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变异危机 --为婆娑游轮加更第1章

    我急忙伸手接过,展开纸张。仔细看了起来。

    信上只有短短几句话:“楼儿。我和你娘无虞。勿忧爹娘有要事,无法等到和你相见。先一步前往云南,你们随后赶来即可,切记。凡事听你三爷所言而行”

    我看完之后,一阵怅然若失,爹娘竟然先离开了。我已经三年没见爹娘了,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头发又白了多少根,可却连见上一面。也成了奢侈。

    随即脑海中灵光一闪,不对啊爹娘不是被孙大少劫持了吗翔子去的时候,爹娘却走了。孙大少的人全都死了。谁杀的谁救了爹娘爹娘为什么又要去云南一时之间,各种谜团纷纷涌入脑海,整个脑壳里一挖一挖的疼。

    三爷接过纸条,看了一遍,却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示,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一转身对萧朝海道:“老萧,你这边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也该走了,大哥大嫂都去了云南,我们也得动身了。”

    翔子一听就笑道:“三爷,那信我偷看过,所以我已经准备了车子,另外我还给你们准备一些行头,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却多少也有点帮助。”

    说着话,外面的一男一女递进来几套新衣服,还有几根特制的皮带,皮带上插满了各式刀子,看着满能唬人的。

    我和花错满喜欢,一人拿了一根,斜跨在腰上比试了一下,制作的非常精良,衣服一盖,几乎看不见。

    三爷看了一眼,笑笑,却过去挑了件外套,说道:“山里雾气重,带件衣服还是有必要的。”言下之意很明显,那皮带上的刀子,他根本看不上眼。

    颜千凌和黄姑娘也没用,江长歌根本就不可能与人争斗,同样没拿,我和花错却不管这些,一人挑了套衣服,拿了根插满刀子的皮带,去换上了新衣,回来之时,大家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了一眼,黄姑娘没换,其他都换了新衣,看起来好像精气神都更足了一点,谢过翔子,大家出门上车,车子临发动时,萧朝海趴在车窗边,犹豫许久,才看着三爷道:“老三,我还想求你件事。”

    三爷却一摆手道:“我知道,你不用说了,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你师父不牵扯进来,我绝对不招惹他,老头也不小年纪了,说不定已经不问世事了。”

    萧朝海一点头道:“要是这样,那就最好了你小心,我这边事情处理好之后,会带着翔子赶过去。”

    三爷一点头,挥手让司机开车,我们一行六人,翔子特地安排的商旅车,坐着还满宽敞。

    车子一开动,几人就纷纷睡起觉来,这一天天没日没夜的,铁人也受不了,靠在车座上就睡着了,幸好没有一个打呼噜的,要不肯定会遭到大家一致的唾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三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停车,我们就在这下车”

    我们一起从昏睡中睁开眼睛,只当是到了云南了,也没多话,迷迷糊糊的跟着三爷下了车,可下车一看,还在大公路上,三爷却将那司机打发回去了,随即带着我们转道向南。

    我其实是第一次出远门,根本就不认识这是哪跟哪,可花错却是认识,上前几步,跑到三爷身边,说道:“爹,咱们是不是下车早了点这离云南还远着呢”

    三爷一摇头道:“没错,我也没现在就要去云南,先去洞庭。”

    花错一愣道:“洞庭去那里干什么”

    三爷没说话,江长歌却笑道:“走吧三爷这么做,肯定有三爷的道理。”

    我和花错马上一左一右夹住江长歌,目光一起看向他,江长歌顿时苦笑道:“我只是猜出了一点而已,海猴子一脉当年在甲午战争中,几乎损失殆尽,留在世间的,不超过十人,后人更是寥寥可数,在洞庭的这一个,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叫张渔,水性极好,只要他下了水,谁也别想抓得住他,因为人常年在洞庭湖上漂,晒的挺黑,人家都说他是黑鱼精转世。”

    说到这里,江长歌忽然话锋一转,低声道:“三爷先是找了萧朝海,现在又去洞庭,分明是想找帮手,三爷是老江湖,他明白此次云南之行有多凶险,所以才四处寻找援手,你们千万护着点三爷,如果三爷出了什么事,你们一定不要放弃三爷。”

    江长歌这话一出口,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在出了徐家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三爷有点不对劲,本来就想找个机会问问江长歌的,现在江长歌自己提起这茬了,当下对花错递了个眼色,两人将江长歌一夹,慢慢落到了后面。

    江长歌本来大概就有向我们透露的意思,三人一落后,立马就说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我明白,我也正想和你们谈谈,上次三爷不是和你们说过吗那金乌石,是极其凶险的,接触的久了,人会变的不人不兽,勇猛无匹,但是也会迷失人的本性,大幅度的减损人的寿命,就像是将人体的潜能,全都在短时间内逼出来了一般。”

    “现在那金乌石就在三爷身上,虽然有个瓷瓶子防护着,可时间一长,也不保险,三爷是害怕自己压制不住金乌石之后,我们没了靠山,所以才到处拉帮手。”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你说的是真的那金乌石真的能将人变成不人不兽的模样”

    江长歌苦笑着点头道:“敢情你兄弟俩一直当三爷开玩笑呢你们看三爷像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

    说到这里,江长歌忽然又话锋一转,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知道封神榜吗”

    我一点头,脱口而出道:“当然知道”

    江长歌继续说道:“其实,我很怀疑,封神榜里面的许多人物,并不是什么神仙,就是因为接触到这金乌石之后产生了变异的人。”

    “禹王当年锻造九鼎,被视为国宝,禹王百年西去,传位与启,历史上第一个朝代才正式登场,直到夏桀失道,众叛亲离,汤王伐桀,商朝取代夏朝,同样取九鼎为镇国之宝。”

    “商朝传至商纣王之时,纣王乱德,九鼎离奇失去五鼎,仅余四鼎,随后这五鼎却在周武王的城池出现,伐纣之时,更是出现了许多离奇事情。”

    “在武王伐纣的过程之中,涌现了无数的奇人异能,不管是哪方阵营,都不泛奇形异状之人,如雷震子背生双翅、哪咤可变化成三头六臂、杨戬头顶生有竖目等等,这些人的共同点都是十分厉害,寻常人根本就不是其对手,平凡人等,只当是神仙下凡,而我则怀疑这些人全都是受了那些鼎中金乌石的影响,而产生了变异。”

    “就在武王伐纣胜利,武王顺利建起大周,却忽然借口封神,将这些能人异士一杀干净虽然历史上各代君王,都不乏飞鸟尽、良弓藏的例子,可将手下大将几乎杀光的,可没几个,就连当年朱元璋,武凤楼上宴群臣,十三门红衣大炮围着轰,也还留下了徐达和常遇春等几个心腹,武王可是将能人大将全杀光了。”

    “这样一来,我更加怀疑,就是因为这种变异,无法阻止,所以最后武王胜利了,只能借口封神,将那些变异的人,全都杀了,美名其曰是封神,实际上就是灭口。”

    我和花错顿时听傻眼了,这说的有点太玄乎了。

    江长歌一见我们两人不信,马上继续说道:“你们不信那我说点近时期发生的,就说那雍正时期的年羹尧之子年熙,他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当年年熙带着三十六门的人,远奔大沙漠,找的就是这金乌石,当然,不是这一块,年熙的那一块,一直藏在云南,只是将守护金乌石的金鳞真龙送到了徐家村下的深渊而已,不过现在那块金乌石应该也出世了。”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金乌石到手之后,年羹尧被杀,年熙愤怒之下,藏了金乌石潜逃,这事你们是知道的吧”

    我一点头道:“不错,这事我们知道,后来不是被三十六门的人追到杀了吗”

    江长歌也点头道:“不错,可三十六门的人,从天南追到海北,从边关追到大漠,还陪上了六条人命,才将年熙杀了,夺回金乌石,带回云南藏了起来,这事你们也知道吧”

    我顿时想起了在地下看到的那些壁画,一点头道:“是的三爷也说过,那年熙后来变得十分丑陋,身闪金光,而且力大无群,可生撕虎豹。”

    江长歌接过话说道:“不错,年熙就是因为长时间接触金乌石,产生了变异,不然的话,区区一个年熙,你们觉得,能在三十六门的追杀下,逃过那么长时间还搭上了六条人命要知道那时候派出去的,可都是三十六门的精英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独挡一面的主,比起三爷来,任何一个都只强不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