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断桥诛蛟

关灯
护眼
    这念头一起,体内金鳞真龙的力量涌动的更厉害了,我不由的也好奇了起来。这里水面清澈,并没有凶煞之气,倒显得祥和宁静,还能引动我体内的力量感应。这倒是有意思了。

    但这里有邪祟做怪是肯定的。当下念头一转。就转头对老支书说道:“老人家,你知道不知道修桥的钱款,是被谁克扣的”

    那老支书一听,顿时一脸的愤怒。想都不想,就说道:“还能有谁镇长钱老鼠呗这家伙姓钱,叫劳树,大家都叫他钱老鼠。仗着上面有点关系,吃拿卡要。雁过拔毛,别说我们的修桥钱了,就连镇上的五保户的低保,都要被他扣一半。谁提起来都牙根痒痒。可又没有办法,他亲姐夫在县里,还满有权势的。”

    我一听就明白了,这种人不治不行,不但得治,还得狠狠修理虽然我不会要他的命,让他下半辈子就不死不活的,也还不是问题。

    当下我就说道:“老支书,你能不能将这个钱老鼠请来随便找什么借口,只要他能来,我就有办法让这桥修起来,还不让大家伙再出一分钱。”

    那老支书一听,顿时眼一亮道:“真的要哄他来,太简单了,那钱老鼠酷爱文物,只要稍微暗示一下,说这里有好东西送他,别看这桥断了,保准一会开个车绕个大弯都来,反正油钱也不要他出。”

    我一点头道:“行只要他能来就行,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老支书还有点不放心,我一再催促,才回去打电话了。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那钱老鼠果然开了辆车子来了,年纪不大,也就四十来岁,满面红光,肥头大耳,肚子挺的比八个月的孕妇都大,一下车就咧着嘴笑,对老支书的肩头就拍了一下,笑道:“老支书终于开窍了嘛你早懂点人情世故,一座桥的事,不早就办好了嘛嘛宝贝拿出来瞧瞧。”

    我上前一步,故意装作神秘的样子,对那钱老鼠笑道:“钱镇长,那宝贝不是他们的,是我的”

    那钱老鼠眼一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怎么你嘛意思想从我这里套三个两个的有东西就拿出来,不差你钱。”

    一句话说完,还恼怒的瞪了一下老支书,估计是气恼老支书没把宝贝先买下来,我当下就笑道:“我也是听老支书说起,钱镇长喜欢文物,这才求老支书打个电话,想看看钱镇长有没有兴趣,如果有兴趣,我现在就下河给你捞出来。”

    那钱老鼠一听,顿时眉头一皱,摆出一副官架子来,沉声说道:“河是国家的河,河里的东西怎么能是你的呢应该上交国家嘛走你先捞上来我看看,如果真是宝贝,我会上报国家,给你一点奖励的。”

    我一听,得这宝贝还没影呢已经开始耍手段了,什么狗屁上交,上交上去的,还不是被贪污了

    好在我根本就没准备给他什么好处,当下就点了点头,带着他直奔断桥,老支书和那汉子也跟了来,一行四人到了断桥处,我一指水面道:“就在这下面了,我下去替你捞上来。”

    那老支书一听,顿时着急了起来,连忙拦道:“不行不行今天没下祭品,人下去还能有个好嘛”

    那钱老鼠眼一瞪道:“别搞封建迷信那一套,我来都来了,你还准备让我白来是咋的下去出了事我担着,有我在,还怕天塌了不成。”

    我嘿嘿一笑,也不顾老支书阻拦,一转身,噌的一下就跳下了河,说实话我水性也不差,装模作样的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人一入水,体内力量流动的更加激荡,我暗暗好奇,故意向下多潜了两米,一来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二来,我也想引那凶煞出来。

    果不出我所料,我刚潜下去三米多点,整个水面忽然动荡了起来,我在水下,就觉得一阵阵的暗流涌动,随即水中就有一股巨力传来,如同一道利箭一般,直向我冲了过来。

    我在水中,毕竟没有在陆地上灵活,只好一转头,一伸手就挡住了那道攻击,同时也看清楚了,这东西竟然是一条巨大的青蛟,头如笆斗,身粗如缸,双眼橙黄,裂吻巨口,额头上长有一支独角,角分双岔。

    我一见就傻眼了,这不是三爷在陈王屯水坝修理过的那条青蛟吗当时已经被三爷打回了原形,怎么这才两三年,就又恢复了原样还顺水跑来了这里兴风作浪不用问,这桥就是它拉断的,走蛟之时,大蛟借水之势,断桥摧屋,都是正常。

    只是我有一点不明白,这桥断了有三年了,按时间算,正好是这青蛟被三爷收拾了没多久,它在陈王屯水坝被收拾了,顺水跑来这里正常,可怎么就又恢复体形了呢当初这青蛟被三爷三抖之下,已经变成一条小蛇了,按理说没有个上百年,都不可能再长这么大,哪有短短期间之内,就恢复如初的

    更何况,这青蛟在这里,我竟然没察觉出凶煞之气来,而且我体内金鳞真龙的力量还兴奋不已,这让我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搞不明白,只有先放着,先专心对付这青蛟再说,如果摆在三年前,我断然不是这青蛟的对手,不过现在我自然不惧它,三爷已经放过了它一次,既然它一心求死,还生吞了活人,犯了天条,那也活该它死在我手上。

    那青蛟或许惧怕三爷,却没有吃过我的亏,自然不惧,在水中直扑而来,我侧身一闪,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青蛟头上的独角,身形在水中借水力一,已经骑到了它脖子上,双指一伸,就点在了它脑门上。

    这东西虽然凶悍,却也不是不知死活,一被我九亟制住,哪里还敢动弹,不过我在水下憋的时间当然没有它久,一提蛟头,让它向上去。

    那青蛟似乎能懂我的意思,呼的一下将我的是真的”

    我早就算计好了,他这样的人,最是贪婪,对钱贪,对权更贪,所以我故意在他面前显露了一手,好让他相信我的话,只是没想到,在这河里作怪的,是那青蛟罢了,当下一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说到这里,我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道:“不过,那青蛟还说了一件事,你钱镇长之所以一直没能升官,是因为命里还缺一件善行,比如修桥铺路这些。”

    那钱老鼠一听,顿时大喜,一挥大手道:“我明白了,这眼前不就是桥嘛从今天起,修桥事宜我全权负责,保证尽快完工。”

    我暗自冷笑,如果真是想诈你修座桥,哪用我费这么大手段,我要你付出的,可远不止这点,当下就笑道:“要依我看,桥要修,路也要铺,钱镇长既然是在这里得到的好处,何不将这村上的路也铺了,积德行善,将来对钱镇长的仕途,可是大有好处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