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凶残暴戾

    巨响之声未散,我已经翻身落在地面,脸上起一丝以前经常在三爷脸上看到的阴狠来。我跟着三爷混的时间太长,许多习惯,包括表情,都有点像三爷的年轻版。

    我知道。这一下,绝对够阴山老祖受的,他阴了别人一辈子,我也阴了他一把。

    就在三爷出声示警的时候,我们俩个已经即将撞上了。我根本来不及换招,灵机一动。决定阴这个阴山老祖一把,猛的在空中一侧身。先让他的力道使个空,伸出另一只手来,在两人相撞的一瞬间,一把就抓住了阴山老祖的手腕。将他手中的乌骨之刺往旁边一推,九亟之术适时而出,一下就点在他的胸前。随即才用脑袋撞了一下他的脸。

    这一下,实际上我融合了好几个人的招式。

    空中侧身,是看苏振铭使用过一次,抓住阴山老祖手腕的方法,是看当天陌人豪在苏家大院里抓人抛摔的手法,借力推过去,趁机使用九亟之术,则是三爷使用九亟之术时常用的,最后用脑袋撞了阴山老祖的那一下,则是学拼命四郎的。

    阴山老祖一落地,已经一脸是血,狼狈不堪,手一捂胸前,根本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要逃走。

    可我早就料到他会逃走,这家伙一贯如此,打不过就逃,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他一落到地面,我已经疾闪而至,他刚一转身,我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单臂一使力,就将他提了起来,随手一摔,直接摔在地上,一脚踢在他的手腕之上,顿时咔的一声脆响,手腕肯定断了,那乌骨之刺掉在地上,被我一脚踢飞,随即落下,踩在他的胸膛之上。

    那阴山老祖一开始就过于托大,结果连吃我几记重击,已经身负重伤,哪里还敢反抗,急忙哀声说道:“别别杀我我可是你娘的师父,怎么说我对你娘也有教导之恩,你杀了我,你娘会伤心的,看在你娘的面子上,你放我一马吧”

    我心头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快意来,觉得将别人践踏在脚下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酐畅淋漓,同时心头那股杀意,也愈加的强盛,毫不犹豫的抬起一脚,就将阴山老祖踢飞了出去。

    这一脚,我力道控制的很好,只会踢断他两根肋骨,却不会要了他的命,不知道怎么的,我并不想立即杀了他,而是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想将他戏耍摧残一番,再要他的命。

    这种念头,有点残忍,放在之前,我断然不会这么做,杀人不过头点地,直接杀了就行了,如此折磨人,实在不是英雄好汉所为,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我,竟然因为这种念头,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兴奋来。

    阴山老祖一声惨叫,身体像个破沙包一样飞了出去,直接撞穿了麻三家的墙壁,飞了出去。

    我一闪身也跟了出去,阴山老祖已经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我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抓起他的头发,往上一提,冷声道:“你在十里山道偷袭三爷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三爷一马你杀西爷的时候,可想过放西爷一马刚才你再一次偷袭三爷的时候,可想过放过我们一马”

    “现在才想起我娘来,晚了不管我娘会不会伤心,我都不会放过你,不但不会放过你,你想死的痛快点,可能都办不到。”

    两句话说完,我已经一伸手就抓住了阴山老祖的那条完好的胳膊,单手一用力,咔嚓一声,直接给扭断了,随即一脚踩在他的膝盖上。

    阴山老祖顿时又是接连两声惨叫,四肢只剩下一条是完好的了,满脸满身都是血迹,看着我如同见了鬼魅一般,双目之中满是恐惧,一边用仅剩的那一条腿拼命往后挪动,一边嘶声喊道:“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看着阴山老祖那个凄惨模样,心中那种近乎暴戾的快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却仍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跨上一步,一脚将他最后一条腿也踩断了,才狞笑着说道:“跑啊再跑给我看看”

    那阴山老祖一见我如此待他,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反而萌生了死志,破口大骂道:“小崽子,老子做鬼也不会放你这次失手落在你的手里,南三十六门的人会为我报仇的,青龙峰下一战,我今天的血债,你们会以十倍的代价还回来。”

    我冷笑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用一种残酷的几乎不像我自己的声音道:“我不在乎,明天的事,谁管得了,现在我能杀了你,就行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再度向阴山老祖走了过去,一边还用冰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琢磨着哪里还能下手。

    就在这时,三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楼儿,住手”

    我听的一愣,心头陡生一阵异常的狂躁,就像被人在五脏六腑上狠狠的抓了一把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但我理智尚在,所以三爷声音一起,我立即停住了脚步,没有再伤害阴山老祖,只是目光却仍旧冰冷的盯着他,就像一头饿狼,在盯着一块肥肉。

    三爷手捂胸口,从麻三家那已经残破不堪的房子中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脸上忽然闪现出一出浓浓的忧虑来,沉声说道:“楼儿,你不觉得,你太过凶残暴戾了吗江湖争斗,死伤难免,再大的仇怨,一招杀了就是,可折磨人却不是好汉所为。”

    我心头一震,刚才其实我也有想到这一点,可不知道怎么的,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股杀气,如今三爷一点出来,我顿时心中一阵阵的惊悚。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接受了金鳞真龙的两股力量之后,我整个人好像就充满了这种凶残暴戾的气息,没看见一个仇人,都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才能解去心头怒火,就连刚才三爷出声阻止我,都让我莫名的烦躁,这绝对不对劲

    我没有想到,金鳞真龙的这两股力量会让我产生这么大的改变,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凶残,这样下去,就算我尽得金鳞真龙十二分力量,无敌与天下,只怕也会被天收了。

    这一想明白了,顿时一头的冷汗,浑身都汗津津的,急忙对三爷道:“三爷,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三爷一点头道:“我看出来了,金鳞真龙这几千年来,从未被人类驯服过,是十二生肖之中,野性最重的一个,当年的年熙,也是反遭它所控,最后变成了一个怪物,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心头的那种凶残暴戾之气,不然长久下去,你将会成为天下公敌,就连三爷,也不得不出手除了你。”

    三爷说完之后,随手一指阴山老祖道:“别让他再遭罪了”

    我一点头,大步向阴山老祖走了过去,我从来没有杀过人,但并不代表我就不会杀人,何况,杀了阴山老祖,我还是很愿意的。

    这次阴山老祖没有再骂,只是脸上露出一丝绝望的神色,叹息了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我到了近前,双手一抓一拧,直接将他的脖子拧断,随手提到墙根之下,一拳打塌一堵墙,算是将他埋了。

    说实话,虽然刚才三爷这么一提醒,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不大对劲了,可就在拧断阴山老祖脖子的那一瞬间,我心中还是充满了兴奋,我甚至都怀疑,自己的骨子里也许就有着这种暴力因素。

    等我处理了阴山老祖的尸体,三爷才让我去寻了件衣服穿了,随后吹响了口哨,那朱达昌又出现在附近,看起来这几个人还真听三爷的话,始终藏在徐家村内。

    三爷交代了他几句,大意是这边的事情已经彻底完结了,让他带着兄弟们离开徐家村,以后都不要再回来了,从此也不要再掺和三十六门的事了。

    那朱达昌对三爷极为忠心,死活不肯,非要带人重建徐家村,等三爷回来,三爷无奈,也只好答应了,随即让他离开,却始终没有说出云南青龙峰约战之事。

    我知道三爷是不想让他的这些老兄弟去送命,倒也赞同三爷的做法,云南青龙峰之战,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像朱达昌这样的,去了几乎是必死。

    三爷将事情处理完,让我扶了他,说道:“走吧我原本以为你十天都不一定能降服金鳞真龙的,现在看来,远比我想像的要快的多,但你也留下了隐患,好在时间尚多,我们一路走回云南,一边走,一边顺便找些凶煞之物给你练手,你实战经验还是欠缺。”

    说到这里,三爷又没有一拧道:“不过,这不是大问题,你目前最需要的,是如何将你心中那股凶残暴戾的气息给化解了,实在不行的话,还得回去找叶神医帮忙,所以我们只能用十日在路上给你试炼,你必须在这十日之内,尽快掌握对敌技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