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偷狗凶事

    李药药虽然那时候还年轻,可毕竟也是三十六门出去的人,一看就明白了。这家伙是十二生肖守护灵之中的地狱狂犬,对应的是狗,就附身在王老头养的那条大黑狗身上,而这王老头能驱使老鼠偷粮。想来肯定是百兽门中人。

    当下李药药也没敢暴露身形,一直等到王老头和大黑狗都进里屋睡觉了,才悄悄溜了下来。跑了回去。

    年轻人沉不住气啊李药药一回去。就将这事和马越说了,当时马越就告诉了他。这事不能外传,只能他们师兄弟俩知道,不然别的不说,光凭偷粮食这一条,王老头就得被整死。大家都是三十六门的。不能互相拆墙角。

    从那之后。李药药就将这事憋在了心里,从来没有对谁说过。一直等到王老头老死了,那大黑狗也殉了主,马越忽然提起了这事,要李药药陪他一起去偷狗尸,看看能不能将那地狱狂犬收为己用。

    大家都是三十六门的人,当然知道十二生肖守护灵的好处,李药药其实也有点动心,但马越一直都对他很照顾,既然马越已经说了他想要了,李药药也就答应了。

    当天晚上,两人带了铁锨、香烛和防身的家伙就去了,点早踩好了,王老头无亲无后,死后还是乡亲们帮忙葬的,就在一块荒地里随便挖了个坑,村上木匠打的一口薄皮棺材,就这么埋了,连个墓碑都没有,那大黑狗就埋在王老头坟的旁边。

    师兄弟两个趁着夜色出发,到了王老头坟边,马越在王老头的坟前点了三支香,拿在手中,高举过头,恭恭敬敬的说道:“老王头,咱们都是三十六门的人,现在你也过世了,我一来是来祭拜一下你,二来这地狱狂犬埋在这,也是可惜,念在大家同为三十六门中人的份上,还请你在天之灵能够成全,让这地狱狂犬随了我,以后逢年过节,我都来给你烧纸上香。”

    话一说完,把香往坟前一插,手刚一松,三支香一起倒了下来。

    师兄弟俩的面色同时一变,这分明是王老头不同意啊那马越立刻又点了三支香,继续说道:“老王头啊你看你也不在了,何必还霸着地狱狂犬不放呢这样,只要你将地狱狂犬给我,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就托梦给我,我一定给你办到。”

    说完话又将香往地上一插,结果手一松,三支香直接拔地飞起,在空中就断成了数截,散落在地上,连香火都灭了。

    这要是一般的盗墓贼,这个时候就该走了,王老头这是生气了,再不走的话,只怕就走不掉了。可马越不同,他是三十六门出身,也有点手段,何况圣手一门讲究个身法轻灵,打不过也能跑得掉,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一看王老头不给面子,干脆连香也不点了,直接拿起铁锨就开挖。

    李药药隐约觉得不妥,劝了马越几句,见马越不听,也只好出手帮忙,师兄弟俩两把铁锨,上下翻飞,埋狗的坑能有多深呢没一会,师兄弟两个就将狗尸给挖了出来,将狗尸提了出来,马越也顾不上脏,将狗毛扒开来找,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地狱狂犬的痕迹,可却一无所获。

    就在马越大失所望的时候,那狗尸忽然动了起来

    早已经死透气的狗尸一弹就跳了起来,一口就咬在了马越的大腿上。

    这一口咬的极深,直接就在马越的大腿上咬个两个血窟窿,鲜血顿时就往外直飚,而且那狗尸死活不松口,就这么死死咬在马越的大腿上。

    马越也有种,你不是不松口嘛好,我将这块肉都给你,手一伸就将匕首抽出来了,直接将自己大腿上被狗尸咬住的那块肉给割了,这才算摆脱了那狗尸的纠缠。

    师兄弟俩折腾半夜,连地狱狂犬的影子都没看见,马越反倒丢了一块肉,再加上两人又累又饿,也好久没开过荤了,而且这狗尸一点都没腐烂,一合计,就将狗坟给填了,狗尸用麻袋装了,提了回去剥皮卸开,添了一大锅水,加点盐就煮了起来。

    这狗肉多香啊一煮香飘全村,就被发现了,两人只好说是自己饿急眼了,去将狗尸扒出来吃了,那年头其实大家都馋,只是大家都忍得住而已,这大黑狗忠义之名都传开了,他们俩却去给偷吃了,虽然一村人都没面子,但毕竟王老头家无后,也没个苦主,村支书抽了他们俩一顿,也就算了,根本就没追究。

    师兄弟俩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也没当回事,谁知道过几天后,马越忽然生了一种奇怪的病,身上痒的钻心,越挠越痒,凡是被挠破皮的地方,就会长出一片细长的黑毛来,像极了狗毛。

    没几天,马越身上就长满了黑狗毛,连牙齿都变的尖利了起来,说话也不成句了,嘴角哈喇子直流,一看见人就眼冒绿光,嗬嗬乱叫,几次攻击村民,幸好都被拦了下来,最后大家都怕了,只好将马越给绑了起来。

    李药药心里有数,这是被狗尸咬中之后,中了尸毒了,人有尸毒,狗当然也有,只是人是万灵之长,狗只是一畜牲,尸毒的毒性远没有人类的尸毒厉害就是,解起来并不是很麻烦。

    三十六门的人,对这些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李药药就东拼西凑弄了点粮票和钱,自行去镇上供销社买了点糯米,准备回来帮马越将尸毒给解了。

    谁知道就在他买了糯米回来的路上,出事了

    他被一大群野狗围住了,足有好几十只,这些野狗和马越的症状一样,一个个眼冒绿光,哈喇子直淌,围住李药药,就开始疯狂的攻击,在这些野狗的身后,则站着一个金光闪闪的三头恶犬,三个脑袋十分凶狠,獠牙外露,身体健硕,直如牛犊子一般大。

    李药药当然不傻,一见这阵势,就知道这地狱狂犬是不许自己救马越,丢了糯米就跑,仗着身法轻灵,连踢带打,竟然让他给闯出了野狗的包围圈,正准备逃窜,就见那三头狂犬陡然散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巨大的身形一纵,已经将李药药扑倒在地上,三个狗嘴一起张开,猛的就像李药药咬了下去,李药药吓的嗷一嗓子,就昏了过去。

    可李药药却没死等他再睁开眼时,自己还好好的躺在地上,即没有被地狱狂犬杀了,也没被野狗群给分尸了,只是那糯米没有了。

    李药药当然明白,这是那地狱狂犬念在自己当时曾劝过马越两句的份上,放了自己一马,但也不许他救马越了,当下就跌跌爬爬的跑了回去。

    马越没人救,自然是死路一条,临死的时候,马越忽然恢复了神智,一见自己这个模样,就知道李药药没救自己,将李药药叫到床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药药,说了一句话:“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

    一句话说完,马越就死了,李药药知道马越怨恨他,但还是帮马越办了后事,从那之后,地狱狂犬再没出现过,不过经常有人看见,说每天夜里,都会有一只巨大的狗在王老头坟前哀嚎,大家也没当回事,只当是忠犬显灵了,后来村里还凑钱去建了个小小的忠犬祠,只有一米来高,就在王老头的坟边,之后就再也没人见到过那大狗了。

    李药药的命算是留了下来,却从那之后就落下了阴影,一看见狗就浑身发抖,忍不住就想起马越死前说的那两句话,慢慢的精神状态就不对了,没要多久,也就变的疯疯癫癫的,整天乱喊:“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啊”

    即使后来圣手一门没落,他被召回来接任圣手门门主,苏写意让叶知秋给他治疗了一下,还得到了圣手青猿作为自己的守护灵,这毛病还是改不掉,一看见狗,顿时就六神无主,能超过五六只在一起的,他准的发疯,小狗子治他,就是抓准了他这个弱点,百试百灵。

    我们兄弟三个听李药药说完,一个个都双眼发光,要按照李药药所交代的,那地狱狂犬一定还在老王头的坟边藏着,因为从来没听说过地狱狂犬出世,说明还没有等到对眼的,而小狗子则是百兽门王家一脉,从辈分上来算,算是老王头的晚辈,同样会操纵百兽,小狗子要去的话,有极大的机会能收服那地狱狂犬。

    李药药一见我们的面色,就知道我们动的是什么心思,苦笑道:“你们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我保证不再告诉别人,你们也该遵守诺言,将我放了。”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嘿嘿一笑道:“我也没说不放你,我们徐家人说话,一向算数,可我也没说什么时候放你,对不对这事关系重大,万一你跑到苏写意那边去捅一下,保不齐苏写意就会派人对付我们,所以,你还得委屈一下,等我们得了地狱狂犬之后,一定放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