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苏家底牌

    那人瘫在地上,整个人的骨架好像都散了一般,软踏踏的毫不着力。虽然有苏出云这么一提,却仍旧无法站立,嘴巴张了几张,似乎想说话,却又疼的满面煞白。哪里说得出话来。

    王二麻子这时笑道:“这个不用问他,我就可以告诉你,大家都知道。我是青石镇唯一一家酒馆的老板。这就代表着,我是一个生意人”

    “既然是生意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赚钱。特别是那种即不需要本钱。又能卖出好价钱的货,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巧的很。我耳目还不少,不管在深山老林,还是在山洞深坑。都有一些我可以调动的小家伙,于是。我就得到了一个消息,有十几个人绑了个大姑娘,藏在青龙峰一个对别人来说还算隐蔽的山洞里,我意识到机会来了,这是绑票啊我要给救出来,怎么也能拿到一笔奖励吧事主也得给点辛苦费啥的。”

    一口气说到这里,转头看了陌人豪一眼,双手做了个捻指的动作,陌人豪笑骂了一句,随手将身上钱都掏了出来,递了给他。

    王二麻子认真的数了数,往身上一塞,又继续说道:“所以我就让大白带一票它的兄弟去了,结果这十来个小子还不听话,你们也都清楚大白,脾气不怎么好,手也重了点,这么三盘两摔的,估计骨头都散架子了,说话可能不大利索,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替他们表达。”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陌楠不知道怎么的,落到了苏家的手里,陌人豪这才不得己遣散了自己的人,表面上同意了苏家的婚事,实际上却找了三爷帮忙,他们怎么联系的,我不知道,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三爷从来没有和我们分开过,我们却不知道他怎么就和陌人豪、王二麻子等人联系上了。

    苏家也算计到了我们会来闹场,所以让叶知秋假扮成陌楠拜堂,不管是谁,都不会提防陌楠,暗中出手,极有可能成功,不管杀得了谁,我们都损失一条人命。

    三爷却也算计到了这一步,让王二麻子先暗中救出了陌楠,让我前去闹场,他离的远远的,他十分清楚我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事实也正如他猜想的一样,叶知秋不但没伤着我,还被我打了一掌。

    这盘棋从目前来看,好像是三爷赢了,陌楠救出来了,虽然还没出现,但安全一定不成问题了,陌人豪已经没有了顾虑,三爷事先安排的张渔等人,也都及时出现在婚礼上,真动起手来,我们不一定就输。

    这时苏二爷沉着脸就出来了,手一伸就掏出十几张百元大钞来,直接递给王二麻子道:“十四个人,一个一百,这里是一千四,我都买了。”

    三爷嘿嘿笑了起来,王二麻子手一伸就接了过来,点头笑道:“这行这不是白拿,生意嘛不怕苏家钱大。”一句话说完,又将手指伸进口中,接连吹响了两声,只是这次的哨声之中,却巧妙的带了几个拐弯。

    随即外面又是一阵骚动,叽叽之声大盛,这次由于门是开着的,大家都看的清楚,之间那大白猿一手提一个,身后还跟着一群大猿,每个大猿手中都拖着一个,片刻到了门口,纷纷抛了进来。

    这次抛完,大白猿却没走

    苏出云急忙上前,翻看了一眼,沉声对王二麻子道:“麻二爷,你做事一向口出无悔,拿了十四个人的钱,怎么才送来十三个”

    王二麻子转头一看,故意装出一脸迷糊的样子来,笑道:“少了一个吗那我赔你一个。”

    话一落音,那大白猿一返身,一把就抓住被陌人豪赶出去的一个大汉,随手抛了进来,正好砸在前面那十几人的身上。

    王二麻子这才笑道:“这下够了,二爷这点信誉还是讲的,说十四个就是十四个,一个没少”

    三爷笑的更开心了,苏二爷的脸色却变的铁青一片,沉声道:“王二,你是铁了心要站在老三那边了”

    王二麻子一笑,随即面色一板,变脸极快,瞬间之前的那一团和气就不见了,一股凌厉的气势取而代之,也沉声道:“我愿意站那边就站那边,怎么苏二哥做了人王,难道我们百兽门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话一出口,场中气氛顿时就不一样了,火药味瞬间就浓了起来,就连那个站在门口的大白猿,和小狗子身边那条大黑狗,也立即龇起了牙来。

    苏二爷不怒反笑,哈哈大笑道:“好老三的朋友都有骨气,既然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那你们就一起留下在这里吧”

    我听的心头又是一沉,苏二爷这话说的,口气极大,而且底气十足,他说的不是和我们血拼一场,而是让我们都留在这里,这说明了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将我们全都杀了。

    我马上看了下在场的人数,我们这边除了我们一起过来的爷几个,现在多了陌人豪、王二麻子、张渔和那个黑纱蒙面人,另外在张渔旁边坐着一个四方脸的家伙,整个人看上木讷呆愣,坐在那里就像一堆石头一样,应该就是那个石将军。

    在那石将军身边,还坐了个一脸豪勇的汉子,豹头环目,狮鼻阔口,气势乖张,比起那陌人豪来,也不遑多让,一看就是把好手,只是不知道是谁。

    另外还有四个人,都穿着黑袍,脸上明显是带了面具,即看不见面目,也分不出男女,但和张渔等坐在一起的,应该是三爷安排的人。

    而苏家那边则有二十多个好手,那棋门门主修随心,苏振铭等人都在其中,琴门大小姐和那驱蛇一门的陆仁贾却不在,即使如此,在人数上我们还是落了下风,看他们各自的精气神,应该都是一门之长,我们虽然也有一拼的实力,但我们这边的几个小子辈,说实话在这样的局势之中,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想不吃亏却办不倒。

    谁料苏二爷话一出口,那陌人豪就大吼一声:“好打就打”几个字一出口,蹿上去就是一拳,拳带风雷之声,人成猛虎之势,直掏苏二爷的胸口。

    苏二爷却没有还手,也没有招架,只是一闪身就退出数米,一直退到堂屋门口,才手一挥道:“慢着,你们几个的彪悍,我还是清楚的,对付你们,就算我们能赢,只怕也得付出相当的代价,我身为三十六门的人王,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用自己兄弟的性命开玩笑呢所以,我特地去请了几个人。”

    三爷一听,顿时冷哼一声道:“怎么亮底牌了吗”

    一句话说完,苏二爷一闪身,对着里间叫道:“三位,都出来吧外面的人都想和你们打上一场呢”

    话一出口,里屋的布帘一挑,陆续走出三个人来,带头一个,面貌苍老,身形高大,头缠蓝布,身穿苗衣,面色惨白,双目阴狠,就像久不见阳光一般,而且双手全都萎缩了,形如鸡爪,看起来两只手都残了。

    其后一人,手提毒蛇,一头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也虬结在一起,遮住了整个下巴,身上穿着也邋遢的很,腰间挂了个大酒葫芦,倒是油光锃亮。

    最后一人却是一个面容削瘦的老头,目露痴狂之态,面容有点呆涩,即高且瘦,身上的衣衫空荡荡的,好像身体已经只剩下骨架子一般,而且双手双脚之上,各绑了两根粗如手臂般的铁链子,一走就叮当乱响,十分怪异。

    可这三人一出来,三爷就面色巨变,失声惊呼道:“蛊门老苗刀、驱蛇张随意,短刀张天心再加上你书门苏写意、棋门修随心,三心二意独缺叶佛心叶前辈了。”

    苏二爷微微一笑道:“可不是,老苗刀之前曾与叶佛心有过一战,实力也算不相伯仲,所以我这次将老苗刀也请了出来,这样,是不是够资格和你们周旋一下了呢”

    一句话刚出口,那身缠铁链子的老头忽然双目之中精光一闪,一闪身就到了苏二爷身边,一伸手就抓住了苏二爷的衣领,一张呆涩的脸上,陡然显露出十分激动的神情来,张口问道:“谁要打架谁要打架快带我去,我要打架”

    我一见就是一愣,这老者的动作极快,这一闪一抓,苏二爷就算想躲,只怕也不容易,竟然被抓了个正着,而且言辞之中,癫狂无比,只怕脑子肯定有点问题,这样的人,却是最难对付的。

    人一旦有了脑子出现问题,最容易出现执念,这种执念会使这个人在某一类型之上,特别的突出,比如有的孩子智商有缺陷,却会在画画、音乐上有特别优异的表现一样,上帝关上了他们的一扇门,也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窗,如果这老头的执念是用在杀人上的话,那将十分可怕。

    我刚想到这里,坐在石将军旁边的那豹头环目的大汉,忽然站了起来,沉声怒吼一声道:“张天心,我总算找到你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