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鬼唱妖舞

关灯
护眼
    听到这里,说实话我有点起怵了,青天白日的。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从心地冒凉气,自从我卷入三十六门的纠纷之中,接触的诡异离奇之事不少,可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回听说。

    陌楠一张小脸都白了,毕竟是女孩子家。对这些东西没啥抵御力,倒是小狗子这家伙。听的津津有味。

    朱达昌接着话题继续往下说,我们三个也仔细倾听着,生怕漏掉了什么细节。

    那几个壮劳力结伴到了南边荒地。果然发现了高老五的尸体。已经僵硬了,就仰面朝天的躺在一大片荒草中。可脸上却是带着微笑的,眼睛也是闭着的。好像死的时候,还在做着美梦。

    几人这可都吓坏了,可真的不管,也说不过去,只好颤颤抖抖的将高老五的尸体抬了回去。高老五光棍一条,家里也没苦主,自然就没人报警,大家凑了点钱,买了口棺材,就将高老五给埋了。

    就在高老五下葬那天,却又发生了一件怪事,棺材始终不肯入坑,棺材就是简易木棺,地面的坑挖的足够放下棺木的,可每次一放,不是这头搭住了,就是那头没对齐,折腾了好久也放不下去,最后大家拿杠子硬给敲了下去。

    高老五下葬之后,几人又凑一起商议了起来,高老五死后的魂魄曾报信,让大家离开这个村子,可大家都在这个村子生活好几代了,牵绊太多,又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呢商议半天,也没个结果,只好不了了之。

    听到这里,我已经猜到了一点,当下就问道:“高老五是不是也埋在那片荒地里了”

    朱达昌点了点头道:“是的,他们没有后人,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也进不得祖坟,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埋在那荒地里,那荒地里大大小小的孤坟,到现在都有十来个了。”

    我点了点头,这说明我没猜错,害死高老五的东西,就在那荒地里,高老五死后,在没重入轮回之前,尸身葬在哪,魂魄就在哪,将他埋在哪里,等于送羊入虎口,高老五不但被那东西害了命,死后魂魄还要受它奴役,当然不肯落葬在那里。

    朱达昌好像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并没有明说,见我这么问了,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又接着说了下去。

    就在高老五下葬后的第二天,高唐洼子又出了人命,老憨也死了不但老憨死了,连老憨媳妇也死了

    老憨夫妻死的更加离奇诡异

    老憨的媳妇是村上出了名的悍妇,身高体胖的,走起路来,就跟一头老母熊一样,力气比老憨还大,娘家就在本村,兄弟也多,个个膀大腰圆,老憨媳妇有依有仗,所以为人极为凶悍,左右邻居都怕她,老憨在家里,根本就谈不上地位。

    高老五下葬,老憨出了不少钱,毕竟两个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一向也交好,出钱出力,也在情理之中。

    可不在老憨媳妇的情理之中

    当天高老五下葬后,老憨回到家,夫妻俩就吵了起来,越吵越凶,老憨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史无前例的强硬了起来,不但一句不让,还动手将媳妇给打了。

    这一下可不得了,老憨媳妇又哭又嚎,又撕又挠,还将几个兄弟都喊来了。好在几个兄弟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夫妻打架,锅碗盆瓢的事,兄弟几个也没在意,劝劝就算了,但毕竟是自己亲姐姐,所以话里话外的,都还是向着老憨媳妇说话。

    可要搁以前,老憨肯定借个坡就下驴了,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老憨却忽然犯了犟脾气,一个劲的把大家往外撵,可他哪里推得动兄弟几个,干脆从偏房里抓了把菜刀,几步冲到堂屋里,刀一伸,嘶声喊道:“别唱了,别跳了再唱再跳我他妈砍死你。”

    北方地大人稀,几十里不见人烟多的是,所以无论汉子还是妇女,心胸一般都还算宽阔,民风也一向彪悍,吵架发狠,都是正常事,还有因为几句口角就动家伙打的血肉模糊的,这都不是事,可老憨说的这句话,却极不正常。

    因为老憨不是对着自己媳妇和几个内弟说的,而是对着自己家堂屋里挂着的一副十字绣说的。

    十字绣是老憨媳妇绣的,老憨媳妇虽然霸道,过日子确实是把好手,家里家外收拾的利利索索,这个十字绣,也是老憨媳妇一针一线绣出来。

    十字绣不小,长有两米,宽有六七十公分,挂在哪里遮了半面墙,绣的是几朵青莲,青莲下面是几尾鲤鱼,有青有红,寓意清白持家,年年有余,讨的就是个好彩头。

    老憨一句话说完,竟然真的挥刀就砍向了那十字绣,发了狂般的一顿乱砍,将整副十字绣砍的稀烂,随后将刀一丢,手一捂脸,嚎啕大哭道:“我求求你了,别跳了,你要我的命,我跟你去就是了,你别再折腾我家里人了。”

    话一落音,老憨媳妇忽然安静了下来,看着一大院子人,一脸的茫然,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也觉得老憨夫妻俩不对劲,但也都没多想,只当是夫妻俩自己找台阶下了,劝了几句,大家也就散了,可第二天一早,就发现老憨夫妻俩都吊死在了自己门环上。

    门环怎么可能吊死人呢腿一伸就碰着地了,可老憨夫妻俩偏偏就吊死了,两人相同的姿势,面朝门,门环上拴这绳扣,脑袋伸在绳扣之中,舌头伸出好长,双手向下垂着,两条腿一起曲了起来,形成了跪着的姿势,使身体完全悬空,就这么吊死了,连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

    不仅如此,在老憨夫妻俩的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眼睛也是闭起来的,好像一点也不恐慌。

    那几个壮劳力也怕了,将高老五去找过老憨的事情说了出来,这一下村上可就炸了锅了,大家议论纷纷,人心惶惶,老憨夫妻俩在外地读书的孩子也回来了,也报了警,警察查了半天,结论是两人是自己上吊吊死的,属于自杀,差点没被乡亲们的口水淹死。

    警察走后,老憨孩子不甘心,和几个舅舅一商量,花了大价钱,从外地请来了个风水先生,听说很有名气,不但看阳宅、阴宅的目光很独到,就连对付这些邪祟之物,也很有手段。

    这个风水先生做事的方法,确实也像有点手段的样子,先是将还没死的那几个壮劳力聚集到了一起,详细问了关于高老五和老憨夫妻死前死后的相关情况,又亲自到南边荒地去看了看,最后又一个人在老憨家堂屋里呆了半天。

    最后,这个风水先生得出了个结论,这不是自然死亡,是有邪祟做怪。

    这个邪祟在南边荒地里,已经很久了,但从来没和村上人起过冲突,从这一点上来看,这邪祟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高老五等人,而是那个收粮食的贩子。

    如果没猜错,那收粮食的贩子身上一定带有什么挡灾劫煞的东西,所以并没有得手,偏偏高老五几个出手帮了那贩子,所以那邪祟就将怨气转移到了高老五等人身上,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找到那收粮食的贩子,看看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而且,这事是因那个贩子起的,一定也得那个贩子出面才能解决。

    一般在这些村上收粮食的,基本上都认识,大家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粮食贩子,一问之下,果然没错,那粮食贩子的脖子里,挂了一块祖传的白玉环,原本洁白无瑕,荧光油润,几近通透,可这两天忽然变黑了,乌黑乌黑,就像里面结了一层黑色的丝绵絮一样。

    大家将这情况一说,那粮食贩子差点吓昏过去,死活不肯出面,问其原因,那粮食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指天发誓,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害过谁,更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这一来大家也都糊涂了,就在回村的路上,经过那南边荒地的时候,那歌声忽然又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是所有人都听见了,包括那个风水先生在内。

    这歌声一开始如歌如泣,如同怨妇闺诉,随即却又陡然一变,如同情人在耳边呢喃低语,字字句句,撩人心弦。

    当场大家的脸色就变了,老憨那孩子是在外地上学的,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要不是实在没辙了,都不会听几个舅舅的话请这个风水先生,一听到这声音,就非要进去荒地看看,几个舅舅哪里肯让,将他硬抬了回去。

    这风水先生一回到老汉家,就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让老憨家人在正中午,太阳最热的时候,就在老憨家门口,用木柴架了个火堆。

    那风水先生将十字绣叠的整整齐齐,忽然从口袋里掏了卷塑料薄膜,左一层右一层的将那十字绣裹的严严实实,那十字绣里面好像有东西一样,陡然就动了起来,左冲右突,可就是冲不破那薄膜的包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