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插兄弟两刀--为!!!!第3架飞机加更第4章 !

    那人一出现,三爷就一愣神。随即怒声喊道:“谭老西你真有脸啊你连媳妇都是我给你抢的。你好意思来拦我”

    我看了看。是个穿着普通的汉子,大约四十多岁。削瘦,阴森,两只眼睛透露着精明。瘦脸尖下巴,额头上长了个大胎记,看着有点吓人。穿着一件已经洗的泛色了的黄道袍,一手抓着个青铜古铃,一手捏着一叠黄纸。

    三爷这么一喊。对面来人猛的一顿身形,四处转头看了看,见四下没人。马上说道:“三哥。我这不做个样子嘛走走过场,还能真的对你下手啊无非就是糊弄过去就算了,你没把苏家看在眼里,我可惹不起。”

    一句话说完,直接从口袋里掏出包香烟来,收中铜铃一摇,那些尸体一下立的笔直,分成四排,在山道左右两边站立,每一排九个,整齐的就像军队一样,一个个全都一动不动,那谭老西走了过来,伸手递了支烟给三爷道:“三哥,抽支烟,就一支烟的时间就好,一支烟抽完,你们过去,我也好交差,就说拦不住你。”

    随即又陪笑道:“三哥,你别怪我,你知道我的,一家老小都在青石镇,我们赶尸一门,地位就摆在那,根本没法和苏家对抗。”

    “你在的时候,我们几个还好过点,你一走,平时和你走的近的兄弟,哪个没穿过小鞋,反了吧反不起,连个领头的都没有,原先几个老兄弟,不是生病死了,就是莫名失踪了,谁都知道是遭了算计了,可谁也没有证据,张昊海一怒之下,搬到大山里面一个人住去了,就剩下我和二麻子,哪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我和二麻子平时,也就只能尽量护着几个孩子了,好在孩子都小,他们也没算计到孩子头上去,所以总算给几家留了根。”

    说着话,伸手一指江长歌和王依人,说道:“不信你问长歌和依人,我和二麻子是不是处处维护着他们。”

    三爷一转脸,看向江长歌和王依人,两人一齐点头,看来这谭老西说的倒是真的,三爷的面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伸手接过他递过去的香烟,两人点了,抽起烟来。

    趁他们抽烟的这个空子,江长歌小声的给我们讲起这谭老西的事来。

    当年三爷已经和花三娘成亲了,和谭老西、王二麻子、王齐远、张昊海、和江长歌他爹几个人玩的好,除的和兄弟一样,王二麻子是百兽一门的门主,王齐远是飞鸟门的门主,也就是王依人的父亲,几年前莫名失踪了,张昊海是短刀门的门主,江长歌他爹自然是天星门的门主,而这谭老西,则是赶尸一门的门主。

    这谭老西的赶尸术,在赶尸一门里,那是拔尖的,他的三十六具阴尸邪兵,相当厉害,刀枪不入,力大无群,碎石裂牌,易如反掌,而且指甲全有剧毒,中者无救,无论单打独斗,还是群殴围攻,完全受他所控,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只是赶尸一门在三十六门之中,位处九大邪门,一向不受重视,甚是还经常遭受点排挤,所以家里很穷,而且由于人长的也不咋的,所以一直找不着对象。

    一段时间之后,谭老西看上了邻村的一个姑娘,那姑娘还就看上他了,对他也有意思,两人你情我愿的,可姑娘家里人嫌弃谭老西那胎记太难看了,而且家里又穷,做的营生还是赶尸的,死活不同意,谭老西一恼,就准备将那姑娘给带跑了,带到外面去,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回来。

    可人家姑娘家也有准备,这边民风一向彪悍,谭老西去了几回,不但没带着姑娘,头差点被砸破了,谭老西想娶人家姑娘,也不敢使手段,怕弄的太僵了,以后没有缓和的余地,只好忍了这口气。

    这事让三爷知道了,三爷当天就去了镇上,买回来十几把大锁,晚上就带着几个要好的兄弟,到了那个村子上,先让兄弟们等着,他悄悄潜了进去,将两个放哨的收拾了,随后用锁将所有人家的门全都锁了起来,喊出几位兄弟,硬是将那姑娘抢了出来。

    当天晚上,三爷就让谭老西和那姑娘同了房,第二天邻村的人找来时,也只能应允了这门亲事,不过三爷却因为这事,触犯了青石镇的规矩,被苏二爷打了三十篾条,屁股疼的几天都不能下床。

    我听完之后只想乐,三爷这人,讲规矩的时候,没人比他还讲究,可不讲规矩的时候,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这事估计也就他能干得出来。

    这时三爷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一丢,对那谭老西说道:“老西,我就问你一句,陌人豪反出三十六的时候,你们怎么没跟着一起反出去”

    谭老西苦笑了一下道:“拉到吧我倒想去来着,可陌人豪那什么啊领着人还没出青石镇呢苏老二已经知道了,立即将我们都召集了起来,明着告诉我们,在陌人豪的人马里,有我们的卧底,结果你也知道了,陌人豪大败,连闺女都赔进去了,才保住自己一条命。”

    “以陌人豪那般本事,那般势力,还不是被打败了,我们更不够看,别的不说,陌人豪网罗的那几个小字辈的,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我强,结果也还是远走高飞,我们还能怎么样还不是乖乖的在青石镇受气。”

    三爷一愣,脱口而出道:“陌人豪的人手里,谁是卧底”

    谭老西又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我怀疑是他自己门里的人,具体是谁,谁也不知道,陌人豪自己都不清楚,他认输之后,遣散了所有人,大概也就因为这个。”

    三爷点了点头,说道:“行了,我知道了,烟也抽了,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你回去交差吧”

    谭老西顿时苦笑道:“三哥,你当我傻啊这个时候回去交差,你能不去苏出云的婚礼上闹你一去,到时候打起来怎么办不是我不帮你,万一你输了,我死了不要紧,我一家老小怎么办”

    “我这些年,也算活明白了,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提得起也放得下,当年你说走就走了,丢下花三娘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给我我做不到,我就一小人物,就想着老婆孩子能平平安安的,你们的事,我掺和不起,不是我不讲义气,实在是我讲不起义气,讲义气,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对我来说,太沉重了。”

    “所以,三哥,这次对不住了,我也不拦你,也不回去,就在这里看着,等你们闹完了,打完了,杀过瘾了,我再回去,不管谁死了,我帮着收收尸,两边不得罪,就这么夹在墙缝里活着吧”

    三爷的腰杆缓缓挺直了起来,身上那股如同山岳的气势,也越来越盛,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沉声道:“老西,你变了你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谭老西了,人可以死,却不能丢了骨气更不能走错路,我希望,你能明白过来,不要再踏出下一步了,如果你能及时醒悟,我们还是兄弟”

    一句话说完,三爷就闭上了嘴,气势提升到了极致,昂首挺胸,大步向前,走过谭老西的身边,目光都没有再瞟他一眼。

    谭老西苦笑着喃喃道:“这个世界,哪有不变的东西,岁月会变,容貌会变,我们会变,人心都是会变的三哥,真的对不起了我欠你的,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还你。”

    三爷没有再说话,我们跟上了三爷的脚步,经过谭老西身边的时候,我忽然看见,谭老西的眼角,好像有点湿润了,心里莫名的一抽,谭老西有错吗好像也没有,他只是一头已经被磨掉了牙齿和利爪的老虎,虽然还披着一张虎皮,实际上已经变成一条土狗了,他所想的,只是让他的老婆孩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这又有什么错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住沉重的代价的,英雄如三爷,毕竟是寥寥少数。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才有英雄和凡人的区别三爷是英雄,可谭老西并不是,他就是一普通人。

    刚想到这里,心头忽然又是莫名的一紧,陡生警兆,随即身上就起了一层白毛汗,汗毛瞬间根根竖立,急忙回头,一眼就看见那谭老西,一边缓缓流出两滴浑浊的眼泪,一边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青铜古铃,而这个时候,三爷正好走到了那四排尸体的中间。

    我想都没想,立即脱口喊出道:“三爷小心”

    就在我惊呼声起的时候,身后已经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铜铃声来,以及谭老西那几乎变了音的嘶吼声:“三哥我就是个畜牲啊我对不住你啊”

    铃声一起,那四排三十六个阴尸邪兵,忽然一起跳了起来,三十六个阴尸邪兵,七十二只闪着乌光的手掌,一起向三爷抓去。

    三百六十个指甲之上,都有毒,剧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