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四家一统

关灯
护眼
    我听的一愣,心中忽然为这个孙大少感觉到深深的悲哀。这人长相俊美。心机也够深。身手也不错,也足够狠辣。本来应该有一番作为,可他遇上了萧朝海,遇上了翔子。实在是他人生当中最大的不幸

    他能做到的,萧家也能做到,他能给予的。萧家也能给予,金钱对萧家来说,其实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能被孙大少买通的人,萧家一样也可以买得通。

    萧朝海话一落音,画面中忽然出现一辆车。市井一阵风的人迅速闪开。车子直接开进了菜场,笔直的向孙大少撞去。

    孙大少闪身躲过,转身嘶吼道:“翔子,有种你就出来堂堂正正的杀一场”

    喊声一起,那车子就停了下来,车门一开,翔子就从车里钻了出来,就在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忽然看见车里坐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我顿时悲喜交加,如果我没看错,那是爹和娘的身影,没有想到,翔子的效率这么快,从他离开到现在,也就半个小时左右,他竟然真的救出了爹娘,萧朝海有这样一个人才,当真如虎添翼。

    翔子一亮相,手一伸就拎了个喇叭出来,喇叭一架就喊道:“海爷有话,捅孙逸文一刀的,赏十万,重伤孙逸文的,赏五十万,取了孙逸文脑袋的,赏一百万人人皆可”

    翔子一说完,海爷就一跺脚道:“这个翔子,当真败家,早知道我自己宰了孙大少了,这得出去多少钱啊”

    我们几个的目光一起看向萧朝海,三爷冷声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几百万就可以除掉孙逸文,你估计做梦都能笑醒了。”

    三爷话刚落音,屏幕中的孙大少就哈哈大笑道:“我的人头竟然才值这么点,也太小瞧我孙大少了。”一边说话,一边连续挥动手臂,眨眼之间,已经连伤数个攻击他的人,随着他身影飘过,血花四溅,场面顿时惨烈无比。

    孙大少连伤数人,精神大振,高声呼道:“兄弟们,随我冲出去。”

    话一出口,他身后的那二十多名黑衣汉子就一起应声,随即就有十六七把刀子劈向了孙大少的后背。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何况这些原本就已经被萧家收买了的打手,在他们的心目之中,钱才是至高无上的,孙大少虽然也有钱,可要想保着他冲出去,只怕搞不好连自己的命都能丢了,还是萧家开出的价码,更加实际,也比较容易获得。

    孙大少毕竟也明白其中道理,所以早有防备,十几人对他一出刀,他立即闪身躲开,再一闪身,已经一刀砍翻了最近的一名黑衣汉子,嘶声喊道:“挡我者死”四字一出,一个人向外疾冲,他已经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

    可人太多了,市井一阵风的全部人手齐出,比上次在徐家村还多出几十号人来,再加上那二十多名黑衣人,足足有上百之数,孙大少冲杀一阵,身上终于添加了几道伤口,后腰上还被插了一把匕首,俊面煞白,浑身浴血,显然是逃不掉了。

    孙大少也拼了命了,又一连击飞、击残、击杀数人,俗话说一人拼命,十人难挡,这话一点不假,何况孙大少极为凶悍,他这一发起狠来,那些人一时也近身不得。

    依旧悠闲站在车子旁边的翔子这时又加了一句:“他快不行了大家上我就在这里亲眼见证,谁杀了孙大少,一百万就是谁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这一喊话,那些汉子呼啦一下就全围上去了。

    孙大少的眼神之中,终于露出了绝望之色,随即将手中砍刀用牙咬住,反手一把抓住插在自己腰间的匕首,一带劲拔了出来,脱下自己的衣服,往腰间一扎,露出雪白精壮的上身来,取下口中砍刀,一手持匕首,一手持砍刀,当街而立,暴喝一声道:“大好头颅在此,谁刀斩之”

    我心头猛的一颤,万万没有想到,这孙大少俊美的外貌之下,竟然藏着一颗勇猛如斯的心,即使身受如此重伤,还有这般的威风,还有这般的杀气,还有这般的骁勇,当真是人不可貌相,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主事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也难怪连萧朝海都欲除此人而后快了。

    可惜,已经无力回天

    孙大少的声音还没落,一声怒喝已起:“我”孙大少陡然警觉,身形疾向前纵,但那里还来得及,身后一道寒光掠起,带起一道血花喷洒而落,却是那卖摇鼓的,陡然对孙大少出了刀。

    他也是市井一阵风的头目,是排教的人,甚至连我们都以为他只会使用那小鼓,谁也没有预料到他这一刀出手如此之快,如此之狠。

    我不知道他们从徐家村回来后,孙大少究竟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但他们的目光之中,全都透露出对孙大少十分仇恨的意思,这一刀,本就是奔着要孙大少的命去的。

    孙大少这一刀可中的不轻,雪白的脊背上,一道两尺多长的伤口,从肩头拉到腰部,鲜红的伤口在雪白的皮肤上,显得尤其触目惊心,血都不是用淌的,一道一道的血箭直往外飙,孙大少一张俊脸,瞬间已经变得惨白一片。

    我看着孙大少那张因悲愤和剧烈的疼痛而显得有些变形的俊脸,心里忽然泛起一丝酸楚,孙大少那摇摇欲坠的身形,如今看上去竟然是如此的孤独和无助,和三爷当初在终南山山道上的背影,何其相似。

    随着身上的鲜血不断喷涌,孙大少原先那股霸气、勇气、杀气全都消失殆尽,金陵四大家孙家的领军人物,如今已经变成了板上鱼肉,待宰的羔羊。

    数十名汉子已经早就盯上了他,一见他受伤飙血,全都毫不迟疑的冲了上去,即使能砍上一刀,也是十万之数,谁又会放这便宜不捡呢

    孙大少陡然大喊一声,身形猛然一振,那数十人以为孙大少还有还击的力量,吓的全都停了下来,纷纷后退几步,却又没见孙大少出手,复又围住孙大少,却也不敢上前了,毕竟孙大少不是等闲之辈,涉死反扑,绝命一击,谁也不敢轻犯虎威。

    孙大少长叹一声,抬头看天,反手一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窝,身躯笔直的向后倒去。

    我清楚的看到,在孙大少的身躯倒下之时,双目却猛然睁开,几滴泪水悄然滑落。

    我不由得又是一阵惋惜,一代英豪,年轻俊杰,就这样死在了一个菜场之中,我若是孙大少,也定会心有不甘。

    孙大少一倒下,众人就一窝蜂般的涌了上去,一顿乱砍乱剁,哪里还能看到孙大少的身影。

    翔子的嘴角起一丝微笑,一转身钻进了车里,发动了车子,迅速离开了那个布满血腥的菜市场。

    萧朝海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往椅子上一坐,嘿嘿傻笑了一会,才一拍巴掌道:“结束了,终于全都结束了从此之后,只有金陵萧家,再也没有金陵四大家了”

    我们都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司马一家爷五个,死的干干净净,刘家本就没落了,刘星又死在了孙大少的手里,孙家老爷子病重,随着刚才孙大少的死亡,其余三家的势力,基本上土崩瓦解,剩下来的事情,就是收编一下三家的产业,这对萧朝海来说,根本就不算事儿。

    三爷沉声说道:“恭喜,金陵四大家,终于被你一统了”

    萧朝海哈哈笑道:“同喜,有了我做你的后盾,许多事你也可以放手而为了。”

    三爷嘿嘿一笑道:“说来惭愧,这事我其实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萧朝海却摇头道:“帮了很大的忙,你要不来,他们的注意力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就算我和翔子可以保持自己立与不败之地,却也无法赢的如此圆满,有很多事,不需要你出手,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份量,你往那里一站,实际上就已经是我的挡箭牌了,你跟我来了金陵,他们要想对付我,就不得不忌讳你,以他们的个性,必定会先除掉你,这样,我和翔子才能放开手脚。”

    话刚落音,门一开,翔子探头进来了,一进门就笑道:“三爷,怎么样精彩不精彩”

    三爷叹了口气,瞟了一眼萧朝海,对翔子道:“别装了,给钱吧你又输了。”

    翔子面色一苦,萧朝海哈哈大笑道:“我就说了,你瞒不过老三的,就你那点障眼法,老三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不玩了。”

    我却根本就没听懂,一心只想着快点见到爹娘,急忙串过去一把将门拉开,门外确实站了两个人,也是一男一女,身高体型甚至外貌,看上去确实是有点像是爹娘,可仅仅是像而已。

    我顿时傻眼了,急忙转头看向翔子,翔子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随手递给我道:“我找到囚禁徐爷夫妻的地点时,孙大少的人已经全死了,只留下一封信,是徐爷留给你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