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山路十八弯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我自己也没有答案

    深山岁月长。三年转瞬过。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自从在终南山分手,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我不知道陌楠对我的感情是否还在。甚至不知道陌楠现在长成了啥样

    我只知道,我心里一直是有她的,我从来没有忘记。那个巧笑嫣然的模样,也从来没有忘记,我们在水潭中说过的那些欢声笑语。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都在我心中扑闪,那婀娜的身姿,一直都占据着我心中最重要的地方。那洁白如雪的玉足。也一直撩起着我心中的涟漪。

    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改变,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谁也不知道,这份感情是否已经过期

    我低下了头,没有回答三爷的问题。

    三爷忽然拍了拍我的肩头道:“楼儿,你记住了,这次去云南,就算陌楠已经改变了她当初的想法,你也要装出一副你们原本十分恩爱的模样出来,让大家认为,是苏家运用势力,强行强迫陌楠嫁给了苏出云,懂了吗”

    我听的一愣,花错在旁边笑道:“爹,这事交给我,别的我不敢保证,让当天到场的宾客都认为镜楼哥和陌楠才是一对,这绝对难不到我。”

    说到这里,花错话锋一转道:“不过镜楼哥说的也对,咱们就这几个人,去云南会不会有点少了,就算加上萧朝海和翔子、张渔和石将军,这实力悬殊的也太大了,爹你看是不是再找几个朋友助拳”

    三爷微微一摇头道:“爹哪有那么多朋友,爹这一生中,仇家远比朋友多,交情过命的,不超过五个,敬山哥、赶山哥还已经先走了,张渔算一个,萧朝海只算半个,他身上还有太多的未知数,至于其他人,算了吧交情没到那份上,也不能拉别人下水。”

    我又想起徐家村的那几个人来,说道:“徐家村那几个,不也是三爷的朋友嘛应该一起叫来的。”

    三爷却一摇头道:“他们不是朋友,他们是我的部下,再忠心,也只是部下,将来你们要是在三十六门中混出了名堂,一定要记住,部下和朋友,要分的清清楚楚,部下就是部下,他们按照你们的意思去做事就行,朋友却不一样,朋友和你是平等的,他会站在你身边,却不一定会听你的话。这两者看似相同,实际上是有很大区别的。”

    “何况,他们的手段,在徐家村还算过得去,真要到了云南,也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我怎么能把他们往死路上带呢”

    我听的一愣,好家伙,那些人到了云南,也只能任人宰割,那我去了有什么用我不觉得自己能比那些人强悍。

    刚想到这里,三爷忽然转头问道:“楼儿,你可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常”

    我一听就知道三爷指的是我身上的金乌石,当下凝息感觉了一下,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异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总感觉一阵阵的兴奋。

    我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三爷的面色瞬间就沉了下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带着我们大家继续上路。

    我也不知道三爷这是啥意思,反正就这样呗总之这玩意不能再给任何人了,对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我很想给丢了,我就不信,我随手挖个坑往地下一埋,能被别人找到,只是这样做,三爷肯定不会容许的,只好就这么装着。

    上了公路,不一会就拦了辆去贵阳的车,大家上车就睡觉,到了贵阳车站下车之后,转车到了昆明。

    这一路平安,到了昆明之后,开始大车换小车,小车换中巴,一直到天黑,三爷才找了个小旅馆住了下来,一连住了几天,天天头都不许露,吃饱了就睡,大家可算是休息足了。

    终于,在一天一大早,三爷带着我们再次上路

    这一次坐的,是我坐过的有史以来最破的一辆车车轮子一滚,除了喇叭,全车都响。

    就这样的破车,还开上了山道

    一边是陡峭无比的深崖,一边是高耸而起的山峰,每一个拐弯,我的心都是提在嗓子眼的。

    清晨、山道、破车

    我的睡意早被驱赶的无影无踪,睡了好几天,又坐上这四个轮子都直哆嗦的破车开上了山道,能有一丝睏意才怪。

    幸好,并没有坐多久

    远远的我就看见,在前方的荒山路口,插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破木牌,上面写着“老林口”三个字,木牌下站着一个十**岁的大姑娘,一张娃娃脸上,长着两颗孩童一般的眼睛,五官很是清秀,只是身子单薄了些,穿着也比较朴素,可她的脸上,闪动着的全是希望之光。

    破旧的小客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三爷就带头下了车。

    那小姑娘一见三爷,顿时大喜,上前两步喊道:“三爷,你总算来了。”

    随后又看见了花错,顿时更喜道:“错哥哥也回来了嘛”等到我们几个下车,却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好奇的盯着我们看,显然是不认识我们。

    花错上前一把就搂住了那大姑娘的肩头,嘿嘿笑道:“依人,你咋长变样了呢我记得你不是小子吗这咋长的,越来越像大姑娘了”

    那小姑娘笑着打了一下花错,笑道:“人家本来就是姑娘,就你整天小子长小子短的乱喊。”

    花错哈哈大笑,搂着那小姑娘就过来了,给大家介绍了起来,这姑娘姓王,叫王依人,别看年纪小,实际上却是三十六门之中,飞鸟一门的未来接班人,身份和花错差不多,花错现在还没正式接任香门,也只能算是接班人的身份。

    介绍到颜千凌的时候,那王依人一下子就跳了过去,手一伸就挽住了颜千凌的胳膊笑道:“我知道,这就是错哥的媳妇,镇上人都传开了,说错哥哥和画门颜家姐姐是一对儿。”

    一句话说的,本来因为花错搂着那小姑娘的举动,脸上已经有点变色了的颜千凌,顿时脸红了起来,一丝不快,也瞬间烟消云散。

    介绍完毕,三爷就说道:“走吧边走边说,我们想回到青石镇,只怕还没这么容易呢起码,先过了这六十里山道再说,以苏老二的为人,不可能不在这山道上设伏,上次我回来,就是在这山道上吃了大亏,要不是那几个孩子救了我,现在应该尸骨都开始腐烂了。”

    王依人忽然低声喊道:“三爷,你先等一等,昨天晚上,慕水叔来找过我,告诫我不要把你带回镇上,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三爷傲然一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抬头看了看天,缓缓的说道:“我都回来了,那帮杂碎还能把你怎么样还敢把你怎么样”

    王依人的嘴角也慢慢出了一丝笑容,用力的点了点道:“恩好三爷你回来了,我什么都不怕”说完抢先几步,向山道上走去。

    我们大家急忙跟上,花错和那王依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大家也都看出来了,这王依人就是个假小子,个性十分活泼,颜千凌也不生气了,反而迅速的和她打成了一片。

    花错边走边说道:“依人,我两三年没回来了,没想到青龙岭还是这么的原始啊这条破山道从我记事到现在,就没变宽一点点,真他妈的不容易啊”

    王依人笑道:“青龙岭地势险峻,穷山恶水的,除了满山的老树,又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没人愿意来,当然就不会有什么变化。”

    花错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前面那道鱼肠口,还是那么难走吗”

    王依人眨巴眨巴眼睛,反问道:“错哥哥,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想三爷回镇上,就会在那鱼肠子道上动手脚”

    花错笑了笑,刚想说话,三爷忽然站住了,嘴角再度露出那种不屑的神情,忽然道:“依人,我记得你山歌唱的最好了,来,给三爷唱一首,声音越大越好。”

    王依人又眨巴眨巴那双灵动的大眼睛,笑道:“三爷,你这是要通知他们你回来了”

    三爷“哈哈”大笑了起来,花错却伸手在王依人的头上轻拍了一下,笑骂道:“你想当我爹肚子里的蛔虫还是怎么的,让你唱你就唱,大声的唱,唱给那些家伙听听,先吓破他们的胆子。”

    王依人的脸上又现出那孩童般的笑容,爽快的应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放声歌唱,唱的是山路十八弯,十分的应景,清亮的歌声,顿时在山间回响起来。

    我却心里暗暗叫苦,三爷这脾气,真正是没谁了,知道有人要在路上为难我们,他还偏偏来这手,就差拿个大喇叭满山喊着通知他回来了。

    三爷却一脸的无所谓,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花错更不着调,一边走一边逗着王依人说笑,颜千凌也掺和了进去,三人说不了笑不了的,连黄姑娘也被逗的笑个不停,就我和江长歌还正常点。

    说笑间,已经到了鱼肠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