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死亦鬼雄

关灯
护眼
    那汉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身体一晃。已经化成一道黑烟,翻滚着飞走,一边向坑洞内落下。一边大笑道:“老大,这小子好像比你年轻时还强,要依我看,他起码得到了金鳞真龙的三分力量。就是自己还控制不好。九亟练的很差。经验也少的可怜。”

    我顿时一阵心惊。这人仅仅和我对了一招,就几乎将我的底全部摸清了。

    一句话说完,那人已经落回坑洞。一道黑烟,凝立在原来的位置上。

    随即那洪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恩我知道了,我亲自看一下。”

    一句话说完。那中间一直凝立不动黑烟。忽然一闪,我根本就没看见怎么回事。就到了我对面。身上的黑烟依旧处于凝结状态,随即“蓬”的一声爆了开来,显露出本来面目,那些黑烟直接化成一道道蓝色的闪电,在他身上一闪消逝。

    这人一露面,我心中就咯噔一下,只见这人身材高大,面色蜡黄,剑眉虎目,不怒自威,身上穿着黑色长衫,腰间扎着黑色腰带,举手投足,风范绝伦。

    我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刚才那人,我只是觉得面熟,隐约记得在哪里看见过,只是想不起来,可面前这人,我却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给我的震憾,至今仍在心中。

    漫天风沙,踏歌而行

    一肩扛了口巨大的黑色棺材,一手拉着他五位兄弟的尸体,从铺天盖地的黄沙之中,大步而出,临死也没有丢弃自己五位兄弟的尸体,那悲壮那萧索那的,其余三道黑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那破锣嗓子急道:“二哥别不信,他看我的眼神,分明就是在哪里见过我,只是想不起来,不信老大可以问他。”

    我急忙点头道:“我确实是看见过诸位前辈的画像,就在徐家村的地下深渊之中,画在石壁之上,画的就是诸位前辈沙漠诛凶的英雄事迹,还配有文字标示,画画的是颜家的前辈,写字的苏家的前辈。只是那画里有三十多人,三十六门的诸位前辈都在画中,所以刚才一见前辈,只是觉得面熟,却不敢相认,还对前辈动手,实是大逆不道,还请前辈责罚。”

    那破锣嗓子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听见了没听见了没我没说错吧责罚就免了,你我相隔几百年,认不出我正常,何况,本来就是我故意逼你出手的。”

    这时那徐家先祖笑道:“你且说说,三十六门,如今如何”

    我面对徐家先祖,哪里还敢隐瞒,竹筒倒豆一般,将所有事情全都说了一遍,除了我们几个小辈的男女之情,其他的全说的一清二楚。

    徐家先祖一听,并未显示出丝毫紧张来,说道:“大势所趋,几百年一乱,这也正常,至于什么井中人,我倒不知,想来都是些牛鬼蛇神,至于他们使用的都是三十六门的绝学,三十六门徒子徒孙遍布天下,这也不好推测。”

    “不过不用担心,自古以来,兵来将挡,他们的出现,正好给你们这些后人提供一个扬名天下的机会,只是我见你金鳞真龙附体,应该是三合之体,这是何人所为”

    我苦笑道:“老祖宗,这个我也不知道。”

    徐家先祖一听,倒是眉头一皱,沉声道:“这倒奇了地与人合,这个不难,三十六门有的是手段,无非是改个命格而已,可这天与地合,只有我们徐家才能做到,我们徐家的九亟之术,最后一层就是借助天威,而金乌之石,是这世界最为强大的力量,可与一切生灵契合,代表着大地之力,只有在你尚在娘胎之中时,就由母体接受金乌之力,转注到你身上,落地之初,混沌未开,就以天威之力倾注与你体内,方能打通你体内筋脉,自成乾坤,形成天地人三合之体。”

    “不过,无论是金乌之力,还是天威之力,都强大异常,一般胎内幼儿,哪里承受的住,所以从来就没成功过,往往一接受金乌之力,就已经夭折,何况父母天性,谁又能舍得,几乎就没有拿腹中胎儿来做试验的,你的父母,大概是早就知道了井中人的存在,也意识到情况危急了,不得不孤独一掷,将你赌了进去。”

    “可喜的是,你竟然能撑了下来,也足见你生命力之顽强,三合之体,招凶引邪,你能顺利活了这么大,终于让金鳞真龙附身,你父母长辈,用心良苦啊只是你既然是三合之体,必定是我们徐家人所为,怎么会没告诉你呢”

    几句话说完,我已经震憾莫名,脱口惊问道:“老祖宗,你的意思是,我这三合之体,是父母刻意为之”

    徐家先祖一点头道:“那是当然,而且能使出九亟之天威来,可见你父亲的能耐不小,你娘能承受得住金乌之力而不发狂,还能顺利将金乌之力转注到你身上,也必是非凡之人,他们对你,是寄托了极大的希望。”

    我几乎石化了,虽然我早就隐约猜出,爹娘一定不简单,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有这般高深的手段。

    徐家先祖并未在意我的反应,继续说道:“听你刚才所说,你爹娘好像是在刻意瞒着你这些,即使是你三爷,教你的九亟,也只是含混不清,层次不分,只是将根基打扎实了,却并没能真正的入窥九亟殿堂,如我没有猜错,他们必定是早有计划,对你来说,未必就是坏事,你可能就是他们对付井中人的最后一道屏障。”

    “只是,他们却小看了那井中人的首领,此人既然能将三十六门的各个身怀各门绝学的人招揽到手下,本身能力必定深不可测,你空得金鳞真龙和金乌之石的力量,却不能善用之,能力无疑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

    “我身为徐家先祖,如今机缘巧合遇见了你,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他们不是不教你九亟吗那我来教你,你已经入门,观你使用的九亟,起码已经达到了三力的境界,再学起来,也是简单,只需要记住要诀,之后勤加修炼就好。”

    我一听大喜,急忙连连点头,其实听到爹娘和三爷不教我正宗九亟不是坏事的时候,我心头已经松了一口气,不管爹娘和三爷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要他们是真心为我好就行了,如今听说徐家先祖要亲自教我九亟之术,更是难掩兴奋之情。

    那徐家先祖随即面色一正,说道:“你记住了,九亟之术,九亟九分,前七后二,先辅后主,前七都为辅,后二为强攻,层层递进,不可或缺。”

    “一为人之亟,即是体力强发,以人体之力,发力而亟,此为强体炼魄,入门法则;二为势之亟,气势如山,未战先摧,毁对手之斗志;三为气之亟,气场浑厚,不动如山,毁对手之信心;四为威之亟,威仪自成,不可冒犯,毁对手之胆气;五为心之亟,料敌先机,之地遇险,毁对手之心智;六为魂之亟,魂魄俱强,侵魂扰魄,令对手魂魄不定;七为元之亟,阳火纯粹,元神安稳,使自己立于不灭之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