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翔子的身份 --为莉莉飞机加更第5章 !感谢支持!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手一伸。一把就抓住了翔子的手腕。就像早就在等着翔子扑过去一般。随手一抖一摔,就将翔子的身体当成沙包丢了出去。笔直砸向那司马老头。

    同时一道黄光一闪,黄姑娘已经出现在我和花错身边,直接向孙大少几人迎了过去。我和花错顿时精神一振,两人联手,挡住司马家四兄弟。将江长歌和颜千凌护在身后。

    到了此时,我心中已经知道三爷的选择了,三爷比我们的经验老道的多。他选择了相信萧朝海。当然,这里面可能也有兄弟情分在,他们毕竟多年老兄弟。互相之间也足够了解。所以花错将情况一说,三爷就立即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我没想到的是黄姑娘一直悄悄的跟着我们,上次徐家村大战,琴棋书画四人一死三逃之后,黄姑娘就消失了,却在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了,当然,这不是冲着我们,而是冲着三爷,所谓爱屋及乌,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刚想到这里,那翔子已经一下砸到了司马老头的身上,顿时将司马老头砸的一晃,眼见双手就要控制不住萧朝海,急忙喊道:“翔子,快动手先解决了萧朝海”

    翔子一点头道:“好”随即反手一匕首,就扎了下去。

    雪亮的匕首,直插萧朝海的后背

    我大惊失色,萧朝海若是一死,萧家的势力必定落入翔子的手中,金陵四大家多少人多大的势力逮我们爷几个还不跟玩似的,只怕我们连金陵城都出不了。

    可那柄匕首就在即将扎中萧朝海的时候,翔子的手腕,却忽然一翻,匕首猛的一转,往后一扎,直接扎中了司马老头的胸口。

    司马老头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来,翔子手中的匕首,已经从他的前胸扎入,直至没柄。

    翔子一招得手,立即匕首一抽,身形猛退,同时抬起一脚,将司马老头的身体踹飞了出去,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利索,身上连一点血花都没溅上。

    司马老头的身体一飞出去,萧朝海就脱困而出,几乎和三爷同时闪身而至,猛的大吼一声,一拳打在司马豪的后脑勺上,直接将那司马豪打的飞了出去,从二楼摔下,重重的落在一楼的水泥地上,浑身抽搐不停,哪里还活得了。

    三爷则直接拦住了正狂喊出声,准备扑向翔子的司马英,一双眼睛之中散发出阴冷的光芒,一伸手就抓住了司马英的脖子,冷声道:“司马家不该搅和进来的。”

    一句话说完,单手一捏,司马英的喉头顿时咔咔两声响,身体猛的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瘫倒在地,再也醒不过来了。

    司马雄和司马杰这时却已经扑倒了司马老头的身边,双双扑了上去,扶起司马老头,一起颤声叫道:“爸......”

    翔子这时才微微一笑道:“不用叫了,他已经死了,我下的手我有数,刚才那一匕首,直接扎穿了他的心脏,他若是能年轻个二十岁,或许还能交代一下遗言,这个年纪,不可能再说出话来了。”

    我顿时傻了眼了,这几下变化极为迅速,前后不过短短十数秒,整个战局却完全改观了。

    三爷毫发无损,萧朝海脱困而出,司马老头死了,司马英和司马豪也死了,这一切的变化,全是因为那个翔子。

    我一度以为,翔子背叛了萧朝海,投靠了孙大少,而且我也亲耳听见过他和孙大少接头,可在他们忽然行动,控制了萧朝海,完全占据上风之后,却忽然出手杀了司马老头,这翔子到底是谁的人

    孙大少和刘星也呆住了,直愣愣的看着翔子,过来许久,终于明白了过来,孙大少再也无法保持原先那副什么都看的淡淡的模样,面色一片铁青,阴声道:“翔子,你想独吞萧家的产业”

    三爷这时直接走到黄姑娘身边,下意识的手一伸,就将黄姑娘拦在了身后,黄姑娘面色一喜,脸上顿时漾起了笑容,这虽然只是一个极小的动作,却说明了三爷是维护她的,不管黄姑娘的本体是什么,她现在就是个女人,哪有女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维护自己呢

    三爷却没发觉,对孙大少叹息一声道:“别傻了,他从来就不是你的人,他在乎的也从来就不是什么产业、金钱、名利、地位,萧朝海手下的头号干将,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拉拢过去,那萧朝海到现在,估计八回都死过了。”

    翔子微微一笑,整个人和和善善的,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笑道:“还是三爷眼毒,我以为我已经藏的很好了,可我一动手,却就被三爷看出了破绽来。”

    三爷头也不回道:“很简单,如果你真的背叛了,第一个要杀的人,绝对不应该是我,而是萧朝海,以你在萧家的地位和身份,只要萧朝海一死,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你的,所有的人也都只听你的,到了那时,金陵四大家联手,再杀我们也不是难事。”

    “可你却直奔我来了,而且刺向我的那一匕首,时间太早了,应该等我接住你再出刀,才是最佳时机,以你的聪明,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手法用的也实在太拙劣了,如果你真想杀我,绝对可以使出比那精妙十倍的招数来。所以我干脆顺水推舟,直接将你送去了你真正想杀的人身边。”

    萧朝海一听,顿时一阵哈哈大笑,手往翔子面前一伸道:“翔子,你又输了,给钱老规矩,五块,少一分都不行”

    翔子微微一笑,伸手真的又掏出皮夹子来,掏了一张崭新的一百递给萧朝海,嘴里还嘀咕道:“海爷,你这样个赢法,下回不跟你赌了,赌博赌博,有输有赢才有意思,只输不赢,玩的就没劲了。”

    萧朝海伸手接过,哈哈大笑道:“放屁以前你赢了我多少回,怎么没说不赌了,我这才赢两回,还是沾老三的光,哪有不赌的道理。”

    我一看就明白了,有些人,是无法用金钱买得动的,比如萧朝海和翔子,不管孙大少许诺给翔子多少产业,翔子也不可能背叛萧朝海,同样的道理,不管翔子惹出了什么事情,萧朝海也一定不会放弃翔子,他们之所以绑在一起,完全不是因为利益,而是情义

    不是父子,却又如同父子的情义

    这时那司马老头终于咽了气,司马雄和司马杰一起跳了起来,手中武器一起直指那翔子,齐声嘶吼道:“我杀了你”

    萧朝海头也不回,一甩手那张崭新的钞票就飞了出去,红光一闪,如同一把锋利的刀一般,就从司马雄的脖子上一闪而过。

    而翔子则一闪身就撞进了司马杰的怀中,一撞之下,随即分开,司马杰的胸膛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我根本就没看清楚翔子是怎么出刀的。

    司马兄弟疾冲的身形一起停住,兄弟俩一起艰难的转头看了一眼对方,目光之中,恐惧逐渐扩散,手中武器同时落地,身躯萎靡倒地,随同他们的父亲和兄弟们去了。

    三爷却苦笑摇头道:“有些人就是死蠢,不杀你们就是要给你们留条活路,却偏偏要自己往死路上钻。”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大名鼎鼎的萧朝海,心肠什么时候变软了竟然一度想给司马家留个后,这倒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萧朝海捡起那张钱币,装入口袋,嘿嘿一笑道:“也不是,只是今天要杀的人太多,这些个小鬼,不需要我这尊阎王动手而已。”

    翔子则笑道:“海爷的意思,是想让我决定是不是给司马家留个后,毕竟司马家更恨的人是我,偏偏我这人最怕被人惦记,所以干脆一杀百了,免得以后麻烦。”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向孙大少道:“孙大少,对不住了,如果我放了你,你以后一定也会非常惦记我,所以,你也只好死了。”

    孙大少原本那俊美的脸上一片煞白,冷冷的看了翔子一眼,转头看向萧朝海道:“海爷,如果你告诉你一桩天大的秘密,你今天会不会放过我”

    萧朝海哈哈一笑,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发出啪的一声响来,十分干脆的回了一句:“不会”

    孙大少面色再度一变,手一指翔子道:“如果我告诉你,翔子的真实身份是麻三,你会不会信”

    我顿时一愣,翔子是麻三还没来及细想,萧朝海已经一点头道:“相信”回答的依旧干脆利落。

    翔子则还笑眯眯的站着,接过孙大少的话道:“我不但是忠于海爷的翔子,也是和你暗中勾结的翔子,也是云南指定的麻三,另外还有一个身份,我才是市井一阵风的真正老大”

    孙大少的面色陡然一青,忽然一把抓住刘星,猛的向三爷一推,自己的身形则顺栏杆一跃而下,一阵风般掠出了赌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