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百鼠送粮

    我顿时一愣,小狗子这个举动太危险了,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两三步之遥,李药药要是忽然出手,小狗子肯定躲不过去,而我正在伸手扶起花错。两人都来不及救援,急忙喊道:“狗子快跑”

    就在我喊出这四个字的时候,那李药药忽然做出了一个极其奇怪的举动来。猛的一闪身。迅速的倒退了回来,一下就贴在了墙上。一张脸吓的煞白煞白的,两只大眼睛瞪的滚圆,扯着脖子嘶喊了起来:“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

    我顿时傻眼了,搞不清楚这什么状况。小狗子这时才对我挥手笑道:“没事要抓李药药。只有这一个办法。这家伙什么都不怕,就怕狗一见到狗。吓的魂儿都没了。”

    这时我才看清楚,在小狗子的身后,大大小小跟了几十条狗,黑的、黄的、苍的、花的,里面还有几条野狗,估计整个青石镇附近的狗都被他弄来了。

    那李药药则像疯了一样,紧靠在墙上簌簌发抖,一边颤抖一边不断嘶声高喊:“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喊来喊去就这两句,喊的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我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一件事来,当年在隔壁大队,偷狗尸体吃的那两个人,一个浑身长满了黑毛死了,一个疯了,整天喊的也是这两句,后来就失踪了,难道就是这个李药药

    我找了根绳子,和花错将毫无反抗之力的李药药绑成了粽子,手脚倒扣在一起,即使这样,也没敢让那些狗离开,只是让小狗子将那些狗弄远一点,不然李药药一直这样疯喊也不是事,什么都掏不出来。

    等那些狗走远了,李药药又喊了一会,才逐渐清醒过来,一看自己被绑成这样,顿时不说话了,只是眼神还在闪烁不停,显然还没死心,看向我们的眼神,也充满了戒备。

    我为了让他放下戒备之心,故意笑道:“李药药,你说,当年在我们那偷狗尸体吃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你一个没看出来啊当年的偷狗贼,现在本事大了啊”

    谁知道我这话一出口,那李药药的面色就巨变,嘴角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眼皮子猛跳,舔了舔嘴唇,涩声道:“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我一听就觉得不对,这李药药话里有话,随即一想,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李药药现在是圣手门的门主,又是十二生肖守护者之一,身上背负着圣手青猿,怎么可能会因为被那大队支书一顿柳条就给打疯了呢何况当时偷狗的是两个人,虽然我没亲眼看见另一个人的死状,但传闻也是十分蹊跷,什么病能浑身长满了黑狗毛这分明是中了什么手段,他们当初偷狗的尸体,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当下我就说道:“那是当然,你们偷狗尸体的事情一传开,三爷就知道了,为了这,还特意去看了一下,只是三爷什么都没做,也不肯告诉我们是因为什么,你现在既然落到了我们手上,就给说道说道呗”

    我故意抬出三爷来,虽然三爷没有这李药药年岁大,但也算是同一期的人物,而且三爷一直都是三十六门北门的领袖,说他知道最有可能,如果说我们自己知道,那肯定穿帮。

    果然,李药药一听说三爷都知道了,马上就苦笑了一下道:“这事我一直以为别人都不知道,没想到还是没能瞒过徐老三,他当然什么都不会做,更不会告诉别人,一个人只能对应一个守护灵,他身上有双翼天马,去了也是白去,而且守护灵这玩意有灵性,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对得上眼的,如果没有机缘,告诉别人也没用,如果机缘到了,守护者自己就会找过去。”

    “也正因为如此,我也从来都没跟别人说过,唯一一次就是告诉了我师兄马越,结果还害了他。”

    我一听就明白,他所说的师兄,一定就是那个长满黑狗毛死去的人,他既然已经打开了话匣子,我也不阻拦,任由他说下去。

    谁知道李药药紧接着说出一句话来,顿时将我们全都惊呆了。

    李药药说:“其实那个狗,并不是一般的狗,而是十二生肖守护灵之中的地狱狂犬附身,而那个孤寡老人,也不是一般的人,是百兽一门的旁支,只是出山之后,就再也没有显露过身份,一般人都不知道而已。”

    我急忙看了一眼小狗子,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个重大消息,十二生肖守护灵,寓意着强悍的战斗力,

    而原主人又是百兽一门的,这么说小狗子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获得。

    谁知道就我这一眼瞟的,坏事了,李药药也是人精,我眼睛一瞟,他立刻就察觉了出来,顿时打住了话题,嘿嘿笑道:“我差点被你们糊弄住了,徐老三要是真知道,估计早就该让百兽门的人去了吧那地狱狂犬的藏匿之地,我可以告诉你们,但你们得放了我。”

    我眉头一皱,沉声道:“可以”以这家伙的精明,既然已经被他看破了,不放了他可别想再套出点什么来。

    李药药顿时松了口气,笑道:“没想到那次没弄死我,这次还能救我的命,也算是不亏。”接着就说出当年他和他师兄偷狗时,遇到的事情来。

    当年李药药还是个年轻小伙,还没得到圣手青猿的守护灵,因为排行小,被列为了旁支,从山里出去之后,就投奔了他的师兄马越,当时大家都穷,也没什么给他们偷,何况穷人家他们也下不去手,圣手门的空空妙手几乎就没地方施展,师兄弟俩又不属于指派到徐家村的,就在徐家村隔壁大队落了户。

    虽然师兄弟俩当了农民,可这一身的本事没地儿施展,也使两人有点郁闷,马越这人沉默寡言,也有点心机,还能忍得住,李药药却憋不住,经常没事就走东家蹿西家的,也不偷东西,只是单纯练手,不想荒废了手段。

    可这一来,却被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村上的孤寡老人王老头,每天也不干活,也不要人接济,可生活过的却不错,别人家一天三餐能有玉米面饼管饱就算非常富裕的了,而这王老头却经常有白面馒头吃,有时候还有面条。

    这让他很是好奇,要知道那时候大家都穷,只有过年才能吃一顿饺子,正常不管冬夏,都是玉米面稀饭,里面能加点山芋干都算不错的,这王老头的生活咋就这么好呢

    所以李药药决定查查这个王老头,一连去了好几夜,终于被他发现了王老头的秘密。

    那夜他又潜入了王老头家,偷偷躲在了房梁上,却见王老头并没有睡觉,一直不断的瞟门外,等到天色黑尽,王老头将门打开,留下一个只能通过一只脚掌大小的缝隙,对着门外吹起了口哨来。

    王老头接连吹了数声口哨,就走回了房间,拿了一块塑料布来,放到房间中间,平铺了开来,然会就坐在桌子边抽大烟袋,啪嗒啪嗒的直响,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不一会儿,忽然从门缝之中,钻进来一个老鼠,两边腮帮子塞的鼓鼓的,一直跑到那铺在房屋中间的塑料布上,头一低就将嘴里含的麦子吐了出来。

    李药药一见就愣住了,那个年头,老鼠也吃不饱啊怎么还能将进嘴的麦子吐出来呢

    接下来让他更傻眼的事情发生了,那老鼠吐出口中的粮食后,竟然跑到了一边,乖乖的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紧接着老鼠一只接一只的从门缝中进来,每一只都含了一嘴的麦子,到了房屋中间的塑料布上,就给吐了出来,然后乖乖的去排队站好,不一会竟然聚集了上百只之多,而那塑料布上的麦子,更是有一小堆,估计洗洗淘淘,磨成面粉,够王老头吃好几天的。

    等最后一只老鼠将麦子吐出来,王老头这才站了起来,对着里面吹了声口哨,那条大黑狗从里面就跑了出来,围着那些老鼠,趾高气昂的绕了一圈,那些老鼠全都吓的一个个趴在哪里簌簌发抖,却没有一个敢跑的。

    随即那大黑狗对着那些老鼠叫了一声,那些老鼠顿时如蒙大赦,纷纷鼠窜而走,顺着门缝,争先恐后的逃了出去,片刻百十只老鼠走了个一干二净。

    那王老头这才将塑料布抱好提起,打来一大盆水,将麦子都倒了进去,开始清洗起来,这些麦子都被老鼠含过,不清洗一下的话,吃了可不保险。

    不一会麦子清洗好了,王老头将麦子又倒在塑料布上,对那大黑狗喊道:“三头,出来吧”

    那大黑狗汪的叫了一声,似是在和王老头说话,随即身体一歪就躺在了地上,身上陡然冒出无数道金光来,随即那些金光就形成了一个金色的三头大狗模样,一下蹿到了那塑料布上,身上闪耀而出的金光,瞬间就将那些麦子蒸干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