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河中藏物

    我刚想到这里,那钱老鼠就讨好一般的看着我笑道:“小兄弟,我一看见你。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这气宇轩昂,这一表人才。绝对是人中龙凤,何况小兄弟刚才斩除青蟒,那霹雳手段,实在让老哥哥我心中佩服。只要小兄弟愿意往官场上走。老哥哥给你牵线。三五年下来。我包你富甲一方。”

    我嘿嘿一笑,不置可否,那东西头生独角。已经成蛟了,蛟蟒都不分,还给我扣高帽子。这是给我画大饼呢企图通过空头支票来让我给他那局长姐夫卖命。骗骗别人还行,可我自从在三十六门里混。见过多少阴谋诡计。这些小儿科,还不如千门的骗子呢怎么可能糊弄得了我。

    那钱老鼠一见我不表态,知道我不那么好骗了,当下讪讪一笑,就问出了心里话来,说道:“小兄弟,你看我姐夫那事......”

    我没等他说完,就回了一句:“手到擒来别说就是一群孤魂野鬼了,就算是一群凶灵恶煞,我去了,它们也得给我趴服帖了,听话也就罢了,不听话,估计连投胎都没机会。”

    那钱老鼠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刚想说话,我就又给他堵了回去:“不过,我出手的话,费用可不低别看我替那个村又讨修桥又讨铺路的,那是老支书救了我的命,钱和命没得比,但这事,咱一码归一码。”

    那钱老鼠哈哈大笑道:“小兄弟,你放心,别的不说,只要你能把这事办成了,要多少钱,随便你开,只要你开的出来,我姐夫就付得起,我也不瞒你,你知道这个工程做起来,能赚多少吗净利润那得上亿就算承建方分走三成,给另外的投资人一成,上下打点用掉一成,我姐夫还能得到五成,五成是多少钱还少得了你的嘛”

    “再说了,就凭我姐夫在县里的关系,来往交结的,哪一个不是一跺脚整个县城都乱晃的角色,你这一旦出了名,你就等着吧金山银海的往你家里钻,推都推不走。”

    说实话,我听的都觉得发懵,我对金钱,从来没有什么概念,第一次进城,就是陌楠给我买身上这一身衣服,当时看着陌楠掏出来一大叠钱,就觉得已经很多钱了,上亿究竟有多少,我完全没有认知。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镇上,大概是为了让我尽快帮他姐夫解决工地上的事,钱老鼠直接开车进了镇办公大楼,挺大一楼房,里面没有几个人,看着挺浪费。

    钱老鼠很快就将修桥铺路的事吩咐了下去,并且一再叮嘱,这是上面安排的,要尽快落实,县里领导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看到成果,还别说,他面对下属的时候,还挺有架势,将那帮下属唬一愣一愣的,都摸不清什么情况,纷纷去落实去了。

    随后钱老鼠就将我带去桑拿,我从河里上来到现在还没换衣服,一身**的,这家伙倒也瞅眼色,但我一再交代他,别给我整那些乱七八糟的,对我们这行人不利,反正他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哪一行的,唬呗

    等我洗完澡出来,再一次见证了这家伙拍马屁的功夫,他根本就没洗,趁我洗澡这个空,跑去给我买衣服去了,拿着我的湿衣服,按我的尺码,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看质量都是上等货,估计钱少不了。

    但我的脸却绿了,我的金乌石在衣服内袋里呢急忙翻找,那钱老鼠一见,就把小白瓷瓶子掏出来了,说道:“小兄弟,是找这个吧放心吧老哥哥不会拿你的,我看了,也不是啥值钱货,两块碎金子而已,你要是喜欢,等会老哥哥带你去买两个金牌牌。”

    我心里冷笑一声,有眼不识金镶玉,这金乌石岂是一般黄金可比的,不过在瓷瓶子里看起来,确实有点像碎黄金,也不怪他这么认为。

    但我嘴上却没这么说,故作神秘的凑过去笑着低语道:“钱镇长,你有所不知,这两块碎金子,是我们师门传下来的引魂金,是阴间的玩意,我带在身上,必要时可以帮我的忙,要是一般人拿了,那可就完了,日夜冤魂缠身,等着收尸吧”

    我这么说,自然是怕那家伙再没事乱拿,果然,那钱老鼠一听,顿时吓白了脸,急忙将白瓷瓶子瓶子还给了我,一连声的问他会不会有事。

    我当然说他没事,就算有事我也不会告诉他,不过这么一说,这家伙倒放下了心来,缓过劲来,就开始夸我身上的金色纹身,说他也认识一个人,身上也有这种金色的纹身。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急忙问他那人是谁,钱老鼠的脸上却显露出一分不自然来,吭哧吭哧半天才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大家都称呼他为麻三。”

    这个名字一入耳,我顿时就是一激灵,又是麻三这家伙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说这麻三和这帮贪官也有什么勾结这不可能啊这帮贪官充其量,也就在这小县城里算一号,以麻三之能,和他们交结有什么用

    这要在以前,我肯定是按捺不住的,可现在的我,已经沉稳许多了,一想到这里,马上问道:“你说的麻三,大概长什么样子他身上的金色纹身,纹的又是什么”

    不管是哪个麻三,我得先确定一下他的身份,如果是翔子,我也就不过问了,如果是苏振铭或者那第一个麻三,那我还得防着点才行。

    那钱老鼠说道:“这人长的高高瘦瘦的,满阴沉的,看人的眼睛,就像毒蛇一样,好像能看到人的心里去,嘴角中是挂着一副莫测高深的笑容,手里没事的时候,总是玩耍一把小弯刀,反正看着就让人挺不舒服的。”

    “至于他身上纹的是什么,我还真没看过,不瞒你,那麻三交结的,都是我姐夫那一档次的,我还有点够不上,关于他身上的金色纹身,我还是听我姐夫闲聊时说起来的,至于什么图案,我姐夫没说。”

    我一听就明白,麻三的面具都是一样的,和他描述的差不多,但爱玩小弯刀的,一定是苏振铭,苏振铭自从上次在青龙峰被井里的人带走之后,就一直没有在出现过,可如今却忽然出现在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巧合,只怕苏振铭也是有谋而来。

    搞不好,那黄局长工程上的事,就是苏振铭搞的鬼,可他为什么这么做,我却不清楚了,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还真没必要出手,让他们狗咬狗去,虽然最后一定是苏振铭赢,可那黄局长也不是啥好东西,也算活该。

    一想到这里,我就探起了底来:“那个麻三,他在这里要做什么”

    这一问,那钱老鼠就笑道:“那家伙就是傻缺,他来没几天,已经撒下去几十万了,一开始到处接交达官贵人,出手也大方,大家都以为他是想做什么大生意的,谁知道他最后人脉混熟了,只提了一件事,由他出钱出人,将我们镇上那条河重新疏通一下。”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镇上的河重新疏通”

    那钱老鼠笑道:“是啊不就是我们刚从那里回来的那条河嘛那条河虽然不宽,却通着黄河,水一直流到黄河里,你别看现在那个村子破落了,原先可是这一代最富裕的村子,一年尽从河里捞上来的鱼,都吃不完用不尽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后来每一个下河的,不是翻船就是莫名失踪,听人说是触怒了黄河里的龙王,从那以后,村里人就立了规矩,不许村里人再下河,才逐渐没落下来。”

    “不过我今天看到你杀了那大蟒蛇,算是明白了过来,估计这些年,就是那东西在兴风作浪,那玩意那么大,得吃了多少人啊”

    我眉头顿时锁了起来,这事不对劲,那条河竟然通着黄河,而且好多年村民就不下河了,而那青蛟,三年前还在陈王屯水坝呢怎么可能是它兴风作浪,一定是另有其物苏振铭不惜重金拉拢那些达官贵人,还出钱出力疏通河道,他可不会吃饱了没事干来积积阴德搞不好他的目的,就是河里的东西

    那河里有什么东西呢

    苏振铭这家伙的身份极其不简单,一方面是三个麻三之一,一方面也是井里的人,好像还和苏家有什么牵连,而不管他是哪一方面的人,最在意的,莫过于十二生肖和十二金乌石了。

    一想到这里,不由的又是一激灵,是了在我接近那河水的时候,就连体内的金鳞真龙之力,都开始激动振奋,而金鳞真龙的力量,是可以和十二生肖和十二金乌石产生感应的,可十二生肖之中,到了目前,已经现身了十个,仅剩凤羽彩鸡和阴心毒鼠,这两个都不适合藏在河里,那就一定是十二金乌石的其中一块了。

    这一想明白了,急忙一边穿衣一边说道:“走我们再回一趟断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