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杀机陡起--为莉莉飞机加更第4章

关灯
护眼
    孙大少竟然还能沉得住气,淡淡说道:“海爷未免高兴的太早了。我的底牌都没亮。谁生谁死。可不一定呢”

    话刚落音,那只白鹰王“呼”的一声就飞了出来。我看的一点没错,确确实实是飞了出来,直飞起有两米多高。超过了二楼走道,达到了我们平行视线的位置,才旋转半圈。向那大铁笼处滑翔而去。

    我的目光顺着那白鹰王转了半圈,却忽然发现,花错的嘴唇正在一开一合。好像在说什么话,陡然想起花错那种像蚊鸣般的说话方式来,顿时一喜。知道他正在将我们听来的讯息转告三爷。只要三爷知道了,必然会有所防备,萧朝海再想设计我们,只怕没那么简单了。

    随即我就看见三爷的嘴唇也在一开一合,似在和谁说话,只是不知道,三爷这次选择了相信谁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被那白鹰王所吸引,白鹰王一直滑翔至大铁笼内,稳稳落下,气度雍容,神态激昂,似是十分兴奋。而那黑公鸡也开始兴奋了起来,竟然猛的抬头,“喔喔喔”一声长鸣,甩了甩脑袋,主动向白鹰王身前走去。

    两只公鸡距离约有四十公分之时,黑公鸡停了下来,身体慢慢前倾,长尾逐渐高扬,脖子一圈羽毛“呼”的一下炸了开来,凝视着白鹰王,一动不动。

    白鹰王也不敢怠慢,摆出和黑公鸡相同的架势,两只公鸡互相死盯着对方,但却都不见主动出击,而是保持着相同的距离绕起圈来,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铁笼内绕来绕去,连续绕了足有十多圈,双方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就像是两位武林高手,都在等对方露出破绽一样。

    那只白鹰王忍耐不住了,率先飞起,猛扑黑公鸡,身形凌空,一双爪子似利刃一般抓向黑公鸡的脑袋。那黑公鸡似有顾忌,不敢硬接,向后一退闪了过去,白鹰王一击落空。

    那黑公鸡不等白鹰王再扑,趁白鹰王落空,旧力泄尽,新力未生之际,疾步一蹿,尖喙猛啄向白鹰王脑袋,这一下疾若闪电,眼看白鹰王就躲不开了。

    谁料白鹰王根本不躲不避,仗着身形比黑公鸡大出半号来,竟然脑袋一歪,迎着黑公鸡的攻击又扑了上去。那黑公鸡本是啄向白鹰王的脑袋,白鹰王脑袋一偏,自然落了个空,一下啄在白鹰王脖子上,顿时就带起几根白色羽毛,在空中飘荡。

    但这一来,黑公鸡却来不及躲闪白鹰王的攻击了,头上血冠被白鹰王一下叮住,往下一按,身形顺势向上一蹿,白鹰王已经骑到了黑公鸡身上,对着黑公鸡的脑袋连啄了几下。

    黑公鸡自然知道利害,身形疾向前蹿出两三步远,虽然将背上的白鹰王甩了下来,但血冠之上已经鲜血淋淋,脑袋上羽毛也被啄下一撮来,显然吃了大亏。

    白鹰王一击得手,气势更盛,不待黑公鸡缓过劲来,又双翅一扇,再度扑了上去,连啄带扑,连抓带蹬,气势汹汹,骁勇无匹,只将那黑公鸡打的节节败退。

    孙大少这时轻轻的吐了口气,看了一眼萧朝海道:“海爷,看样子,应该是我赢了,不知道海爷和我的赌约,还算数不”

    萧朝海的面色也紧张了起来,哼哼冷笑一声道:“当然算数,只要你赢的了,我想不给你只怕也不行吧”

    两人说话间,那黑公鸡已经被逼到了铁栅栏边缘,白鹰王见黑公鸡已经退无可退,遂双翅一扇,猛扑上去,又是一顿乱啄,那黑公鸡被啄的满脑袋都是血,半截脖子和脊背上的羽毛几乎都掉光了,留下稀稀疏疏的几根羽毛耷拉着,更显的狼狈不堪。

    就在此时,那黑公鸡竟然往前一蹿,终于摆脱了那白鹰王,转身再度和白鹰王缠斗在一起,看样子,竟然比之前凶猛了不少。

    白鹰王也不是吃素的,同样凶悍异常,两只斗鸡都是斗鸡中的极品,一时之间,你来我往,飞高伏低,血珠四溅,翎羽乱飞,斗的惨烈异常。

    那黑公鸡似是斗出了火气,根本不躲不避,一下对一下的和白鹰王互啄,整个脑袋都成了秃子,血珠子一颗挨一颗的往外冒,就连翅膀上的羽毛,也掉了一半。

    白鹰王也同样惨烈,从脑袋到前半身,全是鲜红的血迹,染在白色的羽毛上,更显得触目惊心。

    那黑公鸡陡然飞起,一纵身紧紧啄住白鹰王硕大的血冠,长爪一伸,一下将白鹰王的脑袋按在地上,死死踩住白鹰王的脖子,拼命猛啄。

    白鹰王奋力挣扎,连续扑棱了几回翅膀,才从黑公鸡的利爪下挣脱了出来,但脑袋上已经皮开肉绽,血冠旁边,被撕裂了一道口子,足有两三厘米长,皮向外侧翻开,露出里面白生生的头盖骨来。

    黑公鸡好不容易才扳回局面,那里肯放,刚一被挣脱,就又扑了上去,又扑又啄又抓又蹬,没要几个回合,白鹰王已经没有了招架的能力,节节败退。

    黑公鸡奋起神威,追着白鹰王满场乱跑,白鹰王则慌张奔逃,根本不敢回头应战,哪里还有原先的威风,两只公鸡你逃我追,鲜血顺着奔跑的路线一路挥洒,在场地内洒出一朵朵的红花来。

    萧朝海这时哈哈大笑道:“大侄子,对不住了,从现在开始,你孙家的地盘,得姓萧了。”

    孙大少的面上一片青白之色,忽然扬声道:“孙家的地盘输了,可孙家还有几条命,不知道海爷有没有兴趣一起收了”

    一句话说完,就对身后一挥手,马上有个大汉,蹬蹬蹬跑下了楼,径直钻进那大铁笼子之中,对萧朝海一指道:“在下麻三,这条命是孙家的,不知道海爷有没有兴趣一并拿了去”

    我一听顿时全都一愣,这个看上去就是一莽汉的家伙,就是麻三这人虽然高大魁梧,气场却实在一般,和我想象中的麻三,实在差别甚大。

    而且,这一招不是萧朝海准备用来对付三爷的吗目的就是要将三爷引进那笼子里去,然后泼油放火,烧死三爷,可怎么却是从孙大少的队伍里出来的难道说是萧朝海安插在孙大少身边的卧底

    萧朝海转头看了三爷一眼,三爷一点头,我顿时紧张了起来,三爷明知道这时对付他的伎俩,怎么还是答应了呢

    刚想到这里,萧朝海已经转头对着孙大少笑道:“大侄子,我对狗的命可没有兴趣,麻三这个名字虽然人人都能叫,也我也不是随便弄个傻大个就能骗得了的。”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个人并不是麻三,只是用来骗三爷进铁笼的诱饵,一想到这里,不由的转头看了一眼萧朝海,如果萧朝海想害三爷,为什么还会将这事戳破这情况让我更加搞不清楚,谁才是真正想害我们的人了。

    那孙大少的面色终于沉了下来,冷声说道:“这么说,海爷是对我的命有兴趣了”

    萧朝海目光一冷,也说道:“怎么,你不是对我的命也很有兴趣吗”

    孙大少面色更冷,一边缓缓向我们走了过来,一边说道:“既然海爷喜欢,那就拿去好了。”

    一句话说完,我陡然如置冰窖之中,浑身汗毛直竖,身体刚一有警示,司马老头的一双昏花老眼,陡然精芒四射,双手一出,猛的就抓在了萧朝海的脊背之上。

    与此同时,司马家四兄弟也同时对我们四个出了手,一上手就全动了刀子,分明是没想让我们活命,那翔子急忙冲了上来,口中惊呼道:“徐兄弟小心”身形却一个踉跄,斜斜的向山爷歪了过去,同时手中也多了一把匕首,直扎三爷胸口。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想杀我们的,不是萧朝海,而是其余三家

    好一个离间计。连环套

    先是翔子递了一个带有娘耳环的纸条给我,挑起我们对萧朝海的怀疑。

    有翔子做内应,我们一进赌楼,所有行踪就尽在他们掌控之中,我们一进厕所,他们就故意分两批进去,第一批装成萧朝海的人,加深我们对萧朝海的怀疑,孙大少和翔子则唱白脸,故意说出那番话来迷惑我们。

    最后再让刘星在楼梯处拦住我们,直接将我们绕迷糊了,对萧朝海的怀疑更深,甚至不知道该相信谁。

    而萧朝海买了两块绝佳茶砖的事,司马老头是十分清楚的,也算出萧朝海一定会用茶砖沏茶招待三爷,萧朝海果然让人沏了茶,这样一来,无疑坐实了萧朝海想谋害我们的事实整个计划,一步一步的推进,每一步都安排的极为妥当,当真是滴水不漏。

    这些事情一发生,我们难免会对萧朝海产生戒备之心,甚至连孙大少都会防备有加,而真正的杀着,却是司马家爷五个,所以他们一出手,几乎就占尽了上风。

    一瞬间,萧朝海被司马老头所制,我们四个被司马家四兄弟围住,翔子的匕首已经快扎到了三爷的胸口,孙大少则也带着刘星到了近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