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枝节横生

    我知道他相信了我的话,以为叶神医暗中跟随着我们,整个三十六门。还没有不知道毒手佛心大名的,有他跟着我们,朱达昌自然放心。

    当下我们三人辞别朱达昌,直奔高唐洼子。在我想来,现在的高唐洼子已经成了**。正是暗中布置这一切的人动手的好机会,我们现在赶去。估计正好能赶上好戏。

    高唐洼子距离徐家村不远,我们三个脚程又不慢,很快就到了高唐洼子村口。可我们还没得及观察地形。已经从村子里出来了两个警察,都有四十来岁。一个白净面皮,一个黑脸。其中那个黑脸的一见到我们,就手一指道:“你们三个,干什么的哪个村的”语气极为严厉。

    我顿时一愣,说实话,对付三十六门的人。我是轻车熟路,可我从来没有和警察打过交道,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我一看见警察就有点发怵,虽然我轻轻松松的就可以将他们放倒,可他们这一说话,我硬是有点张不开嘴。

    幸亏陌楠反应比我和狗子快多了,马上就接话道:“我们是徐家村的,听说高唐洼子出了点事,我们有亲戚还没搬过去,所以过来看看。”

    陌楠一说话,那警察就看了一我们一眼,说道:“看你们的穿着打扮,不像啊你这女娃子口音也不对,老实说,你们来干什么的”

    我这时已经缓过劲来了,上前一步,笑道:“这是我媳妇,从外地娶来的,口音还没变过来,我们确实是徐家村的,我叫徐镜楼。”

    那白净的面皮的一听,就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道:“徐家村的徐聆风你可认识”

    我一听就一愣,猛的一下有点反应不过来,徐聆风是我爹的名字,我能不认识嘛可我自从跟随三爷进入三十六门,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三爷徐关山的名头响彻半边天,我爹几乎就默默无闻,偶有几个当年和我爹一起长大的,才会知道我爹的名字,这还是头一次听见人提起徐家村来,不是打听三爷,而是打听我爹。

    那白净面皮的一见,脸顿时沉了下来,说道:“怎么不认识还敢说是徐家村的”

    我急忙说道:“认识认识,我爹我能不认识嘛只是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黑脸的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白净面皮的却目光一凝,仔细看了看我道:“原来是老徐的儿子,怪不得往这跑,嗯仔细看看是有点像,就是比老徐高一个头出来,现在的小伙子,伙食好了,一个个都跟吃化肥似的。”

    一句话说完,对我一招手道:“来,你过来,你告诉我,你爹最近去哪了怎么好久也没看见他了”

    我听的又一愣,这话说的,搞的好像跟我爹很熟似的,可我却从来没听爹提过他还有个当警察的朋友。

    我这边正在发愣,那黑脸警察已经喊道:“喂叫你呢快过来,这是我们龚所长,问你什么就好好回答。”

    那龚所长看了一眼黑脸道:“赵岩,你别吓着人家孩子,老徐是我朋友。”

    那黑脸马上点头道:“好好我注意我注意”

    那龚所长过来拉着我的手,将我一直拉到旁边大树下,距离几人远了点,才对我说道:“孩子,你不用怕,你爹救过我的命,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你既然来了这里,这高唐洼子又出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只怕这事一定很麻烦,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我有点懵圈,要说三爷救过龚所长,我肯定不会是这个反应,可要说我爹救过这个龚所长,我实在不敢相信,可这龚所长好像也不是撒谎,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那龚所长见我发愣,大概还以为我不想透露,笑道:“大胆说,这个事情闹的不小,上头都知道了,点名让我尽快破案,以免人心动荡,我的压力也不小啊本来我也正准备去找你爹的,结果你就来了,说明我和你爹想一起去了,只要这次你们能帮我破了这个案子,我一定会记住的。”

    他话都说的这么直白了,我也只好说道:“龚所长,你也知道这次事情不简单,我爹有事去了外地,一时半会回不来,让我先来处理一下,不过我还没进村,目前所知道的,仅仅是一些道听途说,我得亲自看看,才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如果村子里有警察的话,我做事只怕不大方便,要不龚所长你先将警察都调走吧这些事,并不是一般的案件。”

    那龚所长一点头道:“我明白,但调走不行,怎么我也得有个交差的,我马上安排一下,给你们个特权,你们在村上行走方便,行不行”

    我知道公家做事有公家的法度,虽然有警察在高唐洼子,行事很不方便,但能有这样已经不错了,只好点头答应。

    接着龚所长就让那黑脸带着我们在村子里绕了一圈,分别交代一下,村子里竟然有不少警察,起码二三十个,有几个腰上还别着枪,这让我很是诧异,没想到这事会闹这么大。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和警察搅和到一起的,我们三十六门有三十六门的规矩,警察在我们看来,是属于吃公门饭的,和我们不是一条道,但现在却硬生生被拧到了一起。

    一圈转完,我也大概明白了村子的结构,高唐洼子不小,比徐家村大的多,也为东西走向,那块荒地,在出村正南,大约半里之处,站在村口,就可以看见。

    那块荒地上空,布满了一种狂躁的气息,气场异常的凌乱,好像有两三股气场在互相的纠缠绞杀,虽然没有正式开打,好像也开始较劲了。

    我正在心里思量对策,那黑脸就发现我在盯这那片荒地看了,随口说道:“别看了,都是以讹传讹而已,这世间哪有什么鬼那块荒地,龚所长已经带人搜寻过了三次,几乎每一寸地皮都被翻起来看过,根本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我看了这个黑脸警察一眼,在他们心里,是不会承认鬼神的存在的,可我们却清楚的很,这个世界,远没有他看到的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单凭眼前这事,就不是所谓科学可以解释得了的。

    小狗子忽然拉了拉我的衣角,对我笑道:“镜楼哥,我想去那边看看”说完话还对我眨了下眼。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小狗子肯定是有发现了什么,当下就问道:“几分把握要多少时间”

    小狗子笑了笑,没有说话,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小狗子虽然年纪不大,可做事却从来不掉链子,从在鱼肠口帮我们驱蛇,到召唤百兽助我们逃离南门追击,再到百兽围困青石镇,就没有一件事做的不是漂漂亮亮的。

    当下我就对他一点头,转头对那赵岩道:“赵警官,能麻烦你将龚所长找来吗我有点事想和他商量一下,这事要成了,你们也可以早点回去了,不必蹲在这里受这罪。”

    那黑脸哈哈笑了笑,伸出手指对我点了点,转身走了,这些家伙久在社会上混,眼睛都有水,带着我们转悠了一圈,已经察觉出我们不是一般人了。

    不一会那黑脸赵岩就找来了龚所长,我对龚所长递了个眼色,龚所长也是人精,马上说道:“赵岩,你去看一下那些家伙有没有偷懒。”

    那赵岩哪会不懂,马上点头离开了,赵岩一走,我就对龚所长说道:“龚所长,你想不想尽快破案”

    那龚所长一听,一双眼睛顿时一亮,马上笑道:“怎么你有什么办法”

    我一点头道:“办法是有,最多到明天早晨,我就可以将这事情处理好,但是,所有的警察都得离开这里,不然我没法做事。”

    那龚所长一听,顿时一愣,随即眉头一锁道:“能不能通融一下,我留下,其他的退走。”

    我刚想摇头,他就说道:“这事上面盯的紧,无论如何,我得要一个交代,不论是死的活的,不给我个人我是不会走的。我和你明说,我要是走了,万一明天没交代,我这帽子就没了。”

    我顿时一阵头大,我们三个可以甩开膀子晃,这带上个啥都不懂的就为难了,何况这个人还是个所长,我真不敢想象,如果我们将那东西逼出来了,他会是什么表情。

    可龚所长这话已经说死了,我不答应估计也不行,这陡然一下横生枝节,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万一他到时候有个闪失,上面又急吼吼的等着结案,我怕这口黑锅能扣到我头上来。

    刚想到这里,那龚所长忽然将头凑了过来,用压的极低的声音和我说道:“你放心,我也绝对不亏待你,如果这次你帮我破了案,我肯定升职,上次我答应你爹的事情,马上就处理。”

    我又是一阵迷糊,爹还要求过这龚所长办事究竟是什么事情需要动用到警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