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对错难分

    我这么一说,那李药药脸色就苦了起来,苦笑道:“得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徐家自从出了个徐老三,就一个比一个滑头。”

    我们也不理他,当下将王老头的坟所在位置问了个清楚,就提了他去找三爷去了。三爷听我们说完,顿时面露喜色,说当年他还真去看过。可硬是没看出一点门道来。随后李药药就回来了,三十六门之中。仇杀很正常,他也就以为是被仇家寻了仇了,没再追问,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档子事。

    我看了看三爷,心里暗暗得意。总算做了件三爷也没预料到的事。由此可见。三爷也并不是神,这世间还是有许多事。是他也不了解的。

    当下三爷就去喊来了二麻子和陌人豪,二麻子一听,顿时大为激动,立即就要动身,却被三爷拦了下来,一指小狗子道:“你去还有什么用你不想想自己多大了,你将守护灵招上身,还能用几年虽然你成家晚,可如今狗子也快长成人了,我的意思,是让狗子去。”

    王二麻子一愣,脸上显露出一丝担忧来,问道:“老三,狗子从来都没离开过我,更没出过这么远的门,不是我想跟狗子抢守护灵,我更愿意让狗子得了它,可狗子去,我实在有点不放心。”

    三爷一拍王二麻子的肩头道:“孩子都慢慢长大了,我们迟早是要退的,这片天,以后都将是孩子们的,我看狗子比你小时候机灵多了,应该让他出去闯闯了,何况,我也没打算让他一个人去。”

    “我们刚收复青石镇,也到处都需要人手,我们几个,必须得坐镇在这里,随时防止苏写意来袭,你也得接手青石镇周围的百兽,那是我们十分重要的屏障,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所以我准备这次让楼儿带狗子去,楼儿在那边土生土长,地形较熟,又有金鳞真龙护身,身上还有金乌之力,一般人不是他对手,有他在,可保狗子无虞。”

    “但楼儿一个人带狗子去,我也有点不放心,楼儿心地憨厚,虽然也不傻,有时候却转不过来弯,错儿鬼心眼多,要是也跟去最合适,可错儿刚学了九亟,现在正在启蒙阶段,应该安心在这里修习,何况,我还没将双翼天马传给错儿,错儿还没有守护灵,跟去不合适,所以,我想让陌楠这丫头也跟去。”

    “楼儿听楠丫头的话,楠丫头的见识比楼儿强出很多,应对起事情来,也比较得体,正好可以互补,而且她也有幻影玉兔在身,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的意思了,花错要练习九亟只是借口,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守护灵,三爷怕那守护灵万一再和花错看对眼了,麻爷这边不好说话,所以挑了我和陌楠去,我和陌楠都有守护灵,要挑只能挑小狗子,三爷这也是真真切切的为狗子着想。

    陌人豪一听,就哈哈笑道:“我说出了个地狱狂犬,怎么把我也叫来了呢你徐老三打的什么鬼主意,我心里还能不清楚,你不就是想趁机让两个孩子多接触接触嘛行楼儿这孩子我也满喜欢的,就这么着,你决定吧我先回去睡觉了。”

    一句话说完,真的说走就走,看得出来,他对三爷极为放心。

    王二麻子看了看小狗子,一咬牙点了点头道:“行就赌一把”

    说完一转头对我道:“镜楼,狗子就托付给你了,你麻二爷就这么一个命根子,你千万得给我照顾好啊”

    我点头道:“二爷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保证狗子不掉一根汗毛。”

    王二麻子点了点头,提起李药药,拉着小狗子走了,估计是要整点什么宝贝给狗子防身,李药药交给他看守,那绝对跑不了,狗子都治李药药一好一好的,麻爷治他更简单。

    三爷又交代了我一番,都是一些行走的经验,看得出来,三爷其实也挺不放心我的,毕竟我还从来没有自己单独担过大梁,几乎都是跟在三爷屁股后面混,这次带小狗子去降服地狱狂犬,实际上是我第一次自己带队的行动。

    说实话,我其实满兴奋的,没有哪一个士兵不想当将军,我也想自己能像三爷那样威风八面,到哪都能吃得开,何况我现在本身的力量确实也可以了,所欠缺的,正是这种经历,多磨练几次,对我绝对有好处。

    何况,这一路上还有陌楠相伴,虽然还有个小狗子,总比天天一大帮子兄弟姐妹混在一起的好,有那几个丫头在,我几乎和陌楠都说不上话。

    随后大家各自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陌楠和小狗子辞别了大家,取道直回徐家村,虽然王老头的坟并不在徐家村,可也并不远,二三十里而已,我还是忍不住想从徐家村绕一下,估计是思乡心理作怪。

    我和陌楠还好,小狗子可是第一次出远门,看什么都觉得稀奇,东问西问,一张嘴就没停过,偏偏很多事物我也不知道,我这几年,不是在老家就是在大山里,对外面的世界,远没有对三十六门熟悉。

    临出来时,三爷给了陌楠好多钱,陌楠特意带我们进了趟城,一人剪了个发,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给狗子换了套大红的运动装,看着就精神,给我整了套黑色的休闲装,还给我买了双新皮鞋,瓦光铮亮的,我身材本就不错,只是原来穿的破旧,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一收拾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陌楠看我的眼神,也亮了起来,这让我很是开心,只是陌楠付钱的时候,几个营业员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异,大概以为我是小白脸了。

    随后陌楠带着我们在城里浏览了一圈,其实我也是头一次进城,和小狗子两人简直就是两大土鳖,看什么都新鲜,看着城里的车水马龙,有种穿越了的感觉,要不是都换上了新衣服还像个人样,估计都能被关起来展览。

    反正也不急,我们三个一路转车,嬉笑玩耍,白行夜休,第三天才到了距我们村最近的镇上,由于我们村早就没人了,也没有中巴往我们村去,得靠双腿。

    好在也就几十里路,三人一路说笑,中午时分,就到了徐家村口,一眼看去,我顿时就惊呆了,一段时间没回来,徐家村好像变了个样子,现在正是午饭时间,在徐家村的上空,又升起了几道炊烟,村子里也不断又鸡鸣狗吠之声响起,徐家村竟然又有了人烟。

    我们急忙进村,发现村里人基本上都是生面孔,更是诧异莫名,好在朱达昌还在,当我们找到他时,才算明白了过来。

    我们离开徐家村后,由于地下的金乌石都被我带走了,南三十六门这次又大败,徐家村算是彻底没人来骚扰了,朱达昌几人就到处拉人,想重建徐家村。

    凑巧附近有一个村子最近不太平,壮劳力莫名其妙的死了好几个,警察也查不出来什么头绪,最后请了专家来,专家忙上忙下的捣鼓几天,也没查出个毛线来,最后说是那村子的土地不适合长期居住,随后一走不了了之了,那村子的人都不愿意住了,徐家村有房有地,都是白给的,几乎一个村子都搬来了。

    我一听就乐了,这敢情好,徐家村又活了过来。

    可随即一想,却忽然乐不起来了,徐家村本来就是生机勃勃的,硬是被我们三十六门给搞成了**,我们三十六门的战场转移到了青石镇,徐家村马上就又恢复了生机,这事情要追究起来,好像问题是出在我们三十六门身上。

    我们一天到晚,追求什么和平,却带来了更多的祸乱,许多人妻离子散、许多人生死永隔,我们三十六门的人,却仍旧执迷不悟,究竟是对是错

    何况这一次,我跟这陌楠见识到了城市里的繁荣,大家安居乐业,日出而做,日落而栖,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生活,这个世界离开了谁,地球都一样转,说句难听的,好像根本就没人知道我们三十六门的存在,我们却都还在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所谓人王,四处杀戮,这到底有什么意思

    我忽然觉得,我们就像是一群被时代抛弃了的人,活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世界缤纷多彩,而我们却固执的守着只属于三十六门的小江湖,在互相争勇斗狠。

    在这刹那间,我是迷茫的,我不知道三十六门,究竟有没有存在的意义

    就在这个时候,陌楠的一句话,却又将我从迷茫之中拉了回来,陌楠说道:“那个村子,已经存在好多年了,村上的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里,怎么忽然就不适宜居住了呢这太奇怪了。”

    我瞬间惊醒了过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要说不适宜居住,那早该发现了才对,怎么到现在才忽然生出事端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