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身陷重围

关灯
护眼
    就在这时,那老苗刀忽然一闪身,就拦住了叶神医。冷声道:“叶佛心,别人怕死,我可不怕,我双手残废了这么久,之所以一直不肯死。就是想拖着你一起下地狱”

    一句话说完,一双如同鸡爪般的手一抖。身上的蓝色苗衣忽然飘落。露出里面的身体来。

    这一下,可将我恶心的不轻。

    老苗刀的身上,叮满了拇指大小的青蛙。五颜六色,一个个如同鼓起的肉瘤一般,喘息起伏之间。一个接一个的起伏晃动,十分的恐怖。

    老苗刀衣服一脱。叶神医就悚然一惊,陡然顿住身形。诧声喊道:“老苗刀,你他妈疯了。竟然用自己饲养蛙蛊”

    老苗刀哈哈一笑,语气之中,却满含悲凉之意,一抬自己那一双如同鸡爪般的双手道:“我是疯了,自从你废了我的双手,将我赶出青石镇,你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往日里我老苗刀高高在上,无论是在青石镇,还是在苗家山寨之中,谁敢不尊称我一声刀爷,可你废了我之后,大家开始还怕我,后来就连三岁娃儿也直呼我老残废”

    “我这一切,全都是拜你所赐,别说我以自身饲蛙蛊了,就算让我万劫不复,我也必定要找你报这个仇叶佛心,这笔账已经几十年了,今天你我之间,也该做个了断了。”

    一句话说完,猛的张开双臂,笔直的向叶神医扑去,看那个架势,好像是要抱住叶神医。

    叶神医面色大变,身形疾退,他这一退,就退入了阴山老祖等四人的包围圈中,四人一起出手,分别打向叶神医身上四处要害,叶神医却根本就没把他们看在眼里,只是冷哼一声,那四人却个个如见鬼魅,立即翻身弹起,一闪就避开好远。

    叶神医这才冷声道:“老苗刀可以拦我,那是他以己身饲养蛙蛊,令蛙蛊和他合成了一体,我即使能毒杀他,也难免会中了他的蛙蛊,最后只能是两败俱伤,所以我惧他三分,你们这些废物,却也敢对我伸手”

    话刚出口,那苏写意就大笑道:“叶老,如果是我呢有没有资格对你出手”

    一句话说出,手中毛笔陡然一提一勾,长吟一声道:“一笔勾魂”

    叶神医瞬间面色又是一变,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老苗刀身边,猛的一把抓向老苗刀的肩头,老苗刀的面色也是巨变,侧身想躲,可双手毕竟残废了,身形远不如叶神医快,虽然极力躲闪,可还是被叶神医一把抓住,往自己身后一甩,就听砰的一声,老苗刀胸前已经鲜血淋漓,如同被劈了一刀一般,而且整个人的面色,也显得有点呆涩起来。

    而叶神医由于抓了一把老苗刀的肩头,手掌之上,已经叮了三个蛙蛊,这小青蛙看似不大,牙齿却极为锋利,一口咬中,竟然死不松口,叶神医连甩两下,见没有甩掉,顿时心头火起,一掌拍在门板之上,顿时化成三滩肉泥。

    那老苗刀却哈哈大笑了起来,一阵疯狂大笑之后,指着叶神医说道:“叶佛心,你已经被我的蛙蛊咬中了,就算你毒术再高强,最后也免不了要下地狱来陪我”

    老苗刀一句话说完,叶知秋忽然身形一闪,一把白色粉末就扑在了老苗刀的脸上,随即闪身退走,一直退到苏写意身边,巧笑嫣然的叶神医说道:“爷爷,你放心去吧孙女儿已经替你报了仇,我敢保证,老苗刀一定会死在你前面。”

    老苗刀被那一把白色粉末扑中,顿时凄声惨叫:“苏写意你过河拆桥”一句话说完,整张脸上已经冒起了白烟,随即开始迅速的腐蚀起来,应该就是叶家的化尸粉。

    那苏写意却笑道:“老苗刀,又不是我杀的你,你的蛙蛊咬中了叶老,叶老的孙女杀你报仇,这是天经地义啊你怎么能说我过河拆桥呢我这莫名其妙的受了个冤枉,又找谁说理去。”

    “何况,老苗刀,你也不能算是桥了吧自从你双手残废之后,也就那点蛙蛊还有用,现在已经用过了,我们最多算是卸磨杀驴罢了”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阵阵的冒凉气,这苏家父子加上叶知秋,实在都是太阴险了,分明是捡叶神医已经中蛙蛊,他们又对老苗刀的蛙蛊十分忌惮,甚至以老苗刀的为人,很有可能在前来助拳之前,就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他们利用完了老苗刀之后,立即就痛下杀手,要将老苗刀也一并杀了。

    那老苗刀这时忽然转过头来,脸上已经被腐蚀的露出了一片片的白骨,对着叶神医叫道:“叶老大,救我只要你救了我,我就解了你的蛙蛊。”

    叶神医冷哼一声道:“老苗刀,现在你明白了苏家父子的嘴脸了吧在他们父子之侧,怎么可能容下你蛙蛊之能,可惜,我也不能救你你应该比谁都明白,以身饲养的蛙蛊是没有解药的,你如果认真的求我救你,我说不定真会出手,可你到了这个时候,还企图骗我,留你不得”

    话还没说完时,老苗刀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白烟直冒,已经被腐蚀过半,早断了气了,倒是那些蛙蛊,不知道是怎么的,竟然临死也不松口,连同着老苗刀的尸体,都被腐蚀了。

    这时三爷、陌人豪和苏出云、苏振铭的战斗,也打到了白热化,三爷全身金光大盛,双翼天马不住长嘶,每出一招,必带雷光闪动,和三爷对阵的是苏出云,这家伙虽然明显处在下风,却也有守有攻,而且他的打法分明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缠住三爷就行,根本就不和三爷正面硬拼,所以三爷虽然威势凶猛,却仍旧无法突破他的防守。

    苏振铭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打法,一条金光闪闪的飞蛇,凌空飞舞,自己和陌人豪则硬拼硬打,招招对实,式式强硬,完全是实打实的打法,已经被陌人豪打的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我心头忽然一动,这苏振铭这么干,好像有点不大对,明着好像是拼命拦截陌人豪,实际上却有点放水,以他的功力,硬拼怎么可能会是陌人豪的对手呢再联想到他在鱼肠口说的那些话,更加想不明白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立场了。

    就在这时,叶神医已经处理掉了手上蛙蛊的血肉,抬起手来看了看,转头对苏写意道:“你不该太早杀了老苗刀的,有老苗刀在,他起码可以缠住我,现在老苗刀一死,你们就再也无人挡得住我了。”

    苏写意忽然笑道:“叶老,我们为什么要留住你,你要走就走好了,我绝对不会勉强,怎么说秋儿现在已经嫁入了我们苏家,我们已经是亲戚了,我怎么可能对你下手。”

    叶神医忽然一愣,随即就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表情来,冷笑一声道:“你想让我自己毒发身亡,然后再收拾徐三几个,果然是好心计,不过,我一个中了散功散,又中了蛙蛊的老头子,你有必要这么怕我吗”

    苏写意倒不隐瞒,苦笑了一下道:“你叶老毒手佛心的大名摆在那呢我想不怕也不行啊命只有一条,谁知道你会不会情急拼命,与其和你两败俱伤,倒不如让你自己毒发身亡,至于老三他们,只要你一死,根本不足为患。”

    一句话说完,竟然一挥手,让阴山老祖等人散开,扬声喊道:“都别打了,你们走吧”

    苏出云和苏振铭本来已经撑的十分辛苦,听苏写意这么一说,顿时抽身后退,陌人豪和三爷趁势追进了堂屋,一左一右扶住叶神医。

    陌人豪怒声道:“你有这么好心”

    苏写意忽然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没这么好心,我虽然确实惧怕叶老的毒术,可他已经中了散功散,又中了蛙蛊,还能撑得了几时,我们硬耗也能将他耗死,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跑”一句话说完,忽然对外面一挥手。

    这个手势一打,外面的人呼啦一下就向我们围了过来,苏出云、苏振铭、阴三老祖、修随心、张随意等几人,则将陌人豪、三爷和叶神医堵在了堂屋之内。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苏写意这是要抓住我们,好要挟三爷他们,故意放三爷和陌人豪进入堂屋,然后用高手围住,外面则只剩下王二麻子和张昊海两人,我们几个则根本就不够看。

    就在这时,叶神医忽然双手一伸,就将陌人豪和三爷提了起来,随手一抛,就从众人的头顶上抛了出来,一下落在我们面前,随后叶神医双目怒睁,陡然发出一声如同狮虎一般的怒吼来:“谁敢挡我”

    一句话说完,身形已经化作一道影子,只向门外闯来,果然如他所言,那些家伙看似人多势众,却全都不敢拦他,眨眼之间,已经冲了出来。

    苏写意则也身影一闪,手中毛笔疾勾,同时大喊道:“不可放他们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