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山道诱杀

    他这话一出口,在他面前的八人之中,起码有六个一起对他出了手。他却忽然露出一口大白牙,一笑道:“谁第一个打在我身上,我就抱着他从山崖上跳下去。”

    那六人一起收了手,都能看得出来,他虽然是笑着说这句话的。却真的能干出来这么蠢的事。这个人根本就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我自从跟三爷在三十六门行走,也见过不少狠角色,有阴毒的、有霸道的、有豪迈的、有狠辣的。可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把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的。

    那六人一收手,另外三人也走了过来。那蓝若影手一抬,将手上那把四尺长的锯齿刀往肩头上一扛,笑了笑道:“苏写意虽然靠着耍手段当上了人王,却并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红旗老五,所以弄了三组假的执法九人组出来,一来是有借口调动三十六门的旁支高手。二来也是想引出真正的红旗老五来,这把戏在外人看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可在我们眼里,就十分可笑了。”

    我不禁有点看呆了,这蓝若影十分美艳,看上去就是个妩媚女子,可扛刀的这个动作,偏偏在她身上也能成立,说话的语气也十分霸气,很有点御姐范。

    随即那蓝若影就伸出手指来,对那假九人组的头目一勾手指道:“既然真的假的遇上了,不打一场也说不过去,咱们要不要换个宽敞的地,认认真真的来一场,也好看看到底是我们真正的执法九人组厉害,还是你们这些西贝货有手段”

    我顿时眉头一皱,这女人家就是女人家,想的就是不够周全,这里山道狭窄,现在我们又成了前后夹攻之势,不趁着这个地利,迅速合击解决掉对方,还跟他们玩什么对决,现在也不是时候啊后面苏写意的人手万一追上来,可就走不掉了。

    刚想到这里,那假九人组的头领却立即一摇头道:“不用了,就这里解决就好。”

    一句话说完,忽然一伸手,砰砰两拳,就打在他身边那手拿两把鎏金锤和那个提着两根大腿骨的两人身上,直接将两人打的飞了起来,如同断线风筝一般落向山崖之下,两声惨叫立即在群山间回荡了起来。

    其余五人一愣,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个异常彪悍的拼命四郎已经风一般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使长铁钩汉子的手腕,抬起一膝就顶在他的肚子上,其余四人急忙准备救援,可蓝若影手中的锯齿刀已经划出了满天刀影,挡住了那竿乌木点金秤。

    那懒洋洋的汉子则忽然撩开了外衣,露出腰间的一排飞刀来,那就像没睡醒的眼神,也忽然明亮了起来,目光如同刀锋一般冰冷,冷冷的盯着那个手拿黑漆圆木筒的家伙,冷声道:“你别动,我的飞刀也不会动,你若一动,我一刀就可以钉穿你的喉咙。”

    那人却没有听他话的意思,手一伸,就将手中的黑漆木筒对准了拼命四郎,所以他的脖子上立即就多了一把飞刀,形如柳叶,双面带刃,长不及手指,却也足可要了人命

    那个乌发碧眼的混血美女却盯上了那个手拿一截阴木的面具人身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那手拿阴木之人则陡然一伸手指,猛的一敲阴木,身边陡然出现一道黑影,只有上半截身体,面貌凶恶,手中还持着一把砍头大头,竟然是一个恶鬼。

    也没见那碧眼美女动弹,只是脸色陡然更冷,红唇上下一开一合,轻轻说了一句话,那手持砍头大刀的恶鬼已经一刀就砍下了那手持阴木之人的脑袋,一颗脑袋,一下呼的飞起,尸身兀自不倒,血水从颈腔之中喷起一两米高。

    另外那个手提皮影戏箱子的家伙,则被那雄壮头目的一双拳头逼的只有招架之力,眼见就要撑不住了。

    这些事情,说起来慢,实际上发生的时间,就在那假九人组头目说出“就在这里解决”这几个字之后的一瞬间而已。

    一瞬间有多快所以我根本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场中局势已定

    残局收拾起来也不慢,拼命四郎一膝击中那人腹部,那人的腰立即就弯了下去,这一弯下腰去,就再也没有直起来的机会了,拼命四郎单肘顺势往下一砸,那汉子噗通一下就趴在了地上,随即就被拼命四郎一脚踢下了山崖。

    这拼命四郎虽然不使用任何的武器,可他的身体,无处不是他的武器。

    几乎就在拼命四郎将那使长铁钩汉子踢下山崖的同时,蓝若影手中的锯齿长刀,已经劈断了那竿乌木点金秤,在使秤那人的胸前,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整个人都差点被劈了开来,哪里还活得成。

    到了现在,假九人组之中,除了那个忽然对他们自己人出手的头目,已经只剩下了那个手提皮影戏箱子的人,哪里还敢恋战,急忙抽身向我们跑来,企图从我们这里冲开一个缺口逃走。

    可他刚跑出两步,就忽然停了下来,喉头一阵咯咯作响,往地上一趴,就不在动弹了,那懒洋洋的钟二则走了过来,从他后脑之上拔出了一把柳叶飞刀,在他身上擦了擦,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最烦心的就是每次洗刀了,一闻到刀上的血腥气,我就想吐。”

    我彻底傻眼了,很明显,那个假九人组的头目,是我们的人,可这胜利来的也太容易了,假执法九人组,有两个死在拼命四郎手里,有一个死在蓝若影的刀下,有一个死在那碧目美女手中,有两个被飞刀所杀,有两个被那头目打下了山崖,从那四人出现,到尽歼八人,短短不到两分钟,就已经轻松取得了胜利。

    这简直就是我们这边和云南三十六门对上之后,赢的最快、最彻底、最痛快的一次

    这时那体型雄伟的头目却转头哈哈大笑道:“苏写意一直将这第三支九人组当成杀手锏,如果他知道现在已经尽灭了,不知道会心疼成啥样。”

    这声音一起,我立即就听了出来,这是萧朝海的声音

    假执法九人组的头目,竟然是萧朝海怪不得他一说话我就觉得耳熟,萧朝海的声音,还是满容易记住的,怪不得这家伙一直没露面,原来是藏在了这里

    萧朝海也伸手拿掉了脸上的面具,冲着我们一乐,对三爷笑道:“老三,我跟你赌五块钱的,你绝对没有想到,我就是红旗老五”

    三爷一点头,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来,说道:“我一直都知道红旗老五的存在,却真的没有想到,你就是红旗老五,真没看出来,你竟然可以憋这么久没跟我说”

    我却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海爷,你是红旗老五可蓝姐姐是老大,她才多大点年纪”

    萧朝海哈哈大笑,还没说话,江长歌已经说道:“执法九人组,由来已久,不是按年纪划分的,红旗老五是核心,每一任红旗老五,都是由上一任红旗老五指定的,其余八人,分为四杀四辅,由红旗老五从三十六门之中挑选出来的。”

    “九人组起建与清雍正年间,第一任红旗老五,就是你们徐家的徐云天前辈,后来逐渐转入暗处,导致现在三十六门之中许多人,也都只知道有九人组的存在,却不知道究竟是谁。”

    “当初建立九人组的本意,只是为了约束一些旁支子弟,九人组的身份还是公开的,都是由三十六门之中一些德高望重之人担任,后来逐渐演变成了执法的性质,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徐云天前辈死时,并没有指定谁为第二任红旗老五,所以大家都以为九人组解散了。”

    “实际上,九人组一直存在,在徐云天前辈尚未去追杀那年熙之前,就已经指定了下一任红旗老五,每一任都会指定一人,就这么传承了下来,却没有再出水面,只是暗中监视三十六门中人的动向。”

    “这些年来,三十六门还算平静,所以九人组一直都没露过面,大家也逐渐都将九人组遗忘了,直到三爷在北门遭受了九人组的伏击,大家才意识到了九人组的存在,其实那个九人组是假的,是苏写意的手段,真正的九人组,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是我们几个。”

    江长歌几句话说完,我已经明白了过来,敢情萧朝海之所以一直监视我们,并拉我们去金陵,并不是真正的向我们求助,而是在查看我们的行为,之前派出蓝若影等人帮陌人豪,估计也是为了不让陌人豪被苏写意灭了,至于他自己,又是红旗老五,又是假九人组第三组的头目,手下还有个翔子的身份是三个麻三的其中一个,搞这么一场伏击诱杀,轻松解决掉假九人组,自然不在话下。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再度打量起萧朝海来,看来我倒是真的走眼了,这个萧朝海,还真的不简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