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三进地下

    我忘了一个人花错

    自从我和陌楠对上眼,这个家伙就一直贼笑着盯着我们俩,我们俩一抱在一起。这家伙立即鼓掌大笑道:“大家快看快看,抱一起了”

    他这一喊,我和陌楠顿时一起羞红了脸,陌楠迅速将我推开,一下闪到我的身后。再也不敢露头。

    三爷又对陌人豪笑道:“老陌。看样子,咱们要成亲戚了,哪天我见到大哥。和大哥说一声,让大哥大嫂准备点东西。就把两个孩子的事给订下来好了。”

    陌人豪也颇为开心,哈哈大笑道:“拉倒吧你以为你们徐家是苏家,都穷成那样了,还能拿出什么象样的东西,请个够分量的媒人就行了。”

    叶神医接过话笑道:“人豪,你看我够不够分量”

    陌人豪立即大笑道:“如果叶老当这个媒人。那就太给人豪脸了,徐家再穷。也无所谓了。”一句话说的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自从我们和南三十六对上。还鲜少有如此开心的事情,就连刚才的惨败凄苦,也都一扫而光,大家似乎都在为我们高兴。

    最高兴的,当然是我,其实从一开始见陌楠,我就没有想过我们俩会在一起,那时候的我们,完全的不般配,即使是现在,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陌楠。

    现在美梦成真,我自然是开心的,我相信陌楠的心中,也确实是爱着我的,三年之约,并没有让我们疏远,反而让我们的心,贴得更近

    奇怪的是,苏写意一直没有带人追上来,也许他已经知道了我们汇合到了一起的消息,他那样的人,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不会轻易犯险,也许是因为被谭老西拖的时间太久了,而放弃了追赶我们。

    即使如此,那陶莉莉还是请了许多阴魂,一路走一路放,将整个鱼肠口几乎放满了,大家出了鱼肠口,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转道入山,一路直入青龙峰,到了原先陌人豪反出三十六门时的据点,暂时落了脚。

    这一战,大家都伤的不轻,好在青龙峰地势险要,又在群峰之上,一有动静,立即就可知晓,没受伤的数人轮流警戒,倒也无事。

    萧朝海见大家安全了,也就离开了,他好像很忙,有很多事也不想告诉大家,去了哪里,也没和大家说,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再回青石镇,他的身份究竟有没有暴露还不清楚,谁也不敢回去冒这个险,毕竟苏写意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九人组其余几人都留了下来,那拼命四郎的身体恢复速度惊人,肩骨被砸断了一块,竟然两三天就恢复自如了,身上的皮外伤,就没有超过一天的,也算是个异类。

    倒是张渔和三爷这回伤的挺重,也幸亏有叶神医在,就这样还足足躺了半个多月才恢复过来,这期间,每天都有消息从山下传来,具体是怎么传递的,我们仍旧不知道,只是每天三爷都会说出新的信息来。

    这半个多月,我们几个小字辈的混的很熟了,九人组几人和我们几个,也都成了好朋友,特别是蓝若影、陶莉莉、白小娜、陌楠、颜千凌和王依人几人,简直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我和花错则和钟炎、王炎林混到了一起,小狗子原本就是花错的小弟,自然跟着我们混,只有江长歌不和我们玩,他天天都跟三爷他们混,也不怪年纪轻轻的就白了头发。

    三爷好了之后,独自下山了一趟,一夜未归,直到第二天才回来,身上多了几处伤,一身都是土,却提回了一颗南三十六门中人的脑袋,王二麻子认得,说是阴山道一门的阴九,是阴山老祖后收的一个徒弟,很有点天赋,阴山老祖也有让他继承衣钵的意思。

    那晚三爷和陌人豪几个喝了好多酒,最后好像喝醉了,趴在桌子上啪嗒啪嗒掉眼泪,说是谭老西足足挡了苏写意一个多小时,最后被苏写意用一笔勾魂的手段,勾了魂去,死在了阴山老祖的手上,脑袋被阴九割了下来,就挂在青石镇的入口处大树上,尸体却丢下了山崖。

    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沉默了,谭老西虽然曾经背叛过三爷,可他死的时候,却绝对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了

    我们都知道,谭老西的头颅挂在那里,就是一个陷阱,可三爷除非不知道,知道了就一定会去,他一夜未归,一定是去取了谭老西的头颅,将谭老西的头颅给埋了,不然不会一身都是土,之后潜入青石镇,去割下了阴九的脑袋。

    所以我们几个立刻就将阴九的脑袋挂到了青龙峰山脚下的大树上。

    在将那颗脑袋挂在大树上的第二天,就有人来了青龙峰,是一个普通的妇人,给我们送来了一封信,是苏写意写给三爷的,要约我们决战,出乎意料的是,地点、时间都随我们订,订好之后,给他回个话就行。

    大家都不知道苏写意这次又在玩什么鬼把戏,但三爷还是答应了下来,让那个妇人传话,一个月之后,五月端午当天,青龙峰下,决一死战并且约好,在这一个月之内,互不侵犯。

    将地点订在青龙峰下,我们可以理解,可我们都不知道三爷为什么要将日期订在一个月之后,我们已经没有援手可以请了,最多也就还有个萧朝海和翔子,南门却好手如云,这次我们闯入青石镇大败而归的事,一定也会被南门大肆渲染,有许多墙头草也会倒向他们,日期拖的越久,对我们就越是不利。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第二天三爷让陌人豪等人留守青龙峰,却要带我单独离开,就连黄姑娘和花错也没让跟着,谁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我没有多说什么,虽然我舍不得和大家分开,但三爷让我去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去,当下就和陌楠等人告别,随三爷下山。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三爷带我回了徐家村

    徐家村依旧荒无人烟,寂寥的如同**,到处的残垣断壁,还记录着这里曾发生过的刀光剑影。

    一回徐家村的时候,我就知道三爷这次一定是有要事要交代我,所以我一直什么都没问,直到三爷要带我再次回地下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问道:“三爷,这地下,我都进去过两回了,这回又下去做什么”

    三爷没有理我,只是顺着通道一直往里走,一直走到那两扇大石门前,才转头看向我道:“你再进去一趟,在那洞穴之中,领悟守护灵的力量,我只能给你十天的时间,这十天里,我会定时给你送来饭菜,十天之后,如果你还不能使用守护灵的力量,我就只能丢下你,自己一个人回云南,与苏写意决一死战”

    我顿时愣住了,急忙说道:“三爷,你从来也没教过我怎么领悟守护灵的力量,何况十天这么短,也根本不可能啊”

    三爷面色一正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看你想不想至于三爷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教你怎么使用守护灵的力量,那是因为谁也教不了你十二生肖守护灵,每一个的属性都不相同,比如陌人豪的是独角金牛,和我的双翼天马,就完全是两回事,叶神医的盘角山羊则又是一回事,要想真正的让守护灵承认你,你必须靠自己去征服它”

    一句话说完,三爷忽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楼儿,你知道三爷为什么会这么重视你吗”

    我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觉得三爷对我的重视,甚至超过了花错。

    三爷的目光变的愈加的深邃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是我们三十六门之中,第一个被金鳞真龙认主的人,就连当年徐家先祖徐云天,九亟之术修习至出神入化之境界,也只是降服了它,却不能使它认主,三十六门之中,人才辈出,古往今来,从无一人能让金鳞真龙认主,而现在,它认了你为守护者”

    “在青石镇一战,你更让我见识到了金鳞真龙的威力,也更加让我相信,我们三十六要想摆脱这宿命,只有依靠你。”

    我摇了摇头道:“也不至于,陌爷的独角金牛,你的双翼天马,叶神医的盘角山羊,再加上陌楠的幻影玉兔,也不比南门的少,南门到目前只不过也只有一虎一蛇而已。”

    三爷摇了摇头道:“不止,我原先只是猜测,可苏写意现在既然向我们下了战书,那基本上就已经证实了,猴、鼠、猪三个守护灵,必然也在南门,只是没有显露出来罢了,此次青龙峰下决战,一定会亮出家底来。”

    说到这里,目光之中又露出那种不无担忧的神色来,长叹一口气道:“其实,南门根本不足虑,就算其余的守护灵都在他们那边,苏写意一时也无法灭了我们,我真正担心的,是井里的人,如果这次青龙峰之战,十二生肖齐出的话,他们也该动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