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麻三之谜

关灯
护眼
    我手指一点上那老狐狸的脑门,那老狐狸顿时呆住了,估计它怎么也没想到。以它一家四口之众,会被我一瞬间就击溃,一死两伤一被制,而且都是发生在一瞬之间。使这家伙又点发懵。

    三爷这时却摇了摇头道:“楼儿,以你之能,应该还能周旋一会。出手的有点早了,你须切记。熟能生巧,现在的你,打倒对方并不是目的,而是借每一次战斗的机会。将自己的手段磨练的越来越熟悉,尽快的丰富自己的作战经验。”

    “不过,你这次赢的确实算漂亮的。三爷如果拼起来。或许也能尽歼它们,可绝对无法赢的像你这般轻松。现在的你,已经比三爷强出一筹了。”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胡老大,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这侄子戾气非常之重,比我年轻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出手伤命,在他看来,如同家常便饭,何况年纪又轻,也控制不好力道,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说出幕后之人来,不然他手一抖,后果你应该清楚。”

    那老狐狸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一张脸阴晴不定,目光乱转,似在思索应对之法,我只是冷冷的盯着它,只要它敢动丝毫坏心,我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杀了它。

    也许是我那股浓烈的杀意,使老狐狸意识到我对它杀意甚浓,一咬牙就说道:“徐关山,我说出来,你可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三爷一点头道:“这个自然,我也不怕你们寻仇,只要你说出幕后之人来,我就放了你们。”

    那老狐狸又一咬牙,沉声道:“是麻三,是麻三昨夜前来通知我们,说你们爷俩今日会到这里,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动手,这一点你比我清楚吧”

    这个名字一出,我顿时一愣,又是麻三这家伙简直就阴魂不散,处处跟我们作对,如果让我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三爷又一点头道:“你们动手的原因我倒是清楚,只是我有几点不明白,你是怎么认识麻三的麻三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爷俩今天会到这里的而且,据我所知,麻三一共有三个,你说的麻三,又是哪一个”

    那老狐狸说道:“我也知道有三个麻三,也是他告诉我的,还告诉了我三个麻三之中的其余两个分别是谁,一个是萧朝海的手下,一个是井里的人,这两个麻三互相抗衡,所以你们南北三十六门的局势一直很微妙,我所说的,自然是第三个麻三,至于我怎么认识他的,你倒不如去问他,是他主动来找我的。”

    “知道你们的行程很简单,只要一张地图,加上你们爷俩这几天所走的路线一比较,就能猜个差不多,不过那麻三告诉我这一切之后,就匆匆的走了,我估计就算你们不到我这里来,去了别的山头,也一样会遇到袭击,毕竟,三合灵胎是我们梦寐以求的。”

    三爷一点头,说道:“我明白了,那就是一开始出现的那个麻三,你就没看出点什么来”

    老狐狸这么一说,我也清楚了,怪不得在云南之时,始终没有见到那个麻三,只是不知道这最后一个麻三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

    那老狐狸的脸上,顿时显露出一丝犹豫来,我立即将手指上的力道加强了一分,九亟直刺那老狐狸脑门,那老狐狸急忙说道:“我说我说就是,如果我没看错,这个麻三和你们的关系匪浅,虽然他戴了面具,又刻意改变了声音,可他对你们爷俩十分了解,甚至你们的一些小习惯都知道。”

    “比如刚才徐三爷忽然对我出手,却被我防住了,就是因为那麻三曾告诉我,三爷在出手之前,一般都是两种表现,一种就是微笑,一种就是阴狠,但不管是哪一种表情,瞳孔都会忽然扩大,只要看见三爷瞳孔扩大,那就是要出手了。”

    我一听顿时一愣,说实话,微笑和阴狠倒是真的,三爷每回出手,差不多都这样,可瞳孔会忽然扩大这个习惯我都不知道,那麻三是怎么知道的

    三爷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愕然的表情来,随即双眉就拧了起来,又问道:“他还说过些什么”

    我心中好奇之心已经大起,也手指一抵道:“快说”

    老狐狸看了我一眼,说道:“他说你的身上,有金鳞真龙守护,会有金色纹身,我们可以先抓了你去要挟三爷,还说你并没有什么本事,全靠金鳞真龙维护,只要不伤及你的性命,金鳞真龙察觉不到你身处危险之中,就不会出动伤人,如今看来,这话信不得。”

    “另外,他还让我们不用畏惧徐家,说十来天后,徐家一脉就会彻底消失,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有一个终结。其余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你们放了我吧我发誓,再也不和你们徐家作对了”

    它这话一出,三爷就叹息了一声道:“它也就知道这么点了,送它上路吧”

    那老狐狸一愣,顿时大喊道:“徐关山,你说过不杀我的。”

    三爷看了它一眼,面色忽然变的冰冷,冷声说道:“我骗你的行不行如果楼儿没有杀死你老伴,我或许会放了你,我们结怨不深,你或许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可如今仇已经结下了,我可不愿意留下祸根。”

    三爷一句话落音,我手指上的九亟已经打了出去,又是咔的一声雷响,直接洞穿了那老狐狸的脑袋,同时一闪身就到了兀自倒在地上痛苦的小妇人和小姑子身边,连出两指,送它们一家团聚去了。

    四个狐狸一死,我就问道:“三爷,你能想到,这个麻三会是谁吗既然他对你这么了解,想必也是对你十分熟悉的人,你觉得谁的可能性最大”

    三爷摇了摇头道:“想不出来,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这个麻三是谁,我担心的是他想干什么他既然连我想杀人时瞳孔会变大都知道,就不会算不到这四个狐狸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之所以告诉老狐狸另外两个麻三是谁,实际上就是要借老狐狸的口来告诉我。”

    我有点没明白过来三爷是啥意思,当下就问道:“告诉你什么”

    三爷的眉头又拧了起来,说道:“他是在向我暗示,是他一直在平衡两个麻三间的势力,如果苏振铭真的是井里的人,凭翔子是不可能对抗到现在的,应该是他在暗中帮助翔子,可他却又一直是对我们出手最狠辣的一个,这让我十分想不通。”

    “而且,他所说的十几天之后,我们就会彻底被消失,分明也是在提示我,十几天后的青龙峰之战,局面将会对我们十分不利,他并不想我们的势力被歼,这让我更加糊涂了,想不透这个麻三的用意。”

    三爷都想不通的事情,我当然更想不通,当下也不再去想,随口说道:“三爷,我们还是走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是,这井里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三爷你也该告诉我了。”

    三爷点了点头,一边行走,一边说道:“井里的人,是他们对外面的自称,究竟是什么来头,我也不能确定,但他们对我们三十六门的绝学,都十分的熟悉,包括我们徐家的九亟,虽然不会使用,却知道怎么才能将九亟的伤害减少到最小,我一直都怀疑,这些井里的人,就是我们三十六门的人。”

    “在我们三十六门迁至云南青石镇之前,井里的人从未出现过,但从三十六门定居青石镇之后,井里的人就忽然出现了,只要南北三十六门之中,出现超过十个生肖守护灵,井里的人就会出现,加以破坏。”

    “井里的人第一次出现,就是甲午战争时期,当时列强蠢蠢欲动,意欲瓜分中国,三十六门之中有血性的男儿,全都想出山抗敌,十二生肖,集齐了十个,可这时井里的人却忽然出现,一共十八人,一举击溃了青石镇,将几个带头的重伤,并且明言不许三十六门的人出山。”

    “当时海猴子一脉趁夜逃离,投入北洋水师,最后海猴子一脉几乎死绝,从那之后,三十六门中人,就一直在积极的追查这井里的人究竟是谁。可怕的是,凭三十六门的能力,竟然查不出一点线索。”

    “几十年后,日本侵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十二生肖出现十一,准备出山之时,再度遭到了井里的人打压,三十六门所有门主,几乎全部重伤,短刀一门门主幸免遇难,率众出山,以小刀会之名,暗中行刺汉奸走狗,最后却也莫名遭受重创,短刀一门,仅余张家一脉。”

    说到这里时,三爷忽然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天,不无忧虑的说道:“从那之后,十二生肖销声匿迹,而井里的人也再度消失,一晃眼就是七八十年过去了,如今十二生肖频繁出现,井里的人却又随之出现,我又怎么能不担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