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深井行动

    我顿时一愣,三爷交代过,一听到这两个字。我就得装受伤或者装死,可我这刚上来,难道连打两下都不需要万一我假装挡不住,对方在趁机真将我杀了又咋办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沉声说道:“楼儿,不用多想,记住三爷教你的就行了。”

    三爷这么一说。我只好将牙一咬。假装伸手去挡,却又慢了一步的模样。正好被那身穿描金黑袍的汉子一拳打中胸膛,顿时觉得身体一轻,立即倒飞而起,胸前却根本没有疼痛之感,一下摔倒在地上。借一摔之力。头一歪就装死了起来。

    我这边一装死。三爷和花错马上就怒吼着冲了出去,花错一冲出去。也就飞了回来,躺在离我不远处装死,三爷倒是撑了一会,场内传来啪啪的电芒声,显然还用上了九亟,我偷偷的睁开一条缝隙,看了下场内,三爷和一个黑袍人打的满激烈,双翼天马都亮出来了,另外一个击飞花错的黑袍人则背手站着,没有出手的意思。

    终于,三爷和那黑袍人互相打了一拳,一起倒飞倒地,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接下来大家的遭遇都差不多,或是拼了个同归于尽,或是撑一会就假装被打死打伤,就连叶神医也仅仅毒翻一个人,就躺地装死了。

    整个过程发展的极快,前后绝对没有一个小时,我们这边的十个人,已经就剩三个重伤倒地的,其余尽数死了,不知道是谁还洒了一地的血,使整个场面极其逼真,也不知道怎么弄的。

    那些身穿描金黑袍的人,则一句话没说,抬起不能动弹的同伴,一阵风般的走了,瞬间就撤了个影踪全无,就像从来就没出现过一般。

    我正准备问三爷接下来该怎么办三爷忽然轻声道:“大家都别动,就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句话说完,自己忽然放声悲哭起来,一边痛哭,一边还爬了过来,将我和花错的脑袋抱在怀里,不断的来回叫着我们的名字,那样子,当真显得十分惶急无助。

    我都快憋不住笑场了,我从来没看见过三爷哭成这样过,在我的印象里,三爷心情再悲痛,也只是默默的流眼泪,绝对不会出声,可今天这场戏演的,实在太像真的了,就像那个坚强如钢铁般的三爷,因为我和花错的死,彻底崩溃了一般。

    幸亏我强忍着没有笑出声来

    因为就在我即将笑场之时,忽然来了一批人。

    带头的,正是一脸微笑,看起来清隽潇洒的苏写意,身后跟着十几人,是修随心、张随意等,根本就没按约定只来十个人,苏振铭果然不在其中,不但苏振铭不在,苏出云也不在,那天在苏家大院中出现过的三十六门门主之中,起码有十来个不在的。

    苏出云一现身,就微笑道:“老三,你们怎么会搞成这样”

    三爷嘶声悲吼道:“苏写意你勾结井里的人来对付我们,卑鄙无耻,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苏写意一脸的得意,手一拍胸口,故意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来,说道:“老三,你要化成厉鬼来对付我吗你知道的,二哥我最怕鬼了,我光听你这么说,就快吓死了。”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十几人一起哄笑了起来,每一个都显得那么肆无忌惮。

    那苏写意随即将脸一板,冷声道:“老三,你不要怪我,这些年来,你给我添了多少麻烦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一统南北两门了,只要我统一了南北两门,以三十六门现在的势力,很快就可以集齐十二金乌,拥有了十二金乌,就可以和井里的人抗衡,到时候九鼎现世,天下都在我的手中”

    “三十六门蛰伏了这么久,也该重新威震天下了,到时候,我就是亿万人之主,三十六门的人,都可以扬眉吐气,你却偏偏处处与我为敌,害我损兵折将,今天落到这般下场,你全是自找的。”

    三爷怒声道:“你做梦如今国泰民安,你却因为一己之私,就想挑起天下祸乱,痴心妄想将十二金乌聚齐,你可知道,十二金乌聚齐,将会引起多大的灾祸只要我徐关山还有一口气,都决不能让你得逞”

    苏写意哈哈大笑道:“十二金乌的威力,我当然知道,我无所谓,你也阻止不了我的,你的下场,我已经看见了,我的成功,你却再也看不见了。”

    说到这里,话锋陡然一转道:“你们有如此遭遇,当然都是我设计好的,这些年来,我费尽心思,终于找到了井里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我故意约你在这青龙峰下来一场对决,随后,我又打着你们的旗号,给井里的人下了战书,约他们来这里和你们决一死战。”

    “你们这些蠢材,一个个自命不凡,果然如我所料,一见面就开打,不过看你们这般凄惨,好像还是井里的人胜了,你们好像死了好几个,没关系,我等一下会送你们团聚的。”

    三爷忽然冷声说道:“苏写意,你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你知道为什么当初爹不想选你当人王吗因为你一直有这个毛病,只要做出一件得意的事情,一定会忍不住向别人炫耀一番,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聪明绝到这里,苏写意似乎已经进入了癫狂的状态,好像一下子将所有的委屈、不满和怨恨全都发泄了出来,恨声吼道:“这世间,只能有一个人王那就是我苏写意不管我姓徐还是姓苏,人王都是我的我不但要做三十六门的人王,我还要做天下的人王”

    三爷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你疯了滚滚长河,岁月悠远,在历史上,像你这样为权势疯狂的人,大有人在,最后却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你也不会例外。”

    苏写意哈哈大笑:“成事在人不在天现在只要你们一死,北门就群雄无首,自然以我马首是瞻,三十六门尽握在我手中,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是我对手”

    话一出口,一个冰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还有我们”

    四个字一出,苏写意顿时面色一变,急忙掉头看去,却是那十来个身穿描金黑袍的人,又折返了回来,不知道何时,已经悄然出现在了苏家一众人等的身后。

    三爷这才冷笑起身,一挥手道:“大家都起来吧”

    我们几人一起翻身站了起来,那苏写意顿时一脸震惊,转头看了看那些黑衣人,又看了看我们,诧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亲眼看见你们一个个倒下去的”

    三爷悠然的掏出香烟来,点了一根,才冷笑道:“苏写意,不是只有你,才知道井里的人传递消息的办法的凑巧的很,我也知道,就在我带楼儿回来的当天,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全部计划,你想借井里人的手来对付我,我为什么就不能以其人之道,施其人之身呢”

    “所以我也联系上了井里的人,并且将事情说清楚了,为了使你露出真面目来,我还特意安排了这出戏,怎么样好看吗”

    说到这里,三爷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事来一样,又加了一句:“对了,你藏在青龙峰后面的五支伏兵,估计会等死在哪里了,我并没有打算再回青龙峰,这一场赌局,你已经输定了,所以,青石镇现在归我了,等杀了你们之后,我就会直接去接管青石镇。”

    苏写意转头看了看那十个黑袍人,嘶声喊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么会和井里的人联系上这怎么可能,为了送振铭进入井里,我费了多少心血,怎么可能毁在你这些人手里”

    三爷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极其晦涩的笑容来,说道:“有人为了进入井里,付出的比你付出的,远远要多的多,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了今天的深井行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