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多管闲事

    说实话,我宁愿相信我们徐家的九亟精妙之处失传了,都不愿意相信三爷对我藏了私。可不知道怎么的,总是想起三爷的手指,如果我没记错,三爷使用九亟之术的时候。不同的威力。手指也会变化出好几种颜色。

    虽然我不能确定那是九亟之术的等级划分造成的。可那几种颜色的手指,在我脑海之中挥之不去,这种感觉让我烦躁的就像个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玩具的孩子看什么都不顺眼。

    可我也不能随便拉个人过来打一顿,只好将这种烦躁强行压了下去。先寻了一个荒僻的田地,四面空旷,这样别人想跟踪我也容易发现,确定四处无人了。才将身上的金乌石都拿了出来,可这颗新得的金乌石。却不能和原先那个金乌上的血点相融,估计对应的不是我手上的这一块,只好一起先放进瓷瓶子里,藏在身上。

    虽然没有对应。那金鳞真龙还是遵守了信诺。又给了我一份力量,这次的力量更为凌厉,我的遭遇更为凄惨,整个人都像都快炸开了一般,直将我疼的死去活来,到了最后,硬是承受不住了,直接昏迷了过去。

    这一昏迷,就是好几个小时,等我再睁开眼时,已经睡在了床上,旁边一个农户打扮的老头,大约快七十了,一脸的风霜沧桑,穿的衣服也很旧了,都洗的泛了颜色,顿时一愣,刚要翻身起来,那老头一见我醒了,顿时笑道:“小伙子,你醒了,先别动,你刚才发烧了,烧的那叫个厉害,身上都直冒白烟,我们这离医院远,我就叫我们村上的医生,给你打了一针退烧药,没想到还挺有用,没一会你就醒过来了。”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这老头发现了我,以为我烧昏过去了,将我给救了回来,还让村上的赤脚医生给我打了一针,顿时哭笑不得,当然,心里还是满感谢人家的,当下连声谢过,翻身起床,活动一下手脚,一摸瓷瓶子,也还在,同时发觉体内的力量似乎比原先增加了一倍,不由的心头一喜。

    虽然那老头一在留我,让我在休息一会,可我归心似箭,云南那边有好多事情等我回去问清楚,哪里能在这耽误,我还是坚持要走。

    就在这一留一走之间,门外忽然进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庄稼汉子,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喊道:“老支书啊这活没法干了,一上午又伤了三个人了,现在整个村里的劳力都不肯去了,都说那破桥邪门,你说咋整吧”

    随即一眼看到了我,顿时一愣,冲我一点头道:“家里有亲戚啊小伙满帅,哪的亲戚啊”

    我听的一愣,这老头还是村支书家里咋这么穷呢我们那附近的几个大队支书,可都一个个富的流油。

    那老支书急忙让我先躺着,拉着那汉子就到外面去了,整的神神秘秘的,我也有点好奇了起来,就侧耳细听他们在谈些什么,自从我得了金鳞真龙的力量之后,感官越来越强,普通人的对话,哪里逃得过我的耳目。

    那老支书将那汉子拉了出去,就说道:“不是啥亲戚,刚才我去看田里的庄稼,发现这小伙子昏倒在田里,满可怜的,就给背回来了。”

    接着话锋一转道:“你说说咋回事,昨天不是丢了祭品了吗怎么今天还闹腾呢这东西还有完没完真想要了咱村全部娃儿的命”

    那汉子一拍大腿道:“可不是,昨天丢了两片猪,一只羊下去,安全施工一天也没事,大家伙都以为没事了,谁知道今天上午一开工,先是一个乡亲崩了镐把,将自己脑袋打破了,一头血啊接着又两个乡亲莫名其妙砸伤了自己,大家吓的都不敢干了。”

    我听的心里一咯愣,好像这个村是遇上什么邪门玩意了,阻碍了他们的施工,如果是这样,我倒是可以帮他们一把,顺便将这老头的人情给还了,虽然我根本就不需要他救,可毕竟人家的出发点是好的。

    那老头继续说道:“再下一次祭品,羊圈里还有两只羊,你全逮了去,我家的用光了,就用村上的,一户出一只,也能撑到完工,咱不能一直这样下去,那桥是通往镇上学校的唯一一座桥,桥断了,就代表着娃们都上不成学了,我们穷点不要紧,不能让娃们再走我们的老路。”

    那汉子嗡声道:“老支书,你就别整了,娃们多绕点路不也行嘛干嘛非要整那桥,你家养的两头猪,几只羊,这段日子几乎全填进去了,你干了半辈子支书,你看看家里还剩点啥了再说了,你是同意出家底,别人同意吗咱们村,谁家能舍得猪啊羊啊的往里填”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个老头是个难得的好村官,这个忙我得帮,不但要帮,我还得想办法让这老头过舒坦点,当下直接就走了出来,一张口就说道:“不用填了,带我去看看就行”

    那老头一见我出来了,急忙说道:“哎呦,小伙子,这和你没关系,你别跟上瞎掺和,你回去躺着去,等会我给你做点饭,你身体好了,就赶紧回家吧”

    我微微一笑,说道:“没事,我就去看看。”

    那汉子也说道:“小伙子,你外地的,更别掺和啊上次我们村请了张大仙来,都没用,张大仙被吓的尿了一裤子,回去发了好几天癔症。”

    我一听反而更有底了,这必定是什么邪祟之物在作乱,北方地广人稀,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少,只是随着交通方便,人员增多,这些东西大多都遁了起来,像这样公然出来兴风作浪的,还真是稀罕,这个事,我管定了。

    当下我就笑道:“不瞒两位,我家三爷,就是干这个的,在我们那一段,名气极大,我从小跟三爷也学了点手段,我就去看看,能管得住,我就出手管一下,管不住,我就回去搬三爷来。”

    那老头听的一脸迷惑,看了我一眼道:“真的”

    我点头道:“那还能有假,我是徐家村人,我三爷叫徐关山,不信你打听一下。”

    我满心以为,报出三爷的大名,他们一定会知道的,可我忘了,我领着张宗树往南跑了百十里路下来了,这些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谁还知道三爷的名号,这么一说,他们更显的疑惑了起来。

    倒是那汉子爽快,说道:“行我就领你去看看,不过话说头里,你没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要出手啊之前已经出了一条人命了。”

    我连连点头,老支书不放心,也跟了来,我跟随两人出了门,一直向村后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打量,这个村子不大,但满孤僻的,四周老远都没看见个村落,也满穷,整个村子上,瓦房都没几间,这在我们北方,也是很少见了,村子后面有条河,还满宽,可能有二十来米,河上架了个半截断桥,两人领着我,一直向那断桥上走去。

    那汉子边走边说道:“这座桥原先好好的,是村里娃上学的必经之路,除了这座桥,娃要上学,得多绕二十来里路,大概在三年前,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断了,这三年里,老支书为了将这桥修起来,四处求爷爷告奶奶,镇上就是不肯出钱,老支书没辙了,告到了县里,县里才拨了款下来,可这款经过镇里一走,就剩三分之一了。”

    “钱不够,老支书就动员全村劳力自己动手,将工钱省下来,村上人也都满出力,可修了没几天,一个小伙子一下失足掉水里了,按理说,我们都是在河边长大的,水性都不差,可这小伙一掉下去,就没再上来,大家捞了半天,连尸首都没找着。”

    “后来就再也没法修了,白天修夜里塌,老支书想尽了所有招,甚至还请了张大仙来,没一个顶用的,只好用猪羊祭拜,还别说,祭一天,那一天就没事,可老支书家的牲口都快用完了,今天就没祭,结果就又出了事。”

    我一听就火了,镇上掌权的这家伙这么不是个玩意,我得想个办法教训教训他,阻碍修桥的一定是水里的邪祟,那小伙子掉下去,被它吃了,尝到了人肉的滋味,所以才开始兴风作浪,既然它不修天道,那我灭了它也是应该。

    不一会到了河边,我上了断桥,往四面一看,四面无遮,清风徐来,河水清澈,水草丰盛,是条好河,按理说,这个村子靠河而建,就依靠这河里的水产,也不该穷成这样,只怕这其中,还有点蹊跷。

    刚想到这里,我心头忽然一阵狂跳,金鳞真龙的力量,开始在我身上缓缓流淌了起来,我不由得一愣,这是几个意思我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存在,区区一个水里的邪祟,对我根本构不成威胁,为什么我身上的金鳞真龙的力量会涌起起来难道说,这河里有什么东西,让金鳞真龙感应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