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完美复仇 --为婆娑打赏满3800加更!

    三爷面色更显激动,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好孩子,你得了好你得了好徐家有希望了。我徐关山就死,也有脸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了”言语之中,远比自己得了金乌石,还要高兴。

    我知道三爷希望所在。全都寄托在我身上,当下就一点头道:“三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徐家的名声再度响彻三十六门,重铸徐家威望。”

    谁料三爷却忽然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不不。孩子,徐家并算不了什么。三十六门也算不了什么,和天下苍生比起来。谁都算不了什么,我要你记住,不管以后三爷还能不能在你身边,到了必要的时候。你就算舍弃了性命,也要维护这个世界的安稳,记住了吗”

    我听的一阵迷糊。这个担子有点重,说实话,我有把握重振徐家威望,以我现在的力量,我相信可以和南门任何一人对抗,甚至在三爷、叶神医、陌人豪等一众人的支持下,我也有可能重整三十六门,可天下苍生这个话题,我却有点不大明白。

    不过我也不需要明白,我坚信三爷走的路,是正确的,有三爷这盏明灯引路,我跟着走就是,至于三爷的安危,以后就该由我来接手,打打杀杀这种事,不到万不得己,我都不会再让三爷动手。

    我也知道三爷担心的是什么,南三十六门虽然是个劲敌,要想除了我们也不容易,真正让三爷忧虑的,是那些什么井里的人,我已经下定决心,我才不管他是井里的还是天上的,是井里的,我就将井填上,是天上的,我就折了他们的翅膀,总之,谁挡着我们,我就杀了谁

    刚想到这里,心里忽然一惊,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变化不小,这么重的戾气,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有的,动不动就想杀人的心,之前更没有过,甚至到现在,我就没有杀过一个人,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如此渴望杀戮,甚至,在心中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目光已经盯向了场中的闫斌和王启铭。

    三爷似乎还沉浸在我获得金鳞真龙力量的喜悦之中,看着我不住点头,我整个人的气场一下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像三爷这种老江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自然为我欣喜不已。

    我看向三爷,问道:“三爷,他们怎么会来了这里”

    三爷一听,才将外露的喜悦收敛了回去,缓缓平复了激动的心情,看了王海东一眼道:“海东这孩子也不错,这些年来,一直死咬着闫斌和王启铭不放,闫斌和王启铭本来就是麻三收买的两条狗,手段也有限的很,在南门根本得不到重视,甚至连进青石镇的资格都没有,这几年被王海东缠的不轻。”

    “大概也是被逼急了,两人将念头动到了这里,想从这里看看能不能捞点好处,一路逃窜回了徐家村,偏偏又遇上在附近到处寻找仇家的刘存龙,刘存龙和王海东联手,他们俩更不够看,追到了这里,被我堵住,这才打了起来。”

    “我原本想伸手的,可海东和存龙这两个孩子脾气都犟的很,非要亲手宰了他们,所以我就没出手,看这情况,那两个欺师灭祖的叛徒,撑不了多久了。”

    三爷话刚落音,王海东已经大吼一声:“王启铭,还不乖乖受死,我用你的头颅,去祭拜师父的衣冠冢”随即一拳打出,状如疯虎,那王启铭双手一伸,硬挡住王海东一拳,身形却直接被震的倒退了三四步,实力远不如王海东。

    我转头看了一眼三爷,三爷明白我的意思,点头道:“这孩子有孝心,出去之后,给敬山哥立了个衣冠冢,逢年过节都去祭拜。”

    我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场内,既然王海东此人如此忠孝,不能让他出了差错,我才不管什么规矩,只要我们这边的人一有危险,我立即就出手,大不了留下王启铭和闫斌一口气,给他们割了脑袋就是。

    就在这时,那王启铭忽然嘿嘿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海东哥,你真以为我和闫斌两个杀不了你吗这一路上,你疯了一般纠缠我们,我们念在同门情谊之上,才不对你下手,可如今不行了,你可别怨我。”

    “你可能忘了,我们是一个师父教的,师父教我们的本事,可不是力气,而是蛊虫。师父当年根据我们三人的特征,分别教了我们三个三种蛊虫,闫斌师弟的绝学是吸血丝,你的是黑霸王,我的却是酥骨虫,刚才你一拳打在我的手心,现在你的双手,也该麻木了吧”

    一句话说完,王海东一张黑脸陡然一沉,瓮声说道:“不错,我的一双手,确实有又酥又麻的感觉”

    那王启铭笑道:“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你就会全身麻木,想动也不能动了吧”

    我一听顿时目光一冷,杀心顿起,那王海东却依旧面色不变,一点头道:“我知道,我还知道你的酥骨虫从咬中到发作再到完全麻木,只需要三分钟,可要想等麻木散去,却需要半个小时之久。”

    王启铭嘿嘿笑道:“现在已经过去一分钟了,海东哥,你说你图个啥,师父又不是你亲爹,你至于这么拼命吗不错,今天徐三爷在这里,我们是跑不掉了,不过不管是谁,想要我的命,自己也得付出点代价。”

    王海东一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也准备好了付出代价,幸好,只是麻木半个小时而已,不然我也不敢如此大意。”

    我一听咋回事这王海东的脑子是不是锈了麻木半个小时是什么概念一分钟杀一次,都够杀三十次的了,他还能有几十条命还是咋的

    王启铭也笑道:“海东哥,半个小时,足够我杀了你了,你下去见到了师父,别忘了替我向他老人家问个好。”

    王海东却一摇头道:“不用了,你还是自己去跟师父说的好,因为死的会是你。”

    这句话一出口,那王启铭的面色陡然一变,脱口惊呼道:“你刚才那一拳,用了黑霸王”

    王海东一点头道:“不是那一拳,我知道你和闫斌都比我聪明,心计比我足,手段也耍的好,幸好今天有存龙替我挡住闫斌,我无所顾忌,所以每一拳都用上了黑霸王,在我中了你的酥骨虫同时,你也中了我的黑霸王,你在拖延时间等我全身麻木,我也在拖延时间等你身上的黑霸王发作。”

    说到这里,王海东一张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宽慰的笑容,继续说道:“我的黑霸王,见血就长,发作只要两分钟,而且一发作,你就得死,所以,在你想杀我之前,你已经死了,自己去向师父赔罪去吧不用担心会找不到师父,你的脑袋,我会供在师父的衣冠冢前。”

    那王启铭忽然嘶声大喊道:“王海东,我杀了你”一声吼出,人随音动,举步就向王海东冲出,王海东却面不改色,稳稳的站在哪里,竖起了三根手指。

    “一”

    “二”

    “三”

    三声一过,王启铭正好跨出三步,猛的一下顿住,身体陡然一阵咔咔做响,浑身乱颤,急速抖动不止,口中不断冒出血沫来,肚皮则越撑越大,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肚皮中钻出来一样。

    “蓬”

    血雨纷飞

    王启铭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肚皮直接炸了开来,一只巨大的黑色甲虫,从他的肚子里钻了出来,一转身,就啃咬起王启铭来。

    王启铭兀自未死,浑身都在抽搐不停,喉头不断发出咯咯的声音,显得痛苦之极,随即双腿一伸,再无气息。

    我顿时愣在当场,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鲁莽的王海东,竟然还会这一手,而且这一次施展的简直堪称完美。

    王启铭一死,那巨大的黑色甲虫也一起顿住,随即不在动弹,竟然也死了,想来这玩意的命,是和中蛊者是联系在一起的。

    王海东此时身体已经麻木了,却仍旧挣扎着跪倒在地,瞬间泪流满面,一昂头,对着洞顶嘶声喊道:“师父,海东给你报仇了你老人家可以闭眼了”

    与此同时,刘存龙也怒声嘶吼了起来:“闫斌,到了你偿命的时候了”

    那闫斌当初用吸血丝害了刘赶山,刘存龙对他绝对恨之入骨,出手绝不容情,而且山神鞭长,闫斌根本进不了刘存龙的身,空有蛊术在身,却无法施展,眼见着就被刘存龙逼入了绝境。

    就在这时,那闫斌猛的大吼一声,嘶声道:“刘存龙,老子和你拼了”一声喊出,浑身猛的一阵摇晃,身体表面,瞬间钻出许多吸血丝来,每一根都细如丝线,一钻出皮肤表面,就蠕动不停,随即浑身一震,无数条细线一般的吸血丝,纷纷从闫斌身上弹起,凌空飞扑刘存龙,顿时如同下了一场红雨一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