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拦阳劫寿

    说实话,江长歌这招满损的。先用话将岁寒三友挤兑住。让他们想认输都不行。一旦认输,岁寒三友的名头也就输了。以后连名字都没有了,还又不伤他们性命,只是借每位一百年的寿命。百年岁月,对我们人类来说,已是一生。对他们来说,却是不值一提。

    按常理来推论,岁寒三友必定会同意。以百年阳寿,换取我们磕头认输,当然。磕几个头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而事情的走向,也确实如我们所料,我们的要求一提出来,三人就意识到上当了,随即三人也觉得有趣,看了我们三一眼,顿时一起大笑起来。

    那云竹说道:“我初见这少年,出口成诗,词句之中,自带清幽之境,隐有豪放之意,就已有喜爱之心,只是没有想到,你们是来算计我们的。”

    那寒梅也傲然道:“听说要夺我们的名号,我也气的蒙了心,这种小儿的伎俩,竟然蒙住了我们,想来也是可笑。”

    那紫松却道:“三位诚意拳拳,心意可嘉,智者谋其上,紫松也有心成全,只是,百岁之寿,对与我等三人来说,如同白驹过隙,不足提尔,可对于你们人类来说,百岁已是高寿,观你们面貌,皆是二十挂零,青春年少,生机正勃,虽有一人少年白发,却是因为口舌太快所致,只要三敛其口,莫泄天机,并不短寿,为何会这般贪心,开口就要借寿三百之数”

    江长歌当下也不隐瞒,就将事情前后说了一遍,就连那金乌石之事,也一并说了出来,那岁寒三友修道之人,不入世俗,倒也不用隐瞒,可那岁寒三友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一见这是要坏事,三爷毕竟赢过他们,如果他们三人携私怨而拒之,三爷只怕有点悬,当下正要说话,那紫松就说道:“徐关山虽和我们有过一点摩擦,但我们也不是鼠肚鸡肠之辈,何况他所做的,本是救济天下苍生之事,这事我们可以帮忙。”

    我心头一喜,正要道谢,那紫松却又张口说道:“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徐关山醒转之后,我们得再比一局,不论手段,只谈风雅,琴棋书画,任选其三,赢得了我们,此事就此揭过,如果我们赢了,得让那个弹琴的丫头,来此地陪我们三年。”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阵叫苦,琴门大小姐已经和我们针锋相对了,我们若是赢了也就罢了,可我们要是输了,去哪找琴门大小姐去,就算找到了,琴门大小姐也不会愿意的。何况,论奇巧手段,我们或许有一拼的机会,可论琴棋书画这些风雅之学,我们这边除了江长歌还能凑合,其他的人根本就上不了台面,这赌局,几乎是必输的。

    江长歌却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好就这么定了不论输赢,我都想办法让琴门大小姐前来一趟,我们赢了,琴门大小姐会前来弹曲三首,以酬三位厚恩,我们输了,琴门大小姐必定前来陪伴各位三年。”

    我一听就看了一眼江长歌,只当这是江长歌的权宜之计,不过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跟着点头。

    岁寒三友一听,个个面露喜色,可见这琴门大小姐的琴艺,确实是天下一绝,即使岁寒三友这等修道之士,多年之前听过一次,直至如今还难以忘却。

    当下岁寒三友按我们所说的大概方位,祭起三道旋风,分别带上我们三人,一瞬即闪,定睛再看之时,已经到了洞庭湖边,只是不是三爷所在之地。

    洞庭湖烟波浩渺,碧波几百里,这要顺湖边找寻,还真不是简单的事,我正有点犯愁,湖面上忽然驶来一叶扁舟,一老渔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持双桨,泛舟而来。

    扁舟之上,蹲有二十余只鸬鹚,老渔翁泛舟而行,且摇浆橹,且哼渔歌,身后放了张渔网,半散开来,惬意自得,悠闲舒适。

    我一见就叫道:“老爷子,向你打听个事,你在湖上,可曾见到在附近岸边有这么几个人”一句话说完,就连说带比划的,将黄姑娘几人的相貌形容了出来。

    那老渔翁一抬头,满面皱纹,皮肤黝黑,看上去挺是憨厚朴直,对我们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那你们还真的问对人了,来来来,上船来,这洞庭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几百里水面,扑天连地,也就我这般年纪的老渔夫,尚能记得住路线,今日收获颇丰,我送你们去吧”

    我们一听大喜,见这渔夫不像奸诈之人,也没多做推让,待到渔船靠岸,六人上船,老渔夫摇动双桨,小船顺着水面如箭般滑出,片刻已经置身洞庭之中,只见四面烟雾缥缈,双桨划水之声哗哗,如果不是我们心系三爷安危,这湖面泛舟,当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那老渔夫这时笑道:“你们几位是来洞庭浏览的客人吧”

    江长歌点头应道:“是的这洞庭湖,到当真是人间美景。”

    那老渔夫笑道:“可不是嘛只是雾气大了点,隔上半里,就看不清了,刚才我远远看见你们所说的那几人,好像有一个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生了什么疾病”

    江长歌目光一闪,点头道:“可不是嘛那是家叔,游玩到哪里,忽然感觉到不舒服,我们这也是接到消息,赶过去看望,只是洞庭太大,不知道所处,这才有劳老爷子了。”

    那老渔夫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这人呐就说不准,今天还是龙精虎猛,明天会怎么样,谁又能知道呢还是得过且过吧”

    话刚落音,花错已经手一指远方叫道:“在哪里了”

    我急忙顺着花错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透过烟波浩渺,隐约见到几条人影,其中两个婀娜身姿特别招眼,想来就是黄姑娘和颜千凌了。

    小船飞快,片刻到了岸边,我们六人下船,花错掏出几张钱来,要给那渔翁,那老渔翁却坚持不受,笑道:“举手之劳,不足受金,何况我也会有收益。”说完划船而走,片刻就消失在烟波水雾之中。

    岁寒三友上岸,我将事情一说,众人纷纷上前相谢,就连那黑纱罩面之人,也连连称赞岁寒三友深明大义,将那岁寒三友捧的有点飘飘然起来,当下也不在说什么。

    三爷面色如纸,两鬓斑白,容貌苍老如同垂死之人,我们也耽误不起时间,就马上央求蒙面之人施术,那人让岁寒三友和三爷抵头而躺,呈扇形散开。

    四人躺定,那人就运起借寿之术,先是戳破三爷手指,挤出血珠,分别点在岁寒三友脑门之上,又扒开三爷上衣,在三爷脑门上和胸膛正中,各戳破一点皮肤,随即脚走七星,手分阴阳,围着四人疾走一圈,猛的立定,疾喝一声:“阴阳倒转,借寿逆环,取百岁固其根,取百岁助其阳,取百岁还其春逆”

    话一落音,身形陡然加快了起来,脚步倒踩七星,双手逆转不停,围着四人身躯,急速倒转。

    三圈一转,那岁寒三友脑门之上的血珠,陡然脱离了三人的皮肤,向上悬了起来,三颗血珠之上,各自包裹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气体,一道为紫色,一道为青色,一道为红色,三道光线之后,还拖着长长的尾巴,如同三个蝌蚪一般,缓缓向三爷上方移动。

    片刻三颗血珠已经到了三爷身体上方,围着三爷的身体上下盘旋,来回环绕,似乎想寻窍而入,而三爷的额头之上,破损之处,则分别冒出几缕金光来,缓缓上升,飘入半空之中,消失不见。

    这时江长歌喜道:“差不多了,三爷体内最后一点金乌之力,也消失了,只要血珠归体,三阳入窍,这借寿之术,就算完成了,三爷就可以恢复原先的模样。”

    话刚落音,那黑纱蒙面之人越转越快,到了后面,如同在地面刮起了一道旋风一般,围着四人急速旋转不止,三颗血珠,则缓缓向三爷落去,一对应三爷额头伤口,一对应三爷口中,一对应三爷胸前伤口。

    我虽然看不懂这般奥妙之术,却也知道,只要那三颗血珠入体,三爷的命就算保住了,就能恢复原先模样,顿时一阵阵激动难捺,恨不得那三颗血珠一下就落下去才好。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飘过来一团黑云

    乌沉沉黑压压的一团黑云,压的极低,正好压到了我们头顶上方,最多也就四五米高,从那乌云之中,散发出一股让人极不舒服的气息来。

    而那三颗正在缓缓往三爷身上落下的血珠,却忽然一顿,随即不落反升,直向上悬而起,升起的方向,正是那团乌云。

    那黑纱蒙面之人嘶声喊道:“有人要拦阳截寿,不要让他得逞”

    话刚出口,那团黑云之中,陡然钻出一个硕大的黑鱼头来,如同一辆卡车一般大小,张开大嘴,对着那三颗血珠,就吸了一口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