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恶魔天使

关灯
护眼
    三爷一句话喊出。我心头一震,这守护灵虽然已经附在了我的身上。可我却从来没有使用过,就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守护灵的力量,三爷也没教过我,如今却忽然让我使用守护之力,我根本无从着手。

    心念刚起。就“看见”自己脊背之上那条巨大的金龙,忽然全身金光流动,就像忽然活了一般,无数金光涌入我的双臂之上。顺着筋脉游走。只在一瞬之间,我就觉得双臂之上陡然充满了力量。

    说是看见。其实就是一种感觉,我能感觉出脊背上的炙热。也能清楚的感应到这股金光在体内游走的方向,虽然我的双眼并没有看见,可我却十分肯定,这就是守护灵的力量。

    这股力量,之前我从来不曾拥有过,巨大的可怕,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么可怕的力量,现在就属于自己。

    但我想都没想,双指已经一伸,使出了九亟之术,虽然我的九亟之术才算小有所成,可已经是我最厉害的招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九亟之术刚出,那股金光顺着手指就涌了出去,直接将我的九亟威力覆盖了,就见金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叽”的一声惨叫,整个黑色云雾,竟然被硬生生的炸开了一个窟窿。

    随即我就觉得肩头上的束缚一松,顿时没了牵扯之力,整个人扎手扎脚的掉了下来,身在半空之中,已经被人接住,安稳的放在地上,却是三爷及时出手,接住了我。

    其实,三爷更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随时准备接住我,不然不可能接的这么及时,毕竟从上面掉下来,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三爷放声大笑道:“刘慕水,你可想到会这样在小辈手下吃大亏的感觉如何”

    话刚落音,那刘慕水声音又轻笑了起来:“你也太天真了,以为一个毛头小子就能伤到我不过还真没想到你会让这小子冒险一击,看上去他已经被束缚住了,时机一到,就让他施展出守护之力来,确实也算是有点能耐。”

    “但这点把戏,在我的面前,就像是三岁小孩拿着玩具在大人面前炫耀一般,实在算不上什么威胁,徐关山,如果你要因为这一点小小的胜利,就欣喜若狂的话,那你很快就会后悔了。”

    三爷一伸手抓住我的手腕,抬起来一看,又看了看我手中的小弯刀,只见上面还残留着一丝墨绿色的汁液,顿时昂头大笑道:““是吗咱们都是明白人,何必不说点畅快话,楼儿这刀上虽然没见血,却染了一股子腥臭味,就算你没有受伤,你养的那玩意却不会那么乐观吧”

    一句话刚落音,空中那团黑雾忽然又是一阵剧烈的扭动,就听“叽”的一声嘶叫,紧接着“噗”的一声响起,从那黑雾之中,洒下一阵黑色水汁来,几人急忙走避,黑色水汁洒落在地面、树上,林中顿时弥漫起一股腥臭之极的味道。

    我这才回过神来,敢情刚才那一击,已经重创了那云雾之中的东西,只是金光速度过快,那东西的伤口现在才忽然迸开,而那些黑色水汁,应该就是那东西的血液,可究竟是什么东西,血液是墨黑色的呢

    三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刘慕水,看见了吧识相的,乖乖将我的人都交还回来,我可以留你一命不然的话,今天这里,就是你葬身之地。”

    刘慕水的声音也陡然愤怒了起来,嘶声喊道:“你伤我阴煞,我杀你儿子”

    一句话出口,花错整个人忽然就飞了起来,和江长歌当时一样,一飞起身形,就开始迅速的旋转不已,我和花错仅仅只有两步之距,就在花错身形忽然飞起之时,我恍惚看到,在花错身后的那棵大树,好象忽然移动了几步。

    这次三爷出手极快,花错身形一飞起,刚开始旋转,三爷已经一伸手就夺去了我手中的两把弯刀,整个人飞扑而上,身形刚起,手中两把弯月一般的利刃,闪着寒光就飞了出去,一把直射花错头顶上方,一把却笔直的射向天空那团黑雾。

    只听“嗖嗖”两声,一把弯刀已经飞到花错的头顶上方,却又忽然停住,围着花错的头顶,开始一圈一圈的盘旋,另一把弯刀则已经撕裂黑雾,直射入其中。

    随即三爷也扑到了花错身边,一纵身凌空跃起,直接蹿到花错的头顶之上,人在半空之中,已经一把抓住那把盘旋不止的弯刀,趁着往地面落下的瞬间,手中弯刀上下翻飞,围着花错的身体周围乱削。

    一阵削砍之后,花错噗通一声掉了下来,一翻身跃起,在身上一摸,喊道:“大家小心,这东西细若发丝,肉眼几乎看不见,韧性极强,带点粘,和蚕丝差不多。”

    这时三爷才飘然落下,手中小弯刀一闪,直接飞射向那黑色云雾,口中叱道:“可一可二不可三,你这把戏已经接连玩了好几回了,难道你就没别的招吗你要就这点本事,我还真的不相信赶山哥会输给你。”

    那刘慕水这次却没有回话,就连天空中那团黑色云雾,也忽然凝集不动了,整片鬼林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之中,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这种寂静,一直维持了一分多钟,那刘慕水终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阴煞鬼林”

    话刚落音,花错身后的那棵大树忽然悄无声息的坍塌了下来,化成无数点黑色物体,一齐向后移动了两步左右,又迅速的组建起来,眨眼之间,又形成了一棵大树。

    这一下我看的清楚,顿时惊的两只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几乎怀疑自己是在睡梦之中,更要命的是,等我好不容易恢复了神智,却发现站在我花错和三爷,脸上也露出一种错愕之极的表情。

    我急忙转头去看,却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棵大树,我清楚的记得,刚才我们周围,并没有任何的树木,这两棵大树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的,更是一点也不知晓,想来也是和花错身后那棵大树是一样的。

    随即周围又有六七棵大树一齐分解了开来,化成无数点黑色物体,迅速的移动到我们的周围,用肉眼几乎分辨不出的速度,重新组装成大树的模样,将我们几个紧紧的围在中间。

    十来棵大树,形成一个圆圈,就像一个巨大的笼子,我们几人就像被困在笼子中的鸟,每一棵漆黑的大树,都长满了那种令人恶心的黑色瘤子,并且不断的蠕动着,让人不由得心生畏惧,却又不敢冒失行事,只好背靠着背站在中间。

    我的额角上,冷汗一颗一颗的往外冒,心中又慌又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直以为,自己见过的世面已经够多了,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我的见识,用孤陋寡闻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就在这时,围住我们的十几棵大树忽然一下全部分解开来,化成无数个黑色瘤状物体,很多都直接悬了起来,从地面到空中,分成好几层,将我们围了个结结实实。

    紧接着那些悬在空中的黑色瘤状物体,一起发动了攻击,就像无数个黑色炮弹一样,向着我们疯狂撞来,大家顿时被那些黑色瘤状物体攻击的手足无措,个个只能勉强自保。

    陡然之间,天空黑雾之中,响起一声怒喝,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叮铛铛“的兵器撞击声,似是打起来了,而那些黑色瘤状物体似是失去了指挥,全都停顿在空中,一动不动。

    随即响起一声闷哼,天空之上那团黑雾猛然撕裂开一道裂口,一个人头下脚上的栽了下来,我一眼就看清掉来的人,脱口喊道:“是江长歌,救他”

    人随声出,身形已经疾扑而出,三爷更是抢先一步,一把将江长歌接住,又一闪身,回到了我们身边。

    我这时才看清楚,江长歌一身是血,一张脸大概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吓人,但目光之中却闪着坚毅的神色,努力的想站直身躯,一边挣扎一边嘿嘿笑道:“虽然我不会什么杀人的手段,但只要给我一把刀,拼命我还是会的,刘慕水,你太小看我了。”

    天空黑雾之中,传来了两声咳嗽,随即那团黑雾缓缓撕开一个裂口,先伸出一个巨大的白色翅膀,然后探出一个脑袋来。

    紧接着刘慕水的身体也钻出了黑雾,却没有直接掉下来,反而就这样站在半空中,直到另一个巨大的白色翅膀从黑雾中抽了出来,才缓缓扇动着翅膀,稳稳的飞到我们头顶上方。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刘慕水全身都裹了一层雪白的东西,身后背着两个巨大的白色翅膀,就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身后则是那团妖异的黑色云雾,就像是一个黑色恶魔,一黑一白,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