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茅山门徒

    那风水先生将十字绣一抱,直接抱到了火堆旁边,让人点了火。随手就将十字绣丢进了火堆之中,顿时响起一阵阵刺耳尖叫声来,这声音很是难听,就像是用铁锨在水泥地上摩擦的声音一样。极其刺耳。

    与此同时,那火堆之中。冒起了一股异常难闻的臭味,臭的几乎令人闻之作呕。用在场乡亲们的话说,就是长了几十年,也没闻过这么臭的味道。

    这一把火。足足烧了半个小时。将那十字绣完全烧成了灰烬,风水先生说那十字绣里藏着的。就是南边荒地里邪祟的爪牙,因为高老五的魂魄报信。跟到了老憨的家里,藏在了十字绣中,那天老憨夫妻吵架,实际上是那东西附在了老憨媳妇身上,老憨应该是看见了。所以才有了刀砍十字绣的做法。

    可惜老憨最后实在没办法了,随口允了自己的命,那爪牙回去一报信,当天晚上,那邪祟就来取了老憨的命,至于老憨媳妇,估计只是那邪祟取老憨性命的时候,受到了牵连。

    随后那风水先生就开始着手办第二件事,让人折了许多柳枝来,围着整个高唐洼子插了一圈,最后一路插回了荒地边,说柳树可引鬼气,这样一来,那邪祟晚上再出动时,就看不见高唐洼子了,顺着柳树枝跑,最后会绕回那荒地去,可保大家一夜平安。

    第三件事,就是将那几个听过歌声的壮劳力,都聚到了一起,取了朱砂、鸡血,在每人的前胸后背上,画上了辟邪符,一再叮咛他们,近日内不许洗澡,如果符化了,一定要尽快来找他重新画上。

    三件事完成之后,这风水先生让几个胆大的,抬了供桌,在荒地边上,开坛设案,换上道袍,准备好香烛纸钱,挂上铜镜,取了金钱剑,准备夜里和那邪祟斗上一斗。

    当天夜里,一个村子都鸦雀无声,连狗都不叫一声,从南边荒地那里,不断传来轰轰雷声,最后猛的一声凄厉尖啸,雷声立止,却陡起一阵狂风,呼啸而来,在整个村子外面呼啸不止,狂风之中,还伴随着女子的哭泣之声,一直响了一夜,将整个高唐洼子的人,吓的一个个躲在被窝里簌簌发抖。

    第二天一早,人们就发现插在高唐洼子周围的柳树枝全都死了,一根根都耷拉了下来,焦黄枯干,每一根柳枝上的叶子,都结了一层白霜,这可是快夏天了,有露水正常,结霜就不对头了,何况柳树枝这玩意,生命力极强,随便往地上一插,搞不好就生根扎须成活了,像这么多柳树枝,怎么也该活上一小半,就算一根不活,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全枯死了。

    紧接着大家就发现了那风水先生的尸体,就挂在村口的电线杆子上,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整张脸惨白惨白的,和高老五一样,就像涂了一层面粉一样,更奇怪的是,他的整个身体,都是干瘪的,皮肤皱在身上,好像皮下的肌肉脂肪全都被抽干了一样。

    我听到这里,暗暗点了点头,这个风水先生可惜了,他确实是有点手段的,从目前的描述中可以分析得出来,这荒地之中的玩意,起码也会点驱鬼的手段,像十字绣里藏身的,应该就是个小鬼,所谓鬼,实际上就是魂魄,一种意识形态,随风而走,用薄膜可以隔绝它与外界的联系,也是一种手法。

    不过这种手法有点意思,不属于正统的祛邪手段,和茅山一派的手法也差别极大,但插柳引祟的手段,却又是正宗茅山一门的,包括他后面穿道袍,用香案、画符咒、金钱剑等等,都是茅山一门常用的,茅山一门已经脱离三十六门很多年了,真正的茅山门徒,也是少之又少,没想到在这里还遇上一个。

    这风水先生先火烧那邪祟放在村子里的耳目,又用柳枝护村,给几个听到歌声的画了辟邪符,思虑也算周密了,可他忘了一件事,他自己也听到了歌声,这就说明,在他参与进来之后,他也成了那荒地里邪祟的目标,自己却送上了门去,这个决定很失策。

    也许他是觉得自己可以收服那邪祟的,只是可惜,他明显没斗过荒地里的那东西,那一夜雷声涌动,很可能是天雷符之类的玩意,但被对方破了,还要了他的命。这也正说明了荒地里面的那东西不简单,一般凶煞之物,就没有不怕天雷的,就连像黄姑娘等修天道的,一听见雷响都吓的一抖,这玩意竟然破了天雷,还将那风水先生杀了,这手段已经算十分厉害了。

    那朱达昌说到这里,也惋惜的叹了一声,随即接着说了下去。

    这风水先生一死,又死的这么诡异,警察又来了,警察查凶杀侦破之类的案件,还是可以的,可对这些旁门左道哪懂啊根本无从查起。

    但这些警察也算有本事,一来二去,也查到了那粮食贩子的头上,这一查,还真查出了点毛病来。

    这粮食贩子倒没有谋财害命,只是手脚不干净,扣斤少两的倒也不算什么大事,那个商贩都在秤上动手脚,只是这家伙平时极喜欢吃狗肉,趁着下乡收粮食的时候,经常随身带着非法购买的麻醉针剂,偷偷的将别人的狗给弄死了,塞在粮食里,回来剥皮吃肉。

    可这种事情,和杀人完全是两个性质,只是象征的罚了点钱就算了,警察并没有继续深究,开始在高唐洼子一个一个的排查。

    这边警察还没走,那边又出了事,而且一出就是两个,也是那天晚上在高老五家喝酒的其中两人,这两人的死法,更是离奇,一个是在家正吃着饭,忽然一筷子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将自己活生生捅死了,另一个经过高老五家院墙的时候,墙忽然倒了下来,一下砸死死的。

    警察接手之后,很快给出了定论,筷子捅死自己的算自杀,被墙头砸死的是意外,由于高老五家已经没人了,连个赔偿的都没有,两家全都只能自认倒霉。

    警察说归警察说,老百姓可不这么认为,大家私下里都传疯了,说荒地里有恶灵找上了高唐洼子,高唐洼子里的人,凡是听到过那恶灵唱歌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这样一来,整个高唐洼子的人,都开始往外跑,正好徐家村重建,空房子、土地都现成的,高唐洼子整个村,几乎都搬来徐家村了,现在的高唐洼子,就是之前的徐家村,完完全全成了**。

    但也奇怪,原先那些听过荒地歌声的汉子,自从搬来徐家村后,毛事没有,一个个生龙活虎的。

    等朱达昌说完,我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了,这事绝对是冲着地狱狂犬去的,而且一开始就给地狱狂犬下了套,准备将恶名都推到地狱狂犬的身上去,其目的,很有可能是想收服地狱狂犬。

    一开始找上那个粮食贩子,就是引人往狗的身上想,警察想不出来,因为他们不知道十二生肖守护灵的存在,也不知地狱狂犬的存在,但三十六门的人一听,就会联想到这个上面去,而地狱狂犬也确实有这个能力,一般人听了,只怕都会以为这事就是地狱狂犬干的。

    可我却不这么想,地狱狂犬在高唐洼子南边那荒地里已经几十年了,从来都没生过事,怎么会忽然杀这么多人呢粮食贩子杀狗根本就不会让地狱狂犬出手,每一个生灵,都有一定的宿命,何时生何时死,都是早有定论的,地狱狂犬身为十二生肖守护灵,是天地之间的灵物,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如果这是传开了,很多人都会以为这是地狱狂犬所为,只怕会联合了起来,前来征讨地狱狂犬,这个时候,如果背后这人再站出来,随便推一个替死鬼出来,给地狱狂犬洗脱冤名,就可以博得地狱狂犬的好感,即使不认他为主,也会帮着他做点什么事情。

    这一想明白了,我顿时饭也吃不下去了,急忙说道:“昌爷,这事有点蹊跷,只怕和我们三十六门的人脱不了关系,我得去看看,徐家村这边,暂时不要插手,免得将火再烧来徐家村,好不容易重建了起来,咱们不能再让徐家村毁了。”

    朱达昌面色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我让两个兄弟暗中跟着你们吧多少能保护作用,万一你们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三哥回来,我怎么有脸去见三哥”

    我故意一笑道:“昌爷,你真以为三爷就让我们三个回来的吗你是三爷的兄弟,我也不瞒你了,暗中有人跟着我们,还是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只是这人不方便现身,他一现身,一些牛鬼蛇神就直接吓跑了。”一边说话,我一边伸手沾着水,在桌面上写下了一个叶字。

    朱达昌一见,顿时大喜道:“原来是这样,有他老人家在,那我们还去现什么眼,行那你们去吧有什么需要,跟昌爷说一声就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