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不再是兄弟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大喊一声:“谭老西。你好糊涂”

    一句话喊出。身上陡然金光大盛。嗖的一下光芒四射,如同太阳一般。直闪耀的人眼都睁不开,随后就听砰的一声巨响,就像一个巨大的炸药包炸开了一般。三十六具阴尸邪兵,顿时全都倒飞而起,一半跌落到了山崖之下。一半则撞在山壁之上,纷纷滚落,一具具一动不动。

    我们顿时傻眼了。也许,这才是三爷身上那双翼天马的实力展现这力量,太恐怖了

    我心头更是一阵阵的惊悚。就双翼天马这种力量。却仍旧不能压抑住金乌石的力量,三爷才装了金乌石一天多点的时间,就差点被金乌石害死,现在金乌石在我身上,我又会怎么样

    最震惊的,莫过于那谭老西,嘴巴张的好大,一脸的无法置信,整个人如同定格了一般,高举着手中的青铜古铃,竟然都不知道放下来了。

    三爷这时才缓缓转过身来,收了身上金光,用满是伤感的眼神,看了一眼谭老西,说道:“现在,你我不是兄弟了”

    谭老西这才回过魂来,心中却仍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缓缓放下手中的青铜古铃,喃喃的涩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三爷接过话道:“这个世界上,只要在人力范围之内,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看你有没有去看,有没有去听,只要你观察的够仔细,早早的做好应对的准备,就能够自如的应付一切的变化。”

    说到这里,三爷微微叹息了一声道:“何况,我们还是多年的兄弟,我太了解你了,如果你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和我动手,你根本就不会将三十六阴尸邪兵带出来,放在石头后面就成,一样可以和我抽烟聊天,拖延五分钟的时间后,你一样可以推脱说拦不住我。”

    “而你却带出来了,不但带出来了,还在山道旁分成了两边,只留下中间的通道,无论谁想走过去,都得从三十六具阴尸邪兵的中间走过,自然会成为三十六具阴尸邪兵群起而围攻的靶子,你都这样做了,我又怎么能不防备”

    “可我并不希望我们的兄弟情分到此为止,甚至反目成仇,你是知道我的,我一向把你们几个兄弟都看的很重,江大哥死时,我痛心疾首,大哭三日,齐远失踪后,我心急如焚,几乎出动了所有能出动的关系,到处搜寻,每少一位兄弟,都像在我心上戳了一刀一般疼痛,所以我十分珍惜还活着的这几个老兄弟。”

    “昊海的离开,就是我授意的,二麻子冷静,你比较低调,警惕性也高,留你们俩在青石镇,起码可以自保,昊海虽然天生豪雄,却生性鲁莽爽直,最容易中了人家的阴招,所以我想尽一切办法,让昊海一个人住进了深山之中,就是为了保全我的兄弟的性命。”

    说到这里,三爷又一声叹息道:“你知道嘛当你从山石后出现时,我多么希望你还是原先那个谭老西,还是我的兄弟谭老西,可当我看见你带着三十六具阴尸邪兵出现时,我心里是多么的难受。”

    “几十年的交情,多少豪情往事,就在你让三十六具阴尸邪兵分开排列的时候,烟飞灰灭,其疼痛,不亚于捅了我一刀”

    “即使如此,我还期望着你能悬崖勒马,及时醒悟,甚至一再点化与你,你当我不知道陌人豪是因为遭人背叛算计才大败的吗陌人豪见大势已去,才不得已答应了苏家的要求,以保他的手下安全,我相信他当时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痛心疾首”

    “我故意提起陌人豪的事,就是让你明白,背叛者的可恨之处,可你却没能明白,最后我不得己将话都挑明了,只要你能不继续错下去,不对我们出手,及时醒悟过来,我们还是兄弟,可惜,你却将我的话,全都当成了耳边风。”

    几句话一说完,三爷的双眼之中,忽然涌起了一层雾气,声音也不那么淡定了,略带颤音道:“我只是不明白,你我兄弟多年,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如果是我,情愿砍了自己的一条胳膊,也不会摇响那个古铃。”

    “虽然你对我出手了,我还是无法对你出手,对仇敌,我可以做到辣手无情,对兄弟,哪怕是曾经的兄弟,我也无法取你性命。”

    “念在你曾暗中照顾长歌和依人的份上,你的阴尸邪兵,我给你留了十二具,其余的全都震碎了所有的骨骼,不能再用了,这十二具,足够你保命和做营生时使用了,等我将青石镇的事情平定了之后,你带着家人自谋生路去吧从此之后,你我相忘于江湖,再也不是兄弟了。”

    一句话说完,对我们一招手,转身就走,可就在三爷一转身的瞬间,我还是看见三爷的眼角,一滴泪珠缓缓滑落。

    亲人、兄弟、朋友这些词,在三爷的心目中,占据的份量太重了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的英雄,却因为昔日兄弟的背叛,流下了眼泪。

    我们跟了上去,花错路过那谭老西身边的时候,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一脸的鄙夷,那神情,好像恨不得一脚将谭老西从山崖上踢下去。

    颜千凌看都没看谭老西一眼,江长歌和王依人则一脸的痛惜,他们毕竟曾受过谭老西的照顾,黄姑娘则双眼放光,看着三爷背影的目光,充满了仰慕。

    我看了一眼谭老西,却觉得有点酸楚,究竟是什么事,使这样的一个汉子,会做出这般令人唾弃的事情来

    谭老西对着三爷的背影,缓缓跪在了地上,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嘶声喊道:“三哥,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群山间回荡不已,听得出来,谭老西十分的悔恨。

    可惜,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卖他亲手撕毁了三爷对他的信任,再也不是三爷的兄弟了

    三爷始终没有回头,也许是怕我们看见他脸上的泪水,也许是不忍心回头看谭老西那无地自容的模样,脚步稳定而坚毅,一直向前走去,整个人如同一把已经出鞘的利刃,前方就算有铜墙铁壁,也无法阻挡他前进

    我知道,三爷这是将心中的痛和怒火,全部转化成了力量,他不能向自己的兄弟下手,却可以将怒火发泄在别人身上,现在的三爷,就是一个炸药桶,身体内装满了火药,就差点燃引线了,谁划一根火柴,谁就会成为那个点燃引线的人。

    会是谁点燃这根引线呢

    苏振铭说过,阻拦我们进入青石镇的,一共是三道关卡,第一道就是陆仁贾和苏振铭设置在鱼肠口的毒蛇阵,第二道就是谭老西的三十六具阴尸邪兵,第三道,则是地师一门门主刘慕水亲自设置的奇门阵法。

    刘慕水和刘赶山是亲兄弟,刘赶山的本名就叫刘慕先,只是后来因为赶山出名,大家反而都忘了他的本名,但苏振铭刚才也说了,这兄弟俩的个性,一天一地,刘赶山急公好义,刚烈豪爽,这刘慕水却十分阴险,又是苏二爷的忠实拥护,一定会使出他最厉害的手段,来阻止我们进入青石镇。

    这样一来,他必定会成为点燃引线的那个人。

    三爷会怎么对付他会不会杀了他还是会因为刘赶山的关系,放过刘慕水一马

    一想到这里,我心头忽然一阵激灵,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凡事都想依赖着三爷,从来就没想过三爷会输,这可不是好事,三爷的担子,已经足够沉重了,我不应该再依赖在三爷身上,而是应该努力的去替三爷分担一点才对。

    这种想法,绝对要不得往坏里想,万一三爷输了呢我们又该怎么办就算我们无力回天,也得想尽一切办法,帮三爷多争取一点时间

    一想到这里,我急忙跑前几步,到了三爷身边,开口问道:“三爷,你对那个刘慕水,了解多少”

    三爷好像很不愿意让人看见他脸上的泪水,伸手擦去,沉声道:“无耻鼠辈,阴险小人”

    我又追问道:“那三爷准备怎么做杀了他还是废了他”

    三爷目光陡然一冷,想都不想就开口说道:“杀了刘慕水是刘慕水,刘赶山是刘赶山,就算赶山哥在这里,想必也不会怪我。”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当年地师一门的门主,要不是刘慕水耍了卑鄙手段,怎么会轮得到他,地师一脉,不论是讲手段还是论风水之学,谁能强得过赶山哥。”

    话刚落音,前面忽然飘起一层雾气来,雾气之中,逐渐多了许多棵大树,正好将我们的去路挡了个严实,雾气之中,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徐关山,你错了,当年门主之争,大哥确实是输给了我,我并没有耍任何的手段。”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