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抢金大战

    我一见就暗呼不妙,我可不是张宗树,有那金猪可以将他吞进肚子里。这几个井里的人,个个都是高手,一起对付我,我哪里吃得消。

    一念至此。目光疾转。打不过肯定得跑啊可现在已经被围了起来,要跑就得找一个最弱的。冲开一个缺口才能出去。可目光流转一圈。却悲催的发现。围过来的这几个,每一个的气势都远远比我强劲。

    就在这时。那头肥硕巨大的金猪忽然狂奔而来,身上万道金光闪烁,一身金色光波流动,笔直的向围着我的那几个黑袍人撞去。

    可它的体型太大了,狂奔而来的这个架势。势必会连我也成了它冲撞的目标,当下几乎条件反射一般。想都不想。直接腾空而起,向旁边掠去。

    那几名汉子却没有躲闪的意思,就在我身形一掠之际,其余几个黑袍汉子也行动了起来,首先就是那一对七彩蝴蝶,上下翻飞,直接向我飞来,我双目一接触那两只蝴蝶,脑海之中竟然一阵昏眩,吓的我急忙将目光移开,再也不敢看那两只蝴蝶一眼。

    同时还有一名黑袍汉子一抖手,一条灵蛇已经从袖子里蹿了出来,只有筷子长短,动作却极为快速,顺着地面一溜就到了我的下方,疾弹而起,一口就咬向我的小腿。

    左右两边的两名汉子也同时蹿起,一人手拿短刀,气势凌厉,人在空中,已经疯虎一般向我劈来,正是上次那个使乱披风刀法的汉子。另外一人则双手各拿一把匕首,应该是无名刺的门人,一闪身就到了我的身后,两把匕首左右一分,分别扎向我的双肋。

    地面还有两人持械以待,一个人手持鹤嘴锄,一个人手抓墨铁棋盘,练的应该是药师和棋门的手段。

    我身在空中,根本无法借力,而且旧力已泄,新力未生,即无法躲闪,也无力还击,眼睁睁看着四人六击一起向我打来,顿时心头大骇,就差点脱口惊呼了。

    更要命的是,那头狂奔的金猪,也没能冲过来,刚冲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凌空撒来一张大网,大网直上半空,随后张开,越来越大,嗖的一下落了下来,正好将那金猪罩在其中,一名高大的黑袍汉子双手拉着那银白色的网绳,那金猪竟然冲不破那大网,被硬生生的拉住了

    随即原先被张宗树打伤的两人也奔了过去,一起抓住大网,拼命往回拉,那高大黑袍汉子一边拉着大网,一边喊道:“你们快一点,这老家伙功力太深厚,我的弥天网也撑不了多久。”

    这所有的事情,几乎就发生在两三秒之内,我的心却已经转了好几个来回,现在更是直跌谷底。

    张宗树被海猴子一门的弥天网所控,无法前来救我,我自己身遭四人六击,任何一击打中,可能都会要了我的命,地面还有两个等着我落地的,这几乎就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就在这时,我的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废物”

    两个字一起,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在半空中的身体,陡然旋转了起来,一脚就踹在那个使短刀汉子的腹部,那汉子直接被蹬的摔了下去,自己的身形却借这一蹬之力,陡然往上一蹿,扎向我双肋的两把匕首,自然也就落了空。

    随即自己的身体猛的一个空翻,凌空一腿就砸在了那使匕首的汉子头顶,我就觉得脚上一麻,那汉子则直接炮弹一般的砸在了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人形坑状,升腾起一阵烟尘来,同时还将咬向我腿肚子的那条小蛇也砸了下去。

    最后才双手一伸,分别伸出双指来,接连两记九亟之术打出,两道蓝光破指而出,带起两道粗如茶杯的光柱,直冲那两只七彩蝴蝶,力道之强劲,实在是我生平仅见,更何况,我从来就没听说过,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还可以双手连使。

    那两只七彩蝴蝶倒是灵巧,分别侧身一飞,已经躲开了两道光柱,却也因此被逼的无法再攻击,所有攻击,一瞬间就被破去。

    而这时我才往地面落去

    以一个正常人类的重量,由于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在半空之中,是无法呆住超过两秒的,也就是说,这所有的动作,都是在两秒之内就完成了。

    在两秒之内,我接连重伤两名井中人,砸落那灵蛇,逼退两只七彩蝴蝶

    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我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可却真实的在我身上发生了,这直接导致所有的人,全都惊呆了也包括了那两名站在地面上等待我落地的汉子。

    不过他们的反应,却也是非常快速,我这边脚尖刚一落地,那边鹤嘴锄和棋盘已经一起向我攻来,鹤嘴锄直捣我的面门,那墨铁棋盘则砸向我的腰间,同时那使棋盘之人,还一扬手就洒出了十数颗黑白子来,后发先至,分打我全身要害。

    如果这具身体现在还属于我自己操纵,我一定躲不过去。

    可惜,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真正的我了或者说,现在操纵我身体的,并不是我自己的意识。

    我双手一伸,上下一顿疾抓,十几颗黑白子已经被我尽数抓住,手腕一翻,十几颗黑白子呈现一条直线,反打那使墨铁棋盘之人,同时一伸手就抓住了那迎面而来的鹤嘴锄,猛的一震,那使鹤嘴锄之人,已经根本抓不住了,鹤嘴锄被我劈手夺来,反手就向他脑袋上钉去。

    那人身形一震,反手来抓鹤嘴锄,企图再夺回去,却不料我陡起一脚,正中他的腹部,整个人倒飞而出,直撞向那人就被弥天网困住的金猪。

    与此同时,那使墨铁棋盘之人,已经将手中棋盘一转,那十几颗黑白子尽数被他接住,却不料刚一接住,身形就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随即退了一步,仍旧未能卸去黑白子上的力道,再退一步,又退一步,三步退后,人虽然站稳了,却哇的一声喷出口血来。

    我脑海之中,那种冰冷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看好了,这才是杀人的方法”一句话说完,整个人已经直飞而起,双指直戳那戳那使棋盘之人,那人身形刚稳,根本来不及躲闪,慌乱之中,只好将手中墨铁棋盘一横,挡在我的手指之前。

    如果是我自己使这一招,我必定抽手换招,对方那棋盘,可是铁的,我这一指点上去,只怕没伤着对方,自己的两根手指就得先折了。

    可这一招虽然是我的身体使出来的,却并由不得我做主。

    双指直接迎向了那墨铁棋盘,迅速撞击在了一起,轰的一声巨响,墨铁棋盘已经碎裂成数块,我的双指直接穿了过去,一下就点在那黑袍汉子的额头之上。

    蓬的一声炸响,那汉子的整个脑袋碎裂了开来,无数红的白的飞起,直向我喷溅而来。

    我的身体却在一指点中之时,已经抽身狂退,不但躲开了那些四处飞溅的血肉,还一退就退到了被我从空中砸下来,将地面都砸出个坑来的汉子身边,那汉子刚刚从地面的人形坑中挣扎出来,还没来得及完全站稳,已经被我一把就抓住了胸前黑袍。

    随即另一只手,一拳就打了上去。

    再一次应声而碎,那名汉子的脑袋,同样碎成了肉屑碎渣。

    接连两下,就要了两名井中人的性命,而且出手之狠辣,实在令人发指,每一下都是直接将人的脑袋轰碎,连一点点活下去的机会,都不给对方。

    就在这时,那被弥天网困住的金猪,也陡然嘶吼了一声,猛的一冲,那张巨大的弥天网上,嘣的数声连响,几根网绳都被崩断,那高大的黑袍汉子喊道:“困不住了大家撤”

    话刚落音,那巨大的金猪已经再度嘶吼一声,身上金光陡然狂盛,那张弥天网啪啪连响,直接断成一截截的碎绳子,那三个拉网之人一起踉跄,差点摔倒。

    金猪一脱困,就转头向那三人冲去,同时张宗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惹恼了老子,还想走”

    张宗树这一发飚,我脑海之中的那冰冷声音也再度响起:“记住了,所有的招数,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人但如果你的力量能达到极限的时候,所谓的招数,也就形同虚设,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下,任何的招数都只是一个笑话。”

    我当然知道在我脑海中说话的是谁,顿时一愣道,脱口而出道:“什么意思我们徐家的九亟,也不行吗”

    那冰冷的声音冷笑一声道:“你们徐家的九亟,说白了也就是一种借助天地之威的力量而已,在你们看来,算是很厉害了,在我看来,就是个杂耍。”

    “而且,你的心也不够狠,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尝试一下,拥有绝对力量的快感,眼前这几个人,正好可以用来练习,去吧杀光他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