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天生一对--为婆娑第3个飞机加更第3章

关灯
护眼
    我一听顿时一惊,急忙依他所言,伸手一搭自己左腕。却毛感觉没有,再摸摸自己丹田往左三寸之处,同样屁事没有,顿时明白被耍了,破口大骂道:“老残废少猪鼻子插葱装大象。什么狗屁蛙蛊”

    一句话刚骂出口,那张天心却忽然停了下来,手中短刀铛的一声丢在了地上。满面乌青。双目直勾勾的看向张昊海,脸上的癫狂之色。全都消失殆尽。

    随后整个人向后倒去,三爷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接住张天心即将倒下的身体。转头喊道:“昊海,天心爷不行了。你快过来”

    张昊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捡起了短刀。蹲在张天心的面前,却没有说话。

    张天心的面色已经完全乌黑。神智却空前的清醒,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想去摸一下张昊海的脸,张昊海却下意识的一偏头,躲了过去。

    三爷猛一把抓住了张昊海的手,直接将张昊海的手递给了张天心,张天心苦笑道:“昊海,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找我报仇可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没杀你吗反而把你养育长大,传授你正宗的短刀吗”

    张昊海没有说话,脸上的神色很是矛盾,眼圏却忽然红了起来。

    张天心继续说道:“我不杀你,是因为我后悔了,在我杀了大哥之后,我就后悔了我回来干什么争这个门主有什么意思三十六门,说的好听是传承,说的不好听就是囚笼啊我好不容易跑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说是争一口气,可杀的却是亲兄弟啊”

    “所以最后关头,我停下了手,没有杀你,将你养大了,你是大哥的骨血,我也算是赎罪吧这些年来,我无时不刻不活在悔恨当中,唯一的支撑,就是看着你一点一点长大,一点一点变强,但是在你得知真相,要和我决斗之后,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我不愿意知道我自己是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张天心,刻意想忘了自己的身份,却因此走火入魔,半疯半傻,半痴半狂,如今终于要解脱了,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话刚说到这里,那张随意忽然又钻了出来,嘿嘿笑道:“天心老大,你得感谢我啊要不是我的毒龙钻咬了你一口,你现在还迷糊着呢”

    三爷等人对那张随意怒目而视,那张随意却哈哈一笑,随手从身上摸出一条小蛇来,嘴一张一口咬住,一下就将蛇头咬掉,咔咔的咀嚼了起来,咀嚼几下,直接拿起腰间的大酒葫芦,灌了一口酒,吞了下去,十分恶心。

    张天心则挤出一丝苦笑来,忽然对张昊海一招手,说道:“昊海,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张昊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耳朵贴了过去,张天心低语了几句,张昊海顿时一愣,脱口问道:“真的”张天心已经头一歪,就此死去。

    一代刀王,下场却如此凄惨,当真令人不胜唏嘘

    张天心一死,那老苗刀就说道:“张天心要是不死,你们或许还有点希望,他既然死了,你们还是乖乖投降吧有我在,起码可以保证你们死的痛快点。”

    我早已经戳穿了他的把戏,顿时大怒道:“老残废,你少来这一套,什么狗屁蛙蛊,小爷屁事没有”

    那老苗刀刚才被我就骂了一句,随即张天心的事情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现在又被我骂了一句,顿时目光一冷,阴冷的眼神像刀子一般,狠狠的盯了我一眼,说道:“你一定会被我做成人蛹”

    那叶知秋却忽然娇笑道:“苗老,可能不行哦我刚才扎他那一匕首,虽然没有扎中他,却趁机在他身上撒了一把化尸粉,虽然只是撒在他衣服上,估计现在也该渗进去了,我们叶家的化尸粉,还是有点用处的,要不了一时三刻,他就会化成一滩尸水。”

    这句话一出,我顿时一愣,化尸粉的威力,我可是见过的,真要粘上这玩意,只怕我真活不成了。

    刚想到这里,那苏二爷则目光一冷,冷声道:“叶知秋,谁让你自作主张的没听我刚才说,要留这小子一命吗他若死了,去哪里寻九亟之术的要诀”

    叶知秋却并不惊惧,微微笑道:“苏二爷,我们叶家,也不比陌家差吧今天你让我假扮成陌楠和云哥哥成亲,偏偏陌楠又跑了,这婚礼要是办不成,苏家也没面子不成,不如干脆就让我和云哥哥假戏真做,成了夫妻,徐家的九亟之术,我就交给你老人家当陪嫁如何”

    叶知秋此话一出,苏写意的面色顿时一变,脱口而出道:“什么徐家的九亟之术在你手中”

    叶知秋娇笑一声道:“我杀了爷爷,不就是为了云哥哥吗云哥哥既然一心想要九亟之术,我当然会替他取来,不过,苏二爷你也得为我想想,我们叶家就我一个,弱小无依的,再不找个靠山,在这三十六门里,可就没活路了。”

    话一落音,那苏出云就笑道:“爹,难得知秋妹子对我一片痴心,一心为我着想,陌家又如此待我们,要是今天婚礼不成,我们苏家确实会丢尽脸面,我看不如就应了知秋妹子的意思。”

    我一听顿时心中暗骂,苏出云和叶知秋这一对,也是无耻之极,一个为了讨好苏出云,竟然弑亲灭祖,如今又恬不知耻,自动求嫁;一个是为了九亟之术而虚与委蛇,为了徐家绝学,甘愿娶叶知秋,他们两人,当真是天生一对狗男女。

    苏二爷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沉吟道:“这样不好吧人人都知道,你今天要娶的是陌家的姑娘,如今却变成了叶家的千金,这要传出去......”

    话未说完,陌人豪就放声大骂道:“苏老二,你他妈别装了,就你那鬼心眼,为了九亟之术,你什么缺德事做不出来何况,我陌家闺女,又岂能嫁给你这虚伪卑鄙的儿子”

    苏二爷一听,顿时呵呵一笑道:“既然陌人豪都当面悔婚了,为了维持一点苏家的脸面,也为了成全知秋和云儿这对有情人,我这当爹的要是再反对,也说不过去了,那就这样,即刻拜堂成亲,正好你们的各位叔伯也都在这里,可以做个见证。”

    张昊海怒吼一声:“想的到美,我让你今天喜事变丧事”一句话吼出,身形电起,手中短刀画出一刀寒光,直劈苏二爷。

    苏二爷旁边也同时闪出一人,一闪就挡在了张昊海的前面,一伸手臂,就听铛的一声,硬生生架住了张昊海的短刀,一条手臂却丝毫无损,只是衣服被割开了一道口子,衣服损破之处的皮肤上,连道白印子都没留下来。

    随即那人就沉声道:“张昊海,我来会会你,看看究竟是你们短刀一门的刀快,还是我们金甲一门的铁布衫坚实。”一句话说完,迎面就是一拳,直打张昊海。

    张昊海顿时抖起神勇,手中短刀施展开来,和那人斗了起来,一时短刀不断砍在那人身上,叮当之声不断。

    三爷、王二麻子和陌人豪同时一闪身,那石雄、修随心和张随意也同时闪身上前,各自拦住一个,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院子里顿时大乱。

    那老苗刀依旧站在门口,面色却阴沉了起来,目光不停闪烁,隐约透露出一丝担忧来。

    我正想冲过去,反正我中了那叶知秋的化尸粉,也活不久了,就算死也得拖一个垫背的,可身形刚一动,苏二爷身边剩下的十几人则呼啦一下就将堂屋的门口挡了起来,就听苏二爷扬声笑道:“他们打他们的,你们拜堂成亲。”

    从人群的缝隙之中,我看到苏二爷重新坐在了正中间的椅子上,满面春风,十分得意,苏出云则重新将那红盖头盖在了叶知秋的头上,用那条大红绸布牵了,走到苏二爷的面前。

    那司仪应该也是三十六门中之人,见到如此厮杀,尚且稳得住,站在苏出云和叶知秋的身边,扯着脖子喊道:“一拜天地”

    喊声刚一出口,那老苗刀忽然将一支残废的手臂一举道:“慢着我觉得不大对劲,以徐老三、陌人豪等人的为人,到了此地,必然会喝酒吃菜,所以我早就在酒菜之中下了蛙蛊,为何他们到现在,一个个却仍旧像没事人一样”

    此话一出,正坐在堂屋正中椅子上的苏写意就面色一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就抓住叶知秋的手腕,沉声道:“知秋,你先将九亟之术交给我看看。”

    话刚落音,兀自坐在酒桌上吃菜喝酒的那个黑纱蒙面人,忽然长叹一声道:“她哪里有什么九亟之术,她所拿到的,只不过是一张我随手乱写的绢布罢了真正的九亟之术,只有徐家的人才配拥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