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立地金刚

    趁这声音说话的时间,我已经看清楚了深坑内的景象,除了那些依附在钢筋笼子上的黑烟。还有六道黑烟,笔直的凝立在坑底,每一道都有两米来高。在满坑的凶魂之中,也显得异常抢眼。

    有五道分五面凝立,每一道都是黑烟翻滚,散发出汹涌的气势来。显然是因为我现了身。也不在隐藏实力了。中间一道则仍旧保持凝立不动的模样。不用问,就是我感应到的那六股力量,只是不知道说话的破锣嗓子。是属于哪一道黑烟的。

    这声音一起,就有一个十分洪亮的声音响起道:“可以老六,小心一点。”

    那破锣嗓子哈哈一笑道:“老大放心。来的既然会使九亟。我自然会有分寸。”话一落音,一股黑烟直接升腾而起。却是正北那一道。一溜黑烟就飞出了坑洞,往我面前一落,黑烟四散飘飞,片刻就显露出一个人形来。

    此人五短身材,却极为强健,圆头虎目,狮鼻阔口,宽肩厚背,皮肤黝黑,浑身煞气翻腾,凶相毕露,光这股气势,就不是一般人能敌,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现代服装,分明是死去多年的厉鬼。

    我一见顿时暗吃一惊,这青天白日之下,虽然有乌云遮完,身形忽然一振,浑身立即起了一道气流,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都变的更加强壮了起来,伸手一拍自己的胸脯,发出啪的一声响来,豪笑道:“来,冲着打,有什么招全使出来。”说完双手一背,好像真的让我去打他一般。

    我眉头一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人虽然强健豪勇,可要真是不还手给我打,只怕就算是铁打的也承受不住我的九亟,虽然我有心出手,可又怕万一一招将他灭了,再引起其余几个一起动手,顿时有点犹豫不决。

    那汉子好像能看透我的想法一般,哈哈笑道:“你放心施展,伤不了我,以你目前的九亟之术,对我根本无用,我只是想看看你都会些什么罢了。”

    我目光一冷,既然他执意找死,那我也没必要留什么手了,灭一个少一个,要真的引起其余五个动手,大不了转身就跑就是。

    一念至此,单手一伸,运起体内金鳞真龙之力,身上陡然金光大盛,将力量全部运到双指之上,使出徐家九亟之术,顿时一阵蓝光闪动,噼啪作响。

    那汉子一见我身上金光,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原来还有守护灵,怪不得敢孤身前来,不过也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天外有天”

    话一落音,身上那股气流陡然消失,随即身上也泛起一阵金光,只是那金光远没有守护灵泛起的金光强盛,只是一层淡淡的光芒,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披了一层淡金色的盔甲一般。

    我却没有畏惧,一指就点了出去,直点那汉子的胸口。

    那汉子纹丝不动,不躲不避,竟然真的用胸口硬受了我一记九亟之术。

    轰的一声巨响,天空陡然响起一声惊雷,我的九亟之术,虽然没有成功引下天雷来,却也触发了惊雷炸响。

    可我的手指,却如触钢板,两根指骨几乎折断,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使我不由自主的往后连退了数步,才卸去反弹的力道,连连甩手,虽然没有痛呼出声,却也疼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心中已经惊惧到了极点,脱口而出道:“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你是三十六门之中,金甲一门的人”

    那汉子一听,立即操着那破锣一般的嗓音哈哈大笑道:“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算个什么玩意,那只是我们金甲一门极为普通的把式罢了,对付对付拳脚棍棒,也许还行,对付九亟之术,那是找死,老子这是立地金刚,这才是我们金甲一门的奥秘之术。”

    我听的心惊不止,这凶魂竟然是三十六门的人,看他的装束,看他所用的招数,应该是三十六门金甲一门的先辈,怪不得可以被苏振铭驱使,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有大麻烦了,别的不说,这立地金刚我就破不了。

    刚想到这里,那汉子又哈哈大笑道:“小子,不要停手,将你所会的,都施展出来,让我看看你们都还留了点什么。”

    我一琢磨,现在要跑,还早了点,他既然如此托大,那就多试几样也好,万一将他的立地金刚破了呢

    当下立即出手,身形飘飞而上,将我所看来的、学来的所有招数,一股脑儿向那汉子身上招呼,可我所学,本就极少,大部分都是看别人战斗之时偷学的几招,也还不得要领,翻来覆去就那几下,最后还是不得不使出九亟之术,一指直点那汉子的额头。

    我就不信,他胸口可以承受得住九亟,脑袋也能承受得住。

    又是轰的一声,那汉子依旧纹丝未动,我却再次退出数步之远,幸好这次已经有了经验,手指刚一觉得刺疼,已经立即收手,反倒没有上次疼的厉害。

    那汉子哈哈笑道:“怎么就会这么点而且九亟使用的也不对,乱七八糟,不分层次,几乎是混合起来使用的,你是偷学来的吧不然怎么练的这么烂,你家老子是怎么教的将你教成这样,估计他自己学的也一塌糊涂,白瞎了你身上的守护灵。”

    我一听顿时心头气恼,这家伙仗着什么立地金刚之术,浑身坚硬逾铁,还如此口出羞辱之言,若是羞辱我也就罢了,如今更是连我父亲都羞辱了起来,这让我如何忍受。

    当下顿时怒吼一声,身上力量涌动,再度使出九亟,不但催动浑身力量,还将金乌之力也催生了出来,聚集与手指之上,浑身煞气狂飙,心头那种暴戾之气,也不可抑制的疯狂滋生,我却放任不管,今天就算我在这里变成不认不兽的怪物,也得将这家伙灭了。

    那暴戾之气一起,那汉子顿时就变了面色,诧声喊道:“老大,这小子身上竟然还有金乌石,却没有变成怪物,这倒稀罕了。”

    那洪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嗯我看出来了,他身上的守护灵,是金鳞真龙,所以金乌在他身上没事,估计金乌石也是那金鳞真龙怂恿他拿的,你再试他一下,看看他能使用多少金乌之力”

    那汉子笑道:“好”一个字出口,猛的一握拳,地面陡起一股旋风,呼呼作响,逐渐缩小,直接缠绕在他的拳头之上,在拳头上急旋不止,将整个拳头都包了起来。

    随即就大喊一声道:“看好了,金甲一门,只有两种法门,一防一攻,虽然是以防为主,以攻为辅,但这破风锥,却也不容小瞧。”

    一句话出口,身形忽然暴蹿而起,一拳带着那股旋风,直向我打来,招数平庸之极,就是最普通不过的当胸一拳,就连市井无赖,也都会使,只是气势凌厉之极,拳劲更是罕见强劲,这一拳尚未打到,一股劲风已经扑面而来,直将我的衣服都吹的猎猎作响。

    我一咬牙,正准备蹿上去,以九亟之术硬拼,体内却忽然传来一股巨大的热流,随即浑身力量爆棚,全身就像要被这股力量撑炸了一般。

    与此同时,那汉子一拳已经当胸打到,我根本不愿意躲闪,也来不及躲闪,猛的将全身力量涌上手指,九亟之术再出,直接迎向了那汉子的拳头。

    “轰”

    一拳一指撞击到了一起,发出一声如同爆炸一般的声音来。

    随即劲气激荡,一波一波的向四面扩散,我们两人方圆两米之内,就连地面上的尘土,都被劲气所摧,化成尘粉,一股一股的向外飘荡而起。

    我的双指仍旧和他的拳头接触在一起,只是这一次,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而且,也顶住了那股巨大的力量,没有后退半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