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藏金分亟

    这一想明白了,冷汗也就下来了,不过同时心里也升起了另外一个疑惑。按力量来说的话,金鳞真龙一开始就完全可以操纵我的身体,即使是现在,它想夺取我的身体。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刚才那一轮反击,就是最好的证明。可它为什么一直没有夺取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家伙对我都有不利的想法。我得提防它一点。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又响起一声深深的叹息来,那叹息声中。好像隐藏着无限的失望

    我知道金鳞真龙能体会到我的想法,但我也没有避讳它的意思,它能想着夺取我的身体,我为什么不能防着它点,它能做初一。我就做十五。

    那张宗树说道:“我觉得,你体内的金鳞真龙。还是封印一下的好。这个我还可以一试,以我的能力,即使不能全封了,也能封印它一部分的力量,免得它这样动不动就蹿出来,时间久了,对你有害无益。”

    这话一出,我体内忽然涌起了一股凶悍之极的凌厉力道,力量一起,我就知道金鳞真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几千年来,从未认过主,自在逍遥惯了,如同一匹从未上过缰绳的野马,如今听张宗树这么一说,当然怒气勃发,在发展下去,只怕这家伙会再度控制我的身体,对张宗树下手。

    而且我也有我的想法,虽然金鳞真龙也许真的有想夺我身体的因素,可我现在还真离不开它,像在苏家大院,像在刚才,都是金鳞真龙发威,才将我从危难之中救了出来,如果封印了金鳞真龙,我再度身陷危境,不不就没人可以帮我了嘛

    何况,不管怎么说,金鳞真龙已经两次救了我,目前也没真的抢我的身体,我要就这么让张宗树封印它,说起来好像对它也不公平,所以我决定,先这么的,真到了金鳞真龙想抢我身体的时候,再想办法,目前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封印它的。

    这个念头一起,体内那股凶恶的力道就迅速消失,显然是金鳞真龙明白了我的想法,并没有打算再追究下去。

    当下我就笑道:“前辈,承蒙你担心,这金鳞真龙,暂时封印不得,我还有许多事,要靠它完成,不过还是多谢前辈的好意,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压不住它了,定会去茅山寻前辈帮忙,到时候还请前辈不吝援手。”

    “今日前辈援手之事,徐镜楼记在心中,他日徐家必定回报,眼下我还有许多事情,更是着急要回云南,就此告辞,改日再见。”

    说实话,这几句话,我是学着三爷往日和三十六门的朋友说话的腔调说的,我自己说完,都觉得有点搞笑。

    那张宗树却笑眯眯的一摆手道:“小子,你先别走,就算你不让我帮你封印金鳞真龙,刚才那块金乌石,你也该给我吧据我所知,那玩意带在人身上,没有什么机密防护的话,可对人大大的不利,轻则让人癫狂疯魔,重则就会茹毛饮血,你带在身上,可绝对没有什么好处,如果我所料没错,你现在已经心气躁,开始有好勇斗狠之心了。”

    那块金乌石,在我一拿手之后,就已经趁乱装进了口袋中,说也奇怪,这小小的金乌石,仅有玉米粒大,在外面却能散发出万道金光来,可一放入我的口袋,却立即收了所有光辉,应该是和我身上的金乌石,起了感应。

    不过这金乌石直接关系到我力量的强弱,我到处寻找都找不到,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一块,怎么可能再交出去,当下就嘿嘿一笑道:“前辈,不瞒你说,金乌石在我身上,不会有半点反应,起码到现在,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也许是因为金鳞真龙的力量可以压制这金乌石,所以暂时还是不交给你老了。”

    虽然我觉得这个张宗树还满好相处的,辈分高,本事大,却不端着,笑眯眯的挺有意思,但我还是留了个心眼,没将我身上已经有了两块金乌石的事说出来,更没有说出我每收集到一块金乌石,就可以得到金鳞真龙一分力量的事情。

    随着我的年岁越来越大,跟随三爷在外面经历的越来越多,我发现自己也开始会给自己披一层外衣了,用意并不是想欺骗别人,只是用来防止自己受到伤害。

    那张宗树明显没有想到会这样,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你真的没啥感觉小子,这事可说不得假话,不然的话,害的可是你自己。”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真没感觉,自从金乌石上身,心里还总觉得特别踏实,好像这金乌石,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一样。”

    那张宗树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一边伸手挠头,一脸苦思,一边说道:“不可能啊金乌石对人的影响,我是亲自领教过的,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影响呢难道说三合之体,和金乌石也能相合”

    我没有再和他探讨下去,这老头的知识面极其渊博,我刚说了一句没有感觉,他马上就能联想到三合之体上去,再多说几句,只怕都能被他猜出来,当下就再度拱手告辞,准备离开。

    却不料那张宗树再度一摆手道:“慢着,我还有一事,刚才见你使用九亟之术,怎么显得混乱无章即没有逐级递进,也没有强弱之分,一出手就是一团混沌,虽然也是九亟之术,却不分其等级,不窥其殿堂,不得其精华,不借天地之威,完全是凭借你自身的力量发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听的一愣,这张宗树的话,正对了我的心思,我早就有想将九亟之术分级标记的意思,只是自己始终摸不到窍门,听这张宗树的意思,他好像对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了解甚深,不如趁机问他一下。

    当下就说道:“我学的晚,才学两三年而已,而且自身底子差,所以进展的也慢,还不能掌握九亟的诀窍,如果前辈知道什么关于九亟的方法,还请前辈指点一二。”

    那张宗树却又一摇头道:“不对,九亟之术,虽然是徐家世代单传,但很多人都知道,是一层层递进,由易而难,以你的资质,底子再差,三年也该有所小成,这里面必定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且问你,你所学九亟,共分几层”

    我听的一愣,什么几层我一学就是这样,从未分过什么等级层次,三爷也没和我说过,我哪知道分什么几层,当下茫然摇头,以示不知。

    那张宗树更显纳闷,眉头都皱的立了起来,随口说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层次九亟之术,分别是利用天之威、地之力、人之元、魂之灵、心之智、威之慑、气之劲、势之沉、体之力,九力相辅,所以也共分为九个层次。”

    “我虽然不知道这九个层次分别叫什么,却知道这九层九亟,就是对应这九种力量,当年你们徐家先祖徐云天,曾将这九亟之术练至化境,就连金鳞真龙,也被他所擒,可见九亟之术的威力如何,你要想练好九亟,绝对不能浑浑噩噩,就这么胡乱练下去,必须寻到这九力的诀窍,然后加以利用,这才能修习不止,一层一层的递进,最后获得天地之助。”

    “你有金鳞真龙在身,首先这第一关就不是问题,体之力绝对不欠缺,其次你发作起来之时,相当凶悍暴戾,气势凌厉,这第二关也算过了,再之你气场已成,虽然还不够稳,却已经形成了独特的气息标识,说明你应该修习到第三关了,怎么会连自己修习的进度都不清楚呢难道徐关山没有告诉你这不对啊”

    我听的忽然莫名烦躁了起来,这张宗树说的头头是道,话里话外,却直指三爷对我藏私,这让我听的很是不爽,三爷疼我,如同亲子,九亟之术,要不是我胡来蛮干,教授于花错,三爷连花错都没准备教,怎么可能会对我藏私。

    何况这数年来,三爷屡次舍命救我,处处维护,在我耳中,听不得别人说三爷半个不字,偏偏这张宗树所说,又如此有理有据,我竟然无法反驳,自然一阵阵的烦躁。

    当下我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就对张宗树说道:“前辈,九亟之事,三爷才教我入门而已,后面的都是我自己胡乱摸索的,所以尚不得知,待我回去请三爷教导就是,我还有事,不能和前辈多做盘桓,这就告辞了。”

    一句话说完,也不等张宗树点头,自己转身就走,看了下方向,疾向南方疾奔,走出好远,还听见那张宗树在后面喊道:“你回去了一定要问问徐关山,这九亟之术,可不是小事,练的错了,那可是会经脉逆行的”

    我一听更加烦躁,三爷如果知道,肯定不会不教我,而且三爷自己施展的时候,也没有分什么九层九亟,难道说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精要部分也失传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