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狂犬显威

关灯
护眼
    局势一清晰了,我毫不犹豫的出手,一出手就是重招。直击那龚青。那龚青似乎极为害怕,并不敢硬接,一转身就跑,但却不是向后逃走。而是奔向了那百碎尸。

    而那百碎尸这时也忽然炮弹一般飞了起来。笔直向我撞来,我自然不惧,双手一挥。硬击而上。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那百碎尸生生被我的力量击散,化成无数块尸骨。四散而落。弄了我一身,甚是恶心。

    而这个时候,那龚青也和罗烈也飞奔到了一起。

    陌楠忽然说道:“镜楼,这龚青、罗烈两人,天生各有残疾,罗烈大概是身矮,龚青却不知道。两人合练尸术,性命相连,所以才称为一尸双命,传闻此术异常厉害,小心一点。”

    我点了点头,直接向两人走去,说实话,他们一起攻击我才好,我还满甘心他们攻击陌楠的,陌楠的速度和幻影术,用来自保相当不错,但攻击方面却又所欠缺,力量相对弱小许多。

    我这刚一动身,那龚青和罗烈已经同时大吼道:“双尸合体”

    四个字一出,那罗烈身形一闪,已经将龚青扛了起来,龚青直接骑在罗烈的脖子上,两人四臂同时展开,一下看起来高了不少,更为奇特的是,两人身上的气场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极强的气势,冲天而起,单以气场论,比我只怕只强不弱。

    我冷笑了一下,只要是配合,就不会百分百的完美,总会有破绽可寻,只要寻出那个破绽来,破解他们俩的联合,简直易如反掌,以我之能,要杀他们两个,估计不是什么难事。

    正要抬步向前,四周忽然响起一阵整齐的野狗咆哮声,那些龚青招来的汉子,早已经没了声息,估计都被小狗子给灭了,随即就见一团金光一闪,小狗子已经**着上身到了我的面前,伸手一拦道:“镜楼哥,我刚得了地狱狂犬,还没玩过瘾呢这两个也给我吧”

    小狗子一出现,我就是一愣,这家伙身上的金色纹身,在不发作的时候,只是一条极其可爱的小狗崽子,可现在金光挥洒,力量涌现,却显露出另外一副模样来,三个狗头极其凶猛就不说了,而且那三个狗头竟然是分开的,分别在双肩之上各完,人已经直接蹿了出去,带起一团金光,呼的一下就扑向那龚青。

    小狗子这一扑,力道用的极猛,可那龚青竟然不躲不避,双掌一抬,就迎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那龚青和小狗子一下子各自震开三步,竟然打了个势均力敌,随即龚青就厉啸一声,只扑而上,双手已经漆黑如墨,直抓小狗子双肩。

    小狗子本来就小,玩心正盛,又初得地狱狂犬之力,哪里肯让,直接身形一抢,双手一抓,已经抓住了那龚青的一双手腕,往上一托,身形疾进,反向龚青怀中撞去。

    就在这时,从龚青的怀中,猛的又伸出一双手来,同样漆黑如墨,直抓小狗子。

    小狗子一个不防,眼看就要被抓住,身形却忽然一沉,直接趴在了地上,哧溜一下就从龚青的裤裆下钻了过去,一脚踢在龚青的屁股上,口中大笑道:“你有双尸合体,我有野狗钻洞,你想阴我,我就踢你屁股。”

    那龚青根本没有想到小狗子会用这等招数,被一脚踢中,身体顿时前倾,向前抢了几步,方才稳住身形,转身怒目而视,厉声道:“你这手段,也不怕辱了自己的名头”

    小狗子还没说话,陌楠已经抢先说道:“狗子还是个小孩子,哪有什么名头,一个小孩子斗你们两个成名已久的败类,传出去的话,也不知道谁会被骂不要脸。”

    小狗子也哈哈笑着接道:“不但你们会被骂不要脸,今天还得死在这里,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把戏,再想阴我,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一句话说完,闪身又上,这次速度更快,身上金光更盛,我在小狗子身形窜动之间,隐约看见他身上的金色纹身好像变的更大了,不由的更加好奇,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狗子身形一闪,已经到了那龚青的身边,这次不在从正面扑击,而是仗着身法灵巧,不断从左右踢打,眨眼之间,龚青的左右肩头和肋上,已经受了好几下,虽然全都是拳打脚踢,可毕竟附有地狱狂犬之力,也不是好受的。

    那龚青大怒,猛的将身上衣衫一撕,露出里面的身躯来,只见在他胸前,忽然多了一张凸起的人脸,看那脸面的轮廓相貌,正是忽然消失不见的罗烈。

    从龚青的双肋之下,各有一个腐烂的大洞,从两个烂洞之中,又伸出一双手臂来,同样是十指漆黑,不用问,那罗烈一定藏在了龚青的身体之中,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龚青一体四臂,胸前凸脸,自己亦是面色铁青,看上去十分可怖,身上的气势更是冲天而起,狂飙而出,猛的嘶吼一声,身体忽然陀螺一般的狂旋而起,凌空飞旋,四臂齐展,整个身体如同一个巨大的风车一般,向小狗子旋了过去。

    小狗子的面色忽然一沉,身上金光大盛,形成三个巨大的狗头,猛的一起昂头狂啸,啸声一起,小狗子已经飞身扑了出去。

    就在双方身形即将接触到的时候,小狗子忽然笑了起来,身形陡然往下一沉,再度从龚青的身下钻了过去,可他身上那三个巨大的金色狗头,却一下就撞在了飞旋不止的龚青身上,顿时又是轰的一声巨响,龚青的身体笔直飞上半空。

    小狗子这才哈哈笑道:“怎么不长记性呢刚才才吃过这个亏,现在又来这可怪不得我。”

    而在半空的龚青身体表皮,忽然寸寸碎裂,身体中间,竟然完全是一个大洞,而那罗烈,正从龚青的身体中分离了出来,一头扎在地上,再也不见动弹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