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一地凶魂

关灯
护眼
    尖啸声一起,我顿时一愣,这些声音即尖利又凄惨。听上去就是怨恨深重,每一个好像都有白小燕的级别,堪称凶魂恶灵。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我原来以为,这里的阴魂都是些孤魂野鬼,并不足以为惧,没有想到。这工地之中。竟然会如此凶险。

    好在我身负金鳞真龙三股力量。不用惊惧这些凶魂。不然的话,只怕身上鸡皮又该暴起来了。

    那豁牙子一听,顿时苦笑道:“听见了没那地基坑里。全是这玩意,我劝你悠着点,进去转转就走。想办法拿点钱走人吧这事搞不好。是会要了命的。”

    说到这里,又讪讪一笑道:“不是兄弟怕死。真刀真枪的来。我绝对不惧,可这玩意,我实在惹不起,我就不陪你进去了,你多长点眼哈。”

    我一听,这家伙人还不错,说话也不藏着掖着的,当下一点头,开门下车,这边刚一下车,那边豁牙子就将车子开走了,一直开出半里地才停在路边。

    我知道他们普通人对这些东西比较畏惧,当下也不介意,抬头看了看,只见工地上空,满是乌云密布,阴风阵阵,寒气升腾,无数道凄厉的声音,接连响起,使整个工地看起来,如同鬼蜮一般。

    我随步走进简易围墙,看了下方位,大步向阴气最重的地方走去,不用问,那里一定就是地基之处。可我走了几步,猛然觉得不大对劲。

    一开始我没发觉,只觉得这些凶魂比一般的孤魂野鬼厉害,可这种程度,却并不能威胁到我,可随着我越走越近,忽然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就像被无数条毒蛇潜伏在暗中盯着我打量一般。

    这种感觉让我很诧异,以我现在的能力,这些阴魂怎么可能给我造成这么大的压力呢只怕其中另有蹊跷。

    一想到这里,不由的就放慢了脚步,同时暗暗警觉,小心感应着四周的一切,这一感应,当真感应出不对劲之处来。

    在这地基深坑之中,有五股气息,始终蛰伏不动,如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即不放出任何气息,也没有任何迹象,气息隐藏在一地凶魂之中,要不注意,根本就发觉不到。

    这也许可以瞒得住别人,却瞒不过我,我一感觉到这五股气息,顿时冷汗就下来了,虽然这五股气息全都没有任何异常,可我却分明感应到五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那五团黑烟之中翻滚,任何一个拎出来,可能我都不是对手。

    再一仔细感应,在那五股强大的力量中间,还有一股似有似无的气息,极为淡薄,不仔细感应,几乎感觉不出来,最可怕的,也就是当中的这一股气息,这一感应出来,我也惊的目瞪口呆。

    那五股气息虽然强大,可我还自信有一拼的实力,毕竟我身上的金鳞真龙和三块金乌石,是天下至刚至阳之物,对他们是具有一定的克制效果的,就算不敌,我相信自己也可以跑的掉,可如果遇上中间那个,我则必死无疑,估计连跑都没机会。

    这股气息蛰伏在另外五股气息之中间,稳如山岳,不但气息不外泄半点,就连属于他的那团黑烟,也完全是凝结不动的,这简直可怕到了极点,我自从出道至今,尚未遇到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就连目前我所知道的最厉害的张宗树,在这股力量面前,估计都不堪一击。

    要知道无论是妖是魔、是人是兽,气场这玩意,都是长期形成的,比如黄局长就是一普通人,可当官当久了,自然就形成了一股官威,这其实就是气场。

    气场这东西,一旦形成,很难收敛,一举手一投足,目光挑动,顾盼之间,自然而然就散发出来了,就像另外五股气息,虽然极力按捺,可仍旧是动态的形状,黑烟不升腾而起,却也不可能完全不动,所以我能发现,可这人却能将自身的气息完全凝结,这该有多可怕只怕就连我身上的金鳞真龙,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这一感应明白了,我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么强大的对手,当下想都不想,一转身就往回走,脚步飞快,一心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豁牙子说的对,能处理就处理,犯不着为了黄局长把命丢在这里。

    可刚走几步,我忽然又一激灵,不对啊凭这六股气息的强大程度,苏振铭凭什么驱使他们也不说中间那位了,其余五位,就算是我,一对一的话,想取胜任何一个估计都难,而现在的我,明显是超出苏振铭一截的,也就是说,这六个随便拎一个出来,苏振铭都不是对手,苏振铭怎么可能操纵得了他们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又站住了身形,转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深坑,无数的钢筋林立,直刺天空,黄羯色的锈斑显露出破败的萧索,纷乱无章的钢筋混凝土柱子随便堆砌,使整个工地看上去都像一个废弃了一般。再加上深坑之中无数的冤魂厉啸,这完全就不应该是属于人间的景象,倒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

    难不成,在施工的时候,真的挖开了什么通道,将地狱下的恶鬼都放了出来可为什么又会和苏振铭扯上关系呢

    可如果不是苏振铭使的手段,这里又怎么会这么多凶煞恶灵云集又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凶魂存在越想越是迷糊,正不知道是进是退的时候,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那金鳞真龙的声音道:“去吧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这一次错过,你再也别想见到他了。”

    我听的又是一愣,听这话的意思,金鳞真龙好像知道这深坑之中那些极厉害之物的真实身份,而且还鼓励我过去,可我自己十分清楚,这一过去,万一动起手来,我可就别想再活着回来了。

    我本想问问那金鳞真龙,让他告诉我对方究竟是些什么角色,心里好有点底,可那金鳞真龙一句话说完,竟然再度蛰伏了起来,不但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连力量都感应不到了。

    我站在原地,左思右想,足足琢磨了十来分钟,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向那巨大深坑走去,既然金鳞真龙这么说了,我就相信它一回,万一打起来,它还是得帮我,如果我死了,对它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当下大步走到深坑之前,探头向下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坑只怕有十来米深,底下布满了钢筋笼子,每一根钢筋都有手指粗,扎的很整齐,一排一排的,链接的密密麻麻,有两三根一两米高的钢筋混凝土柱子尚未被拔出,插在深坑之中,倒显得十分突兀。

    能让我惊讶的,当然不是这些,而是那满坑的黑烟,一道道一条条,足有上百之多,一部分依附在各处的钢筋笼子之上,绝大部分则在深坑之中,来回穿梭翻腾,不住有厉啸之声,从黑烟之中发出,每一声都极其刺耳,真正是一地凶魂,满坑恶煞。

    我一探头,就有数道距离我比较近的冤魂发现了我,顿时十数道滚滚黑烟,立即如同利箭一般,一齐分数面向我袭来,数量太多,我根本来不及一一打散,脑海之中陡然响起三爷三声喝退群凶的事情,只好有样学样,气往上涌,舌绽春雷,陡然发声大喊道:“敢”

    这一声喊的,就连我自己也被震的双耳一阵嗡鸣,那十数道黑烟全都为之一涩,停在我四周几米之处,竟然不敢再上前来。

    我趁机一伸手指,九亟之术立起,一道蓝光破指而出,一下正中我正前方的一道黑烟之上,顿时轰的一声炸响,随即响起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来,那团黑烟由浓转淡,眨眼就化为青烟缕缕,四下飘散。

    这一手一亮,那些本来打算围攻我的黑烟,一起缓缓往后退去,我趁机再度运气,陡然大喊一声:“滚”

    也不知道真的是被我吓住了,还是这些凶魂也知道我们徐家九亟之术的厉害,我这一声喊出,竟然呼啦一下,全部退到深坑之中,一团团的黑烟,全都依附在钢筋笼子之上,不再动弹。

    我一见有效,顿时心头大喜,随即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气势陡然提升了起来,用尽全力,猛的发出一声吼道:“还不快滚”

    这一声吼出,原本那些在深坑之中穿梭不止的黑烟,全部一震,纷纷停下,随即一齐下沉,瞬间落满深坑,一眼望去,整个地基坑洞,全是一团团翻滚的黑烟,哪里还能看见半点钢筋笼子。

    我却顿时愣住了,三爷三声断喝,可是将那些阴魂全都吓跑了,我这三声喊,却将这些凶魂全都吓的伏在钢筋笼子上不动,却也没走,这是怎么回事

    刚想到这里,就听见一个声音破锣般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不是徐家的九亟吗可练的不怎样,大哥,我先去试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