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毁规破矩

    听三爷说完,我顿时火气就上来了,眼睛一瞪道:“三爷。我说句不该说的,甲午战争、日军侵华,那是整个中国人的耻辱,难道就因为那些什么狗屁井里的人拦了一下。其他人就这么乖乖听话了要真是如此,我们三十六门也太没骨气了点。”

    三爷一摇头道:“当然不是这样,三十六门之中。有多少血性汉子,井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全部拦住。海猴子一脉、短刀一门,还不是拼了命也要出山,特别在最近百十年来,三十六门是死伤最重的百十年。每一次大事件之中,都能看见三十六门中人的身影。”

    “不过,这也正是南北两派分歧所在。南三十六门之中。由于久不出深山,不大知晓民间疾苦。所以主张继续传承的多,而我们北三十六门,则多是流落在外的旁支,融于全国各地,哪里受得了这鸟气,所以纷纷出动,随着北门的人员死伤日益增加,北三十六门对南三十六也愈加不满。”

    “只是当时这种不满,都被转移到了日军身上,所以并没有挑起什么震荡来,等到抗战胜利,北三十六门由于死伤惨重,所剩无几,几乎就算销声匿迹,而南三十六门则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存,这样一来,南北实力悬殊极大,北门也不得不选择臣服。”

    说到这里,三爷苦笑了一下道:“北门得以喘息,但一直并未能回复元气,直到建国之后,国家逐渐富强,民众安定,我们三山一海几人这一批成长了起来,出山之后,北门才算逐渐又强盛了起来,但论真正的实力,却仍旧差出南三十六门许多,从你三爷这个北门领袖身上,你就应该看出,手下可用之人,不过数人,还算不上高手。”

    “反观南三十六门,人才济济,好手辈出,老中青三代,高手众多,真正硬拼起来,我们仍旧是输多赢少,所以我才不得不委屈求全,听从了南门号令多年。”

    “但这也正是我担心所在,当年南三十六门的好手,比现在更甚,却仍旧被井里的人所碾压,如今我们南北交恶,大战在际,我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井里的人趁机而出,在我们南北两派两败俱伤之时出手,我们将会更无还手之力。”

    我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问道:“三爷,你说那些井里的人一共出来两次,两次都是十二生肖守护灵即将聚齐的时候,是不是”

    三爷一点头道:“是”

    我继续说道:“三爷,那咱们能不能将这种现象,理解成他们惧怕十二生肖聚齐呢如果十二生肖聚齐,会造成什么现象”

    三爷长叹一声道:“三十六门的人,也想知道这个答案,可这千百年来,十二生肖从来没有聚齐过,最多也就是出现十一个,金鳞真龙从未出现过,所以,这次你驯服了金鳞真龙,才让三爷看到了一丝希望。”

    一句话说完,随即带头疾走,再也不和我交谈,我知道三爷心事重重,也不再多问,只是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自己的小算盘来。不知道怎么的,我隐约觉得,这些井里的人,看起来好像是针对十二生肖,可真正想干涉的,却应该是十二块金乌石,而我现在身怀两块金乌石的合成体,我相信这些井里的人,一定会找上我。

    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付对付南门的高手,或许有点胜算,可要对付井里的人,不一定就能赢,我死了没关系,可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却不能就此失传,所以,我得多做一手准备才行。

    三爷这次没有再领我翻山越岭,而是搭了辆车,一路辗转,回到老林口,我一下车就浑身舒坦,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一众人等,不由的有点激动起来。

    三爷却始终保持着那副淡定的模样,爷俩从老林口下车,一路入山,直上青龙峰。

    一到青龙峰,大家早就接到线报等着我们了,见面自然一番亲热,三爷和几个老杠子一起商议事情去了,丢下我们一众年轻人,估计是我们走后,大家也都知道了三爷带我离开的意图,所以几个小兄弟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了起来。

    我自然没有保留,将事情前后全都说了出来,兄弟几个听的一头劲,一直听到我力赢四狐,个个羡慕不已,随后强行将我上衣扒了,观看起我身上的金色纹身来,就连一向不与我们瞎闹的江长歌,都凑了过来,仔细观看,啧啧称赞,那拼命四郎最是有趣,竟然生出一个念头,要去纹一个纹身,大家问及他想纹什么图案,他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说要纹就纹陶莉莉那样的美人儿,被陶莉莉追着好一顿打。

    我算是看出来了,我和陌楠是跑不掉了,花错和颜千凌一对也是铁定了,九人组之中,那钟炎是个御姐控,整天懒洋洋的,只有听见蓝若影的声音,眼睛里才会不自觉的流露出光彩来,王炎林则喜欢陶莉莉,江长歌虽然不和我们玩,却偶尔会和白小娜说上一会话,偏偏三个女的谁都不允口,倒也有意思。

    闲聊过后,我就抽个空子将陌楠约到了僻静之处,两人正是情浓意酣之时,又分开数天,自然难抑相思之情,待到无人之处,我一把就将陌楠抱在了怀中。

    陌楠顿时粉面含羞,却也没有推却,任由我抱着她,将脑袋靠在我宽阔的胸膛之上,伸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金色纹身,忽然娇笑道:“镜楼,我身上也有一个,不过比起你这个来,小了许多,只有巴掌大小。”

    我早就知道陌楠也是十二生肖守护之一,只是一时意乱情迷,只知道将陌楠紧紧搂在怀中,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身体之内,却忘了这茬,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好奇心大起,急忙说道:“能不能给我看看”

    陌楠更不胜娇羞,连连摇头道:“不行,等到我们结婚之后,你自然会看到的,现在却不能给你看。”

    话刚落音,花错和小狗子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我也要看,我也要看”随即大家的哄笑声四起,却是大家发现了我和陌楠约会,偷偷跟了过来。

    这一下直将陌楠羞的粉面通红,从我怀中一下挣开,跳了开去,掉头就跑,几人又是一种哄笑。

    我也有点尴尬,正好想起自己的计划来,干咳一声,说道:“你们几个,没大没小,我不与你们计较,不过你们来的正好,我最近学了一门手段,十分厉害,你们有谁想学的不过这招数比较刚猛威烈,只适合男孩子学,女孩子却不适宜。”

    话一出口,蓝若影就笑道:“想要贿赂我们,光凭手段可不行,何况我们女孩子还学不了,要知道,我们给你在陌楠面前吹吹风,比你收买这些家伙强多了。你们先玩吧我们去找陌楠去。”说完带着几个女孩子,一阵风般的刮走了。

    江长歌本来就没来,蓝若影一走,钟炎的魂儿也就丢了,根本心不在焉,借口说自己练的是飞刀,不想学别的,直接也遁了,小狗子竟然也不肯学,说他王家修的就是百兽之术,倒是那拼命四郎兴趣极大。

    可我一施展出九亟来,刚亮出两个手指头,那拼命四郎就一咧嘴道:“这不是徐家的九亟吗别扯淡了,你们自家兄弟练吧我们学了,三爷不将我们宰了才怪。”说完就将小狗子也带走了,就留下我和花错。

    花错也正色道:“镜楼哥,爹说过,这九亟之术,只传徐家子孙,不能外传,你这样做,等于犯了徐家的规矩,下次不要再乱传授给人了。”

    我一摇头道:“什么规矩你虽然姓花,骨子里流的不是徐家的血脉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多一个人学会九亟,就多一分战斗力,大不了你不往外传就是了。”

    “再说了,规矩是我们徐家人订的,自然也可以由我们徐家人来破,这规矩若是对的,我们遵守也就罢了,若是不对的,我们又何必要遵守何况,苏家对九亟虎视眈眈,南三十六门高手如云,井里的人神秘莫测,我也不能保证我就一定能活下去,如果我死了,那九亟是不是就要失传了你虽然是姓花,却也得担着徐家的担子,学会了九亟,也等于多一重保险。”

    花错还要再说话,我一摆手道:“规矩是我破的,到时候三爷要是责罚起来,我承担就是,你就推说什么都不知道,就说我教你的时候,只告诉你这是二指禅,听懂了吗”

    话刚落音,叶神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对头我早就说过,门户偏见,害人不浅,楼儿年纪虽小,却比你想的开,三儿,我说的怎么样这孩子比你看的开。”

    随即叶神医和三爷两人就缓缓走了出来,叶神医一脸笑容,三爷却眉头紧锁,到了我面前,沉声道:“楼儿,你可知道,在我们徐家,毁规破矩要付出什么代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