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山洼神棍

    三爷这么一说,我立即点了点头,虽然跟着三爷这么久。看了不少次生死相拼,可我自己真正动手的,只有这一次杀阴山老祖才能算数,就连上一次在苏家大院出手击退南三十六门众人。那都不能算是我自己的能耐,只不过是金鳞真龙护了我一次罢了。

    看人动手,和自己动手,这里面的差距可大了去了看人杀人。和自己杀人,那感觉更是完全的不同

    当下先将三爷的伤包扎了一下。三爷被阴山老祖一掌打的不轻,胸前青乌一片。一个手掌印清晰可见,只怕短时间三爷都不能和人动手。好在现在有了我,凡事也不需要三爷出手就是。

    我先在村上找了件衣服。不然这天虽然不冷了,可光着膀子,道:“别急,看戏看全套,做事不要急躁,看清楚了再出手。”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愣,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下去揍那神棍一顿不就得了,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将人家领到地点,故意装作为难,说什么这事难办了,魂魄被拘了,要伤害他自己的道行才能弄出来,这些骗钱的把戏,南北通用,很多神棍卜童,都是这么玩的。

    可三爷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动,反正有我们爷俩盯着,那神棍也讨不好去,当下也就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事情发展。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神棍将一家老小领到山洼子里之后,拿着罗盘装模作样的走了几步,手中桃木剑比划了几下,忽然喊道:“山下李大壮,为人憨厚,上孝双亲,下护幼儿,前日进山捡点柴火断枝,也未触犯与你,你何苦与他为难,拘了他的魂魄不肯放行”

    一句话说完,装模作样的侧耳细听,大约讲两三句话的时间,顿时一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就有点难办了”

    我都看乐了,这戏码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简直拙劣至极,也就是利用了人家焦急的心情,骗骗小钱罢了,说白了,这些家伙应该算是我们千门的,只是想来他们也不知道三十六门的存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一行的祖宗是谁就是了。

    刚想到这里,谁知道那神棍竟然一回头,面露难色道:“老乡,不是我不想出力,这事我还真处理不好,做我们这行的,也得讲个以理服人,要是对方无理取闹,无辜伤害百姓,我倒是好出手,可这件事吧提起来根本就不怨人家大仙,是你家大壮先挑的事。”

    “现在人家提出个要求,其实在我听来,还算合理,可我知道你们思想比较保守,说出来你们也接受不了,所以我还是不说了,你们另请高人吧”

    我一听顿时冷笑一声,以退为进,仍旧是老把戏,没有丝毫新意,这要给我,耳巴子都送到脸上去了。

    可那老头老太看不破啊他这一要撂挑子,那老头老太顿时不干了,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袖子,连声哀求,最后那老头子主动提起来加钱了。

    这一提加钱,那神棍也就不装了,目光在那小妇人身上一扫,却忽然说道:“不是加钱的事,我明跟你们说了吧,这山里住着的是两只狐狸精,一公一母,就在前天,公的出去找吃的了,母的没事,就躺在树下睡觉,正巧给大壮看见了。”

    “你们家大壮也是该,上山捡点柴火就捡柴火呗,手又欠,看见那母狐狸精了,就悄悄潜到它身边,随手一棍子,一下子正好打在母狐狸精的脑袋上,直接给敲死了。”

    “这是杀妻之恨啊人家公狐狸精回来,能饶了大壮,就做法取了大壮的魂魄去,所以大壮一回去,就往床上一躺,再也不起来了,人没了魂魄,虽然阳寿未尽,却也就比死人多口气,哪里还起得来。”

    他这一说,顿时将那一家子急坏了,就差点跪下了,一个个眼泪啪嗒的,求那神棍出手救大壮。

    那神棍的眼睛,又瞟了一眼那个小妇人,啪嗒一下嘴道:“也不是没法救,只是这个办法,实在羞于启齿。”

    我在上面看的清清楚楚,这家伙的眼珠子连扫了那小妇人两次,我早就知道这家伙是在打那小妇人的主意,顿时心头怒火蹭的一下就起来了,一门有一门的规矩,这家伙虽然不是千门的人,干的却是千门的事,谋财可以,最多一顿责骂也就算了,这毁人清白的事,可就坏了规矩了。

    果然,他这么一说,那一家人又马上哀求了起来,那神棍装出百般不乐意的样子道:“人家大仙说了,看上了你家媳妇儿,要你家用媳妇儿去还债。”

    那家人一愣,老头子急忙问道:“这怎么个还法难道要将秀英的魂魄给勾去这可不成,娃娃还小呢我老汉这条命给他就是。”

    那神棍一撇嘴道:“人家要你一个老头子有什么用,再说了,人家也不是要你家媳妇的命,只是要你家媳妇儿,陪他睡一觉罢了。”

    这话一出,那小妇人的面顿时红了起来,老头老太也傻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久那小妇人才一咬牙说道:“为了能救大壮回来,我豁出去了,道长,你说咋办吧我怎么陪那个大仙”

    那神棍一听,顿时两眼直冒色光,马上说道:“其实,大仙也考虑到了它毕竟是兽类,所以决定上我的身,借我的身体和你行一次**之事,事后保你家男人周全,不但如此,大仙以后还会多多照顾与你们家。”

    我一听肺都气炸了,顿时又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正准备冲下山去,三爷却又一伸手,直接将我抓了回来,继续对我摇了摇头道:“你急什么好戏还没开场呢”

    我顿时一愣,急忙说道:“三爷,这咱再不管,人家妇人的名节就毁了,咱不能就眼睁睁的看着啊”

    三爷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十分阴冷的笑容来,说道:“看清楚再说话,有些事,不单单要用眼,还得用心去看。”

    我也不知道三爷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三爷不让管,我也不好就这么闯下去,只好就这么气鼓鼓的站着,心里早恨不得将那个神棍捏死百十遍了。

    山洼子里,那小妇人已经将娃娃交给了旁边的小姑子,那神棍一脸贼笑的拉着那小妇人的手,往旁边隐秘处钻去,片刻就看不见人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三爷同意不同意,一腾身就向山下冲去,一边往山下疾冲,一边喊道:“你们不要上当了,那个道士是个假的,就是个骗子。”

    声音刚起,就听三爷一声叹息已经从身后传了过来:“你这孩子,空有一身好手段,却怎么不知道带眼呢这一身骚是惹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