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通灵白家

关灯
护眼
    陌楠顿时一愣,随即如同滑蛇一般的双手又缠了上来,红唇未启。喘息说道:“我怕以后没了机会,今天晚上,我就把自己给了你你不是早就想要娶我了吗今天发生,和以后发生。又有什么两样”

    我却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说实话,我不想那是扯淡,我血气方刚。年少强健。遇到这种情况,哪里还能把持的住。身体都有了反应。

    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我至今还是童子之身。根本不懂男欢女爱之事。可我主观里就认为,男女在一起,不应该是由情生爱,随爱而发,一切水到渠成,自然欢愉,可现在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陌楠忧心忡忡,我若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夺了陌楠的清白,那我又成了什么

    这样绝对不行

    如果这事发生在之前,没有陌人豪这档子事,我根本把持不住,可现在,即使我的身体愿意,心也不能同意。

    当下立即正色道:“陌楠,我是爱你,也确实准备娶你,但现在不行”

    一句话说完,又怕陌楠难过,随即笑道:“你放心,等我把事情解决了,去掉你心中大石,就算你不愿意,也难逃我的魔爪。”

    话刚落音,陌楠眼中就闪过一丝亮光,随即说道:“你真好那你就抱抱我吧”随即一双玉臂又缠了上来,娇柔软滑的身体,又贴了上来。

    可就在这一瞬间,我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寒意

    我毫不犹豫的立即出手,一出手就是九亟,同时口中炸雷一般叱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迷惑我”

    九亟一出,陌楠就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这声音一起,我立即就想了起来,这个陌楠竟然是布老千临死前放走的那个邪祟女子所化,这东西竟然不知畏惧,再度化身陌楠前来引诱我,当真是找死

    偏偏我刚才思绪都在想着怎么化解陌人豪的事情,再加上她一上来就钻进了被窝,我哪经历过这事,顿时心神被其所夺,血脉喷张,幸亏紧要关头我及时收住了心神,不然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但我这一指,也没有点下去,就指在那邪祟女子的额头正中,没有继续前击,也没有收回来。

    这时那女子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貌,颇为俊美的脸上,显露出极度的恐惧和无助来,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下不去手了。

    这邪祟女子的尖叫声,也惊醒了陌楠和小狗子,两人几乎同时蹿了出来,身形一现,两团金光都闪现了起来,一闪身就到了前屋,将前屋之内照耀的一片金黄。

    陌楠一见那女子坐在我的被窝里,而且一副衣冠不整的模样,顿时一张俏脸气的煞白,虽然我现在正用九亟指着那女子,我还是急忙说道:“这玩意竟然幻化成你的模样,想来害我,我及时发现,将她制住了。”

    陌楠一听,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冷声说道:“这邪祟真是找死,布老千放了她,竟然还敢回来”

    小狗子也笑道:“交给我吧我正好没练够呢”

    那邪祟女子却忽然说道:“不要杀我,我并不是想来害你的,只是我被他禁锢的太久,现在他虽然放了我,可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觉得他好像可以依靠,就......”

    陌楠毕竟是女孩子,听她说的这么可怜,不由得面色一软,说道:“人鬼殊途,他可不可以依靠,你都不能来找他,你既是亡魂,自然前去轮回台,重新投胎为人,这里岂是你可以来的”虽然语气还是严厉,可眼神明显没有那么凌厉,想来她也看出来了,这个邪祟女子,只是一个可怜的亡魂而已。

    那邪祟女子说道:“我也想去投胎,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妹妹,心事未了,又如何能安心投胎,当初若不是因为要寻找妹妹,又怎么会被布老千所欺骗,一个千门骗子,如何能禁锢得住我”

    我一听顿时好奇了起来,说起来好像真是这样,这邪祟女子的本事,明显比那布老千大的多,那布老千的气势,有一大半都是靠着邪祟女子的,可却能禁锢这邪祟女子这么多年,其中只怕必有内情,反正被她这么一闹,大家也说不着了,不如听听,如果能帮,就出手帮了,看着女子,也怪可怜的不说,留她在人间游荡,也不是好事。

    当下我就和陌楠一对眼色,陌楠一点头,一把将我拉了过来,自己坐到了那邪祟女子的身边,说道:“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我们如果能帮你,就帮你一把,你也好安心投胎。”

    那邪祟女子看了陌楠一眼,见陌楠说的真诚,何况我刚才完全可以将她打的魂飞魄散,也没有下手,知道我们没有骗她,就开口说了起来。

    她这一说,却顿时将我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女子姓白,叫白小燕,她父亲生前,是三十六门之中,通灵一门之中门徒,精通读心之术,无论妖鬼人畜,心中所想,他过眼就能得知。

    这即使在三十六门之中,也是极其罕见的,很容易就招嫉恨,偏偏她父亲只懂读心术,对其他法门手段,一窍不通,虽然能发觉出别人的恶意,却仍旧遭了毒手,遗留下一对女儿。

    其中大女儿就是白小燕,小女儿则叫白小娜

    一听到白小娜的名字时,我和陌楠、小狗子全都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这邪祟女子竟然会是白小娜的姐姐,不过我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她会明白我心中所想之人、所想之事,敢情她和白小娜一样,也继承了父亲的读心之术。

    那白小燕却似乎沉浸在往事之中,一边诉说,一边低头垂泪,并没有发现我们三人的异常,自顾娓娓道来。

    白父死时,白小娜不在身边,说是被人选入了一个秘密组织之中,只有白小燕在,可父女俩都没有见到那杀人凶手的面目,白小燕只知道那人身穿描金黑袍,脸上戴着面具。

    但白小燕却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被害,因为一块金乌石

    这白父精通读心之术,从一熟人心中读到了一个秘密,有一个手段通天之人,将九鼎之中的其中几块金乌石,取了出来,转移了地方,分别藏在几个绝密之处,而其中一块所藏之处,则被那熟人找到了,而原本守护这块金乌石的,正是地狱狂犬。

    其后白父根据从那熟人身上读到的消息,悄悄的寻了去,将金乌石给取走了,藏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甚至在自己身死之前,都不去想一下,让同样身具读心之术的白小燕也无从得知。

    白小燕说到这里时,我们三个又是一脸骇然,我一直忘了这茬,三爷的双翼天马对应着地下深渊之中大鼎内的金乌石,我的金鳞真龙则对应着一块有三点血痕的金乌石,而陌楠的幻影玉兔、陌人豪的独角金牛、叶神医的盘角山羊、李药药的圣手青猿、小狗子的地狱狂犬,所对应的金乌石却全都没有出现。

    甚至就连苏出云的白额金虎、和苏振铭的毒牙飞蛇所对应的金乌石,也没有人看见,只有江长歌说过,那两块金乌石已经出现了,可在谁手上,却不能确定。

    这么一说,那些金乌石,只怕真的被人藏了起来,可谁又有这个神通呢

    难道说,又是井里的人杀害白父的人,肯定是井里的人,身穿描金黑袍就是铁证,既然是井里的人杀了白父,那会不会也是井里的人将金乌石都藏了起来呢

    我刚想到这里,那白小燕又继续说了下去,我急忙仔细聆听,生怕漏掉点滴细节。

    白父临死之前,告诉白小燕,一定要找到妹妹,告诉她一句话,说那金乌石,远在天边,近在胎前,还一再交代,是胎前,不是眼前,让白小燕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句话转告给她妹妹白小娜。

    可白小燕苦苦找寻,也寻不到白小娜的下落,自己反而遭到了暗算,杀害她的,仍旧是杀害白父之人,由于她的手段和那人相差甚远,即使能察觉到对方的杀意,却仍旧没能逃过身死的命运,一缕孤魂守着一定要找到妹妹的执念,始终不肯重入轮回,就在人间飘荡。

    更不幸的是,她还遇上了布老千,虽然明知道布老千在利用她,但布老千所知道的消息,对她来说却极其有吸引力,那就是地狱狂犬,只要能得到地狱狂犬,再将地狱狂犬完全驯服的话,地狱狂犬就可以带着守护者找到自己所对应的那块金乌石。

    白家父女两人,都算是因这块金乌石而死,如今又寻妹妹无望,白小燕又不知道仇人是谁,只有随了布老千前来,企图通过让布老千获得地狱狂犬,来寻找金乌石,再从金乌石之上,查出白家的仇人是谁。

    谁料布老千却死在了这里,白小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又见小狗子获得了地狱狂犬,所以才假冒陌楠,企图接近我,好让我带她同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