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百鬼缠桩

    那钱老鼠连连点头道:“行行行现在正是乡村规划的时候,我尽快落实,有镇上出面。保证尽快人员到位,所有物资,全由镇上出。先前拨下来的那笔钱,也不要村上还了,就给村上增加建设用。”

    一句话说完,忽然走了上来。一把就握住我的手道:“小兄弟。你这本事可太大了。我正好有一事相求。你一定要出手帮忙才行”

    我一听,得我还没开始设计他呢他自己就钻进来了,当下一点头道:“好说。只要钱镇长能将修桥铺路的事落实了,将来一定平步青云,我和钱镇长是好朋友。钱镇长一定不会亏待我的。”

    那钱老鼠一听。更是喜上眉梢,也不管老支书和那汉子了。拉着我就走。边走边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活宝贝啊有了兄弟你的帮助,只要你肯替我美言几句,我平步青云还真不是梦”

    我一听,顿时琢磨出滋味来了,这家伙敢情是想将我当成宝贝献给什么人,估计这人也是摊上什么邪门事了,而且一定官职比他大。

    一明白过来,我顿时就乐了,行我正在琢磨怎么整治他呢这下好了,都不用我出面了,我一定会替他多多“美言”几句的。

    但这事还得等他把这个村上的桥和路整好的,不然换了个官,万一再不是个玩意,我这番心血也就白费了,当下就说道:“钱镇长,你的官运,不用担忧,当务之急,却是先将善事做了,有阴德为基础,百神庇护,方能得到提携,不然的话,现在只怕我给你说什么好话,都帮不上什么忙。”

    那钱老鼠一听,顿时笑道:“小兄弟,我明白,以你这样的本事,一定是欠老支书什么人情对不对要不怎么会这么帮着一个破村子着想,没关系,我回去就先办这事,明天就把事情落实,事情落实之后,咱们再去县城,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我一听,得,到底是官场老油条,看出来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他将这事办成就行,当下点头笑道:“确实,我欠了老村长一个大人情,就在今天,和一帮子牛鬼蛇神起了点冲突,不小心受了点伤,是老支书救了我,干我们这行的,讲究因果,欠了人情就一定得还,不然这心里不得劲。”

    那钱老鼠笑道:“小事,包我身上,保证处理的妥妥的”说话间,两人已经离开了断桥,不知道为什么,就在离开断桥的那一瞬间,我心头忽然有种失落感,就好像自己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可一摸身上,所有东西都在,只当自己是胡思乱想了。

    两人上了钱老鼠的车,一路开出村子,绕上大路,这个钱老鼠就开始说出他的意图来,估计也是想探探我的口风,看看我能不能解决。

    怎么回事呢这事得从钱老鼠的姐夫身上说起。

    钱老鼠的姐夫姓黄,在县里担着某局局长的位置,人面广,有钱有权有势力,一向顺风顺水,可最近却遇上了麻烦事儿,而且这事儿,和建桥的事,十分相像,所以钱老鼠一见我杀了青蛟,马上想到了这事。

    县里要做一个形象工程,这可是关系到整个县里的面儿,绝对是个肥差,黄局长身为局长,自然不好自己出面,就让自己熟悉的一个工程承包商出面,给拿了下来,暗地里将家底都投进去了,还拉拢了一些上级,也投了一部分钱,总共占了这个工程里一半的投资,和那承包商也说好了,赚钱七三分,黄局长占七成,毕竟还得分出几成给上级,另外上下还得打点。

    可这个形象工程的选址,却是在一个并不太吉利的地方,原先是个火葬场,后来火葬场扩建,就改址了,这里就空了下来,已经闲置了好多年,县里土地资源紧张啊好地段得留着卖给开发商,所以就将主意动到了这个地方,反正也就是面子工程,建成后也就是摆设。

    黄局长却根本就不管这些,本身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坚定的无神论者,何况在巨大利益的趋势下,他根本也顾不上这些。

    我听到这里却乐了,说实话,驱鬼辟邪的手段,我其实不精通,但我也知道,这火葬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烧了无数尸体的魂魄聚集之地,阴魂凶煞不知道多少,选这地儿开工,没有点手段,那简直就是脑门欠抽。

    但我什么都没说,继续听钱老鼠说下去。

    这有人有钱的,筹备起来快啊很快钱到位了,工人也到了,材料也全了,就开工了,一开始还算正常,地也圈起来了,工棚也建起来了,可等到打桩的时候,出事了。

    不管怎么整,这地桩就是扎不下去,没上过工地的可能不懂,这工地打地桩,是有讲究的,建多高的房子,就一定要下多深的桩,是有比例的,底下铺上钢筋笼子,上面竖起的全是钢筋混凝土,一根根柱子都老粗,可以说,地桩就是一个工程的基础,地桩建不成,啥都是扯淡。

    可这地桩就是打不下去,头天还没扎下去米把深,第二天起来一看,地桩全被拔了

    没错是被拔了

    一整根一整根的被拔了起来,摔在乱七八糟。

    这地桩可是和地下的钢筋笼子都是连在一起的,现在绑的都少,基本上都是焊接,地桩的本身,也全是钢筋混凝土,这硬生生拔了,是什么概念

    不管怎么做到的,反正人力不可能。

    可黄局长是无神论者啊当时就急眼了,一心以为是有人在搞破坏,暗地里给他下绊子,这一天下来,工人多少钱材料多少钱所以马上安排了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小混混巡夜,夜里就看着那些地桩,并且交代了下去,逮住拔桩的人,只要不打死,后果都他担着,而且重重有赏。

    这些混混也不是好鸟,都是社会上一些地痞流氓,平时干的也都是些缺德带冒烟的事,一听黄局长这么交代,还有钱拿,顿时全都兴奋了起来,一个个牛皮吹的比山大。

    当天夜里,就出了事。

    这几十个小混混,死了一多半

    而且个个死状极惨,有几个,被塞在了水泥搅拌机里,有几个直接塞进了桩洞里,还有的被钢筋活活扎死的,最惨的一个,肚子里被灌的全是水泥,撑的跟孕妇一样,等发现的时候,水泥在肚子里都凝结成块了。

    几个侥幸没死的,也都吓的疯的疯傻的傻,有一个胆子大点的,就将事情说了出来,说当天晚上几十个小混混拿着钢管家伙,埋伏在地基四处,准备活抓那些拔桩的人,结果到了半夜,那些地桩之上,忽然缠满了一道道的黑烟,黑烟之中,不时响起一阵阵凄厉无比的尖叫之声,整个地基层,几乎布满了这些玩意。

    随后那些地桩就像疯了一般一个劲往上冒,一根根对抱粗的地桩,就像被无形的大手抓住摔出去一般,到处乱飞,随处乱砸,几十根地桩,都没用五分钟,就被拔了个干净。

    这些小流氓就吓傻了,也不知道是谁喊出了声,这下好了,就见那些黑烟呼啦一下全都冲了出来,一沾着人,就将人带的飞了起来,眨眼之间,几十个小混混到处乱飞,一个个哭爹喊娘,一圈折腾下来,就死的一大半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消息一散出来,工地上立即就传开了,有点经验的老工人直接就跑了,反正开工也没几天,那点工资不要了,别再把命丢了,这一有带头的,剩下的一些工人呼啦一下就跑差不多了,剩下的也都抱观望态度,反正没有谁敢再去下地桩了。

    最着急的,当然是黄局长,家底都投进去了,就指望着这个项目建成后,弄上一大笔呢可这连地桩都下不去,还谈个毛线嘛工程建好了,以他的关系,自然好拿钱,可要是没有工程,他面子再大,也没有那个部门敢把钱给他啊

    黄局长这急的,整天满嘴都起火泡了,也不再坚定的拥护无神论了,风水先生请了十几个,全都是坑蒙拐骗的货,糊弄点钱就跑了,一个工程,至今没法下地桩,黄局长半辈子的家底也都耗在那,更郁闷的是,这个工程里,还有一些比他官更大的人,也投了不少钱,这些人就连黄局长也惹不起,现在整天给黄局长脸色看,整的黄局长上吊的心都有了。

    在这种情况下,钱老鼠遇见了我,那简直就像捞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能不拢着我才怪。

    我听完了却心里直乐,好家伙,我从跟着三爷一出道,就一直在深山老林里打转,打交道的无论是敌对的还是自己人,都是三十六门的,这算是头一遭出世,没想到这第一次,就遇到了这么一帮贪官,我要不将他们整治的一好一好的,都对不起我姓的这个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