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牛刀小试

    那些吸血丝一出,刘存龙的面皮就陡然绷紧,双目之中几乎喷出火来。刘赶山当初就是被这东西害了的,如今闫斌一使出来,刘存龙心头怒火,一下全被引出来了。

    我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战局看。生怕刘存龙出事,这吸血丝连王敬山都不解,万一刘存龙中了,也是个大麻烦,我们占着绝对优势。这种傻事我才不会让它发生。

    三爷则走到王海东身边,将王海东扶了起来。直接给提了过来。

    就在这时,那刘存龙手中山神鞭陡然一声炸响。狂喊一声道:“大道朝天,各走一鞭”

    喊声一出,三爷就面色一变,沉声疾呼道:“存龙不要”

    话未落音。刘存龙手中的山神鞭忽然就炸了开来,瞬间分解成无数根杂物,有草根、有各种动物的毛发、有树皮丝、有叶子的筋脉。还有几根动物的筋,呼的一下,如同一阵狂风一般,直接从闫斌的身体半边穿了过去。

    就在山神鞭炸开的瞬间,我也动了起来,我看得出来,刘存龙这招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吸血丝太多,他根本无法躲避,所以干脆就不躲了,而是采取了这种拼命的打法,你想用吸血丝要我的命,我也要你的命。

    我一闪就到了刘存龙身边,手一伸就抓住了刘存龙的肩头,一扬一甩,直接将刘存龙甩飞出去十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来。

    我并没有愧疚,摔一下,总比中吸血丝要好

    随后我又一闪身,从那片劈头盖脸落下来的吸血丝之下,险险躲过,已经回到了三爷身边。

    这两下电花石火,如同兔奔鹰落,动作之快,就连三爷也有点傻眼,愣愣的看了我好几眼,脸上才逐渐现出惊喜的笑容来。

    而那闫斌却忽然愣住了,嘴角动了两下,似乎想要说话,却没有发出一个音来,随即半边身子“蓬”的一下直接炸碎,仅余半边身体,摔倒在地上,直接就没气了。而那把刘赶山留下来的山神鞭,也仅仅就剩下刘存龙手中的一根鞭杆。

    那刘存龙也是硬实,被我一摔,立即翻身爬起,对我感激的一点头,随即冲着那尸婆藏身的山洞方向跪下,连连磕头,悲声喊道:“师父,存龙给你报仇了你老人家安心上路,存龙绝对不会丢了你老人家的脸面。”

    三爷这时将脸一沉,走了过去,语带愠怒道:“你这孩子,怎么这般鲁莽赶山哥的大道朝天,各走一鞭鞭法,是可以轻易施展的吗那把山神鞭,凝聚了赶山哥半辈子的心血,也是个念想,怎么可以用在那等宵小身上,赶山哥不在了,我身为三十六门北门领袖,也是你的师叔,罚你给赶山哥守孝三年,三年之内,不许涉足三十六门之事,你可服气”

    刘存龙大仇得报,心愿已了,一点头道:“服气存龙听从三爷的,这就回去,替师父守孝。”

    三爷一点头,转头对王海东道:“海东啊你这几年,到处追杀王启铭和闫斌两人,也没给敬山哥守孝,你就和存龙一样,留在陈王屯,给敬山哥守孝吧”

    王海东也点头道:“好海东也听三爷的”

    三爷这才缓了点脸色下来,对刘存龙道:“我有事要先离开这里,海东中了酥骨虫,存龙你留下看护一下,等酥骨虫效用过去之后,你们再离开。”

    两人一头应了,我冲两人分别点头,随三爷而走,一直顺着通道前行,快到通道口的时候,三爷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自从出生,几乎一直都跟在三爷身边混,太了解三爷的为人了,当下就笑道:“三爷,他们俩都满重孝道的,三年守孝期间,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三年之后,三十六门已经整顿完了,你就放心好了,敬山爷和赶山爷的活计,不会失传的。”

    三爷点了点头道:“这两个孩子性格刚烈,又都有点一根筋,现在三十六门之中,风起云涌,各种阴谋诡计都在上演,我不这样做,只怕他们两个保不住,敬山哥和赶山哥就这两个传人,我既然答应了两位哥哥,就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他们,这样是最妥善的了。”

    “只是我没想到,存龙那孩子这般莽撞,竟然为了杀一个闫斌,将赶山哥的山神鞭给毁了,这让我十分痛心,凭刘存龙的资质,只怕再也整不出那么厉害的山神鞭了。”

    我点了点头,三爷就是这样的人,吐口唾沫都能砸个坑出来,他答应过的事,自然会办好。

    这时我们已经到了通道口,我刚准备就山神鞭的事安慰一下三爷,通道口忽然闪出一道青色人影,闷声不吭就是一掌,一掌就打在三爷的胸前,直接将三爷打的倒飞而起,笔直的向我撞来。

    我顿时大惊,一把接住三爷,身形急速后退十数步,将三爷放下,疾声问道:“三爷,你怎么样”

    三爷面色煞白,嘴角隐有血迹,哑声道:“我没事,只是一时感伤山神鞭不在了,失了察觉,被这厮偷袭得手而已,我身上有双翼天马护身,死不了。”

    这时那人才嘿嘿阴笑道:“徐关山,为了这一掌,我可等了好久了,从你带着这孩子一出山,我就一直悄悄跟着你们,就是为了等你掉以轻心的这一刻,之前你杀了我一个徒弟,前几天你又杀我一个徒弟,这笔账,今天咱们也该算算清楚了。”

    这声音一起,我心头怒火顿时腾的一下就起来,这是阴山老祖,这厮和三爷有仇,又最擅长偷袭,之前在十里山道,就曾偷袭过三爷,如今又是用这等卑鄙的手法伤了三爷,而且,谭老西也是死在他手上的,今天我得弄死他

    心中杀念一起,我就沉声道:“三爷,我先出去,安全了你再出来。”

    三爷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也好,以你的力量,赢他没有问题,你趁机可以增加一点对战经验,至于他的生死,你看着办吧”

    我一点头,身形一纵就蹿了出去,我明白三爷的意思,阴山老祖是我娘的师父,不过一码归一码,在我这里行不通,他三番两次偷袭三爷,绝对留不得,三爷让我看着办,其实也就是放话了,如果不想要他的命,三爷会直接让我留他一条命。

    我刚到洞口,就觉得两股劲风迎面打到,前面一道风声呼呼,虽然听起来很是强劲,却瞒不过我,那只是假象而已,真正的杀着,是后面一道尖锐的风声,如同是尖细的钢针刺空的声音,才是足以致命的。

    我想都不想,直接一闪身就从侧面蹿了过去,一转身,就看见阴山老祖双手握拳,一只就是空拳,一只拳头指缝之中,却夹着一根长约十来公分的乌黑骨针,磨的十分尖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我一躲过他的攻击,那阴山老祖就咦了一声,随即阴笑道:“你这小子倒是滑溜的很,不过没用的,没了徐老三给你做靠山,你怎么可能逃得出我的手......”

    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忽然看见了我一身的金色纹身,顿时一愣,目光一冷,脸上显露出惊疑之色。

    我就趁他这一愣之际,已经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的冲了过去,身形一闪就到了他的面前,一伸手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脸上,顿时血花绽放,整个人被我一拳打的倒飞而出,撞塌了一面墙壁,烟尘四起。

    其实阴山老祖的身手,不可能比我差这么多,只是他早就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他猛地一下看见我身上的金色纹身,脑回路也短路了一下,才给了我这个可趁之机。

    但是,机会一来了,我可不会再放过。

    我立即蹿进了烟尘之中,在蹿进去的那一瞬间,我已经闭上了眼睛,耳朵将烟尘中的动静尽收,一下就听见了阴山老祖的咳嗽声,毫不迟疑的闪身过去,一把抓住,又是一拳,直接将他从烟尘之中打飞了出去。

    同时自己疾闪而出,一眼看清了阴山老祖的位置,双腿一蹬地,直冲而上,手上双指伸出,九亟之术已经运起,手指上蓝光闪动,直点正从半空中落下来的阴山老祖。

    那阴山老祖毕竟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虽然连续受到重击,却仍旧能迅速的调整过来,一见我从下而上的迎向了他,顿时怒嘶一声,单拳一伸,拳缝之中夹着那根骨刺,直接向我冲了下来。

    就在这时,三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楼儿小心,他手上拿的是乌骨之刺,徐家的九亟之术的克星,千万不要被他刺中。”

    可我和阴山老祖一个从上而下,一个从下而上,都快到了极点,虽然我听见了三爷的示警,可已经来不及变招了,只好一咬牙,硬冲了上去,两人迅速的撞到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