自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分别是司马英、司马雄、司马豪、司马杰,以英雄豪杰四个字冠名,也亏得这老头想得出来。

    不过这司马老头带着四个儿子亲自来了,说明司马家这次也搅和进来了,好家伙,我们一来,金陵四大家的掌事人就全来了,看起来今天这场斗鸡,只怕是真的要热闹非凡了。

    我和花错也报了姓名,分别站到了三爷的身后,本来想找个机会把我们听的消息告诉三爷的,可这司马老头根本没有走的意思,萧朝海看样子也没离开的打算,咱们也不能太过明显,只好这么干等着。

    就在这时,那翔子忽然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道:“我说司马大爷的地字号房怎么没人呢原来司马大爷来这边找三爷叙旧来了。”一边说话,一边分别向司马家四个儿子点头,礼数十分周全。

    随即就对萧朝海道:“海爷,斗鸡准备好了,今天有点凑巧,我们请的人都没来,除了司马大爷在地字号房、孙大少在花字号房、刘大少在福字号房,其余的山、天、开、贵四个房间则空着,海爷你看,要不要等上一等,临时调几个老板来凑凑角”

    我一听就明白了,谁都不傻,特别是那些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哪一个不是精的冒油,金陵四大家的掌事齐聚这赌楼,肯定会发生点事情,他们个个都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敢来才怪。

    萧朝海一挥手道:“不等了,吩咐下去,马上开始,楼上的房间,就算空着,没名没份的也不许上来,别坏了名头,懂了吗”

    那翔子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刚到门口,门就推开了,一个汉子端了一个茶盘进来,茶盘上还放着一壶刚沏好的热茶。

    翔子看了一眼茶壶,马上面色一变,沉声道:“出去,谁让你们来的,这里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吗”

    我一见就知道,这个翔子是在设法阻止,再联想到我和花错在厕所里听到的消息,毫无疑问,这壶茶里,肯定有问题。

    翔子话刚出口,萧朝海就说道:“我让沏的茶,上次不是得了两块上好的普洱茶砖嘛就让人沏了送来给老三和司马老大尝尝。”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三爷笑道:“老三,这两块茶砖,可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价格比金砖还贵,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宝贝的紧,也就是你来了,才有这口福。”

    司马老头也笑道:“可不是,当时拍卖这两块茶砖的时候我也在,海子为了这两块茶砖,差点和我拼家底子,我要是早知道能喝到,也就不抬那么高了。”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不说这些,来来来,大家尝尝。”说着话就一招手,让那汉子将茶端了过来。

    萧朝海发话了,翔子也没办法,眉头一锁,对我递了个眼神,转身走了出去。

    我一看这情况,和那帮家伙在厕所里商量的一样,几乎可以断定,这萧朝海没安什么好心眼了,翔子应该是跟了孙大少,只是不知道这司马老头又是几个意思还有那刘星的话,又在暗示着什么

    这四大家明争暗斗,关系错综复杂,弄的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不管该相信谁,萧朝海是不能信了,这个茶,是绝对不能让三爷喝下去。

    一想到这里,我立即就迎向哪端茶的汉子,装出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农村小子模样,笑道:“这茶有这般金贵我先看看长的啥样”

    说话间,我脚下故意一个踉跄,身体借势一扑,一下就将那茶盘打翻,茶壶滚落在地,茶水全都洒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我急忙憋红了脸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绊了一下。”

    萧朝海一脸心疼的看了看那地上的茶壶,对我苦笑道:”没事没事,一壶茶而已。”

    随即对那汉子一挥手道:“重沏一壶来”

    我讪讪的走了回来,到了三爷前面时,忽然发现三爷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顿时心头一松,看样子我的举动,已经成功引起了三爷的注意。

    就在这时,罩在玻璃外的紫色丝绒布幔被缓缓拉开,萧朝海一见,马上对我们笑道:“快开始了,出去看的请相互,注意看着点,这里可不带回放的,错过了可就错过了。”

    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农村大公鸡相斗,不是什么稀罕事,可用来赌博,却是第一回见到。

    花错和颜千凌、江长歌都站了起来,几人一齐出了房间,站在栏杆之前往下面看去,见地下一楼内已经站了四个人,分为两边,左边的是三个人,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每人旁边各有一个半人高对抱粗的大铁笼子,一只笼子里装一只斗鸡,一只通体乌黑,一只浑身火红,一只全身雪白,每只都喙长爪利,体态强健,威武异常。

    另一边则只有一人,穿着一身银色西装,身边也有一只笼子,却用黑布罩着,根本看不见笼内的斗鸡是什么模样。

    这时又有三人走进场内,其中两人怀里都抱着一只大公鸡,一只芦花羽毛,黄嘴黄爪,血冠硕大,体形强健,脖子上还长了一圈金红色的羽毛,根根竖立,显得凶猛无比。另一只,黄羽黑尾,嘴尖爪利,体形和那只芦花公鸡相差无几。

    那两人抱着公鸡进入场中,直奔中间那个大铁笼,另一人则取出钥匙,打开那铁笼门上的大锁,将两只公鸡放了进去,转身走开。

    萧朝海大笑道:“注意看了,暖场的要开始了。”

    这时从我们房间的对面,直接走出几个人来,当中一个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剑眉星目,高鼻玉面,唇红齿白,端的是一美男子,面上神情淡然,只是双眉之间,隐带傲气,一看就知道必定是少年得志之人,其余几人,则多是武勇之辈,应该只是随从、保镖之类的。

    紧接着右边房门一开,那刘星也走了出来,手中端着酒杯,面带微笑,对我们一扬,又对我们对面的那小伙子一扬,说道:“孙大少,今天这场,你看中那边了”

    我抬头看了那孙大少一眼,那孙大少轻轻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今天这一场哪有什么悬念,三对一白鹰王、金眼雕和黑将军,都是常胜将军,海爷这回不知道咋想的,弄一只来斗三只,虽然没露头,可我实在猜不出什么鸡能赢得了这三只,硬累也能把那一只累死,我押三只的这边。”口中虽然说着话,眼神却向我看来,半空之中目光一相遇,对我微微一笑。

    我算是听出来了,三对一,摆明了是指孙、司马和刘家对阵萧家,这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了,是立场的问题。

    一想到这里,我就对花错一递眼色,这时那刘星笑道:“徐兄弟,要不要也猜上一猜,一对三,你猜谁赢”

    话刚落音,萧朝海、三爷、司马老头和他那四个儿子,也纷纷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萧朝海一露面就喊道:“即使是一对三,我也猜是那一只的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