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忠魂守鼎

关灯
护眼
    听到这里,我已经恍然大悟,这些三爷不是没教过我。只是三爷说的没有这么详细,三爷所说,则只是说九亟九力。分别为天之威、地之力、人之元、魂之灵、心之智、威之慑、气之劲、势之沉,体之力,和徐家先祖所说,不谋而合。

    徐家先祖继续说道:“此为前七。一旦修成。强体、提势、气成、威起、心聪、魂安、定神。七层皆成。已立于不败之地,当年我大败金鳞真龙,这七亟帮助甚大。”

    一句话说完。我体内的金鳞真龙之力忽然一阵翻滚,想必是还有点不大服气,但随即又安静了下来。毕竟当年它被徐家先祖大败的事情。也是真的。

    徐家先祖似是发觉到了我体内力量的异常,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但是。这七亟仅仅是辅助而已,九亟之术,真正的威力,却是在最后两亟,地力和天威”

    “地力就是借助大地之力,可防可攻,可转可承,即能保障自身安全,也可以借力打力,反攻对方,能练到这般地步,已经鲜少有对手了,若能熟练掌握,天下都可去得。”

    “天威则是借助苍天之怒,雷霆之威,此为绝杀,天之一怒,震动九州,天下无人能硬挡得住,也无法破解,对方若想活命,唯一的途径就是快跑,跑出雷霆范围才能逃生,人体所能承受,毕竟也有所限制,所以天威的效果,也是根据功力深厚来扩展,功力越深,效果越强,雷霆范围越大,反之则越弱。”

    “这九亟九层,只要入了门,修炼起来并不难,难就难在力量的积累上,人的寿命,在苍茫宇宙之中,极其短暂,用昙花一现来形容,也不为过,往往力量尚未积累到足够的程度,人已经因为阳寿至尽而终,所以往往都是能入殿堂,却无法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徐家先祖说到这里时,我的脑海之中又不自觉的想起了在十里山道上的三爷,双指向天,电闪雷鸣,那孤独而坚定的背影,在满天闪电之中,犹如一尊永不屈服的战神,以三爷的智慧,掌握到了天威的境界并不是很难,只是力量方面,有所欠缺,施展的范围,只能那么大而已。

    徐家先祖继续说道:“为了将这九亟之术用最简单的方式表现出来,我曾分别用了九个名字代替,从一到九的顺序是夺力伤体、势破千军、不动如山、威仪天下、洞若观火、侵魂扰魄、守元固神、大地无疆、苍天之怒。”

    “只是当年我力擒金鳞真龙,诛杀年熙之后,也身受重伤,强撑元神不灭,带着五位兄弟的尸身出了戈壁,可自己也油尽灯枯,待见到众家兄弟之后,一口气松,就撒手人寰,这九个招式并没有传下去,如今见到了你,传授与你,也算我们徐家福泽深厚。”

    两句话说完,随即给我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我哪里敢遗漏半点,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气都不出一口,前七式果然都是辅助,并不凌厉,却精妙绝伦,每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大宗师的风范。

    可到了大地无疆之时,陡然一变,瞬间就变化无数,风火水土,万物形式,众灵之力,在徐家先祖手中,随手拈来,随手施展,或狂风大作、或如入火海、或疾劲如凶兽,或翱翔如猛禽,每一个变化,无不丧人胆魄,如果用来对敌,只怕我所见之人,无一能是对手,能撑得住一招的都少之又少。

    接着徐家先祖猛然招式一收,面色一紧,缓缓伸出双指来,双指之上,先蓝后白,最后直接呈现出透明的形态来,猛的伸指向天。

    双指一伸,天空顿时风起云涌,瞬间乌云密布,直接覆盖了一大片天空,如果以地面计量,只怕方圆少说也得有是小十里路的面积,咔嚓一声巨响,无数闪电在云层之中乱蹿,只看的我心头狂骇,万万没有想到,徐家的九亟之术练至最后,竟然能达到这般地步,这早已经超越了人力的极限,当真是苍天之威了

    随即又是一声炸响,乌云之中,一齐闪起无数道闪电,直向地面击来,我一见顿时大惊,这一下万雷齐发,闪电无数,要是击中地面,方圆十里之内,只怕都免不了生灵涂炭。

    谁知道那些闪电刚到半空之中,忽然一齐消失不见,瞬间乌云散开,蓝天白云,恢复如初。

    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光能施展,不算大本事,收发随心,才是真手段,徐家先祖之所以能令三十六门那班桀骜不驯的汉子们甘心臣服,一是为人侠义,从宁死不丢五位兄弟尸身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二来这手段也是没了谁了,毕竟在三十六门里,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当下徐家先祖让我照葫芦画瓢施展了一遍,我虽然学的有模有样,可威力却是相差甚远,完全就是萤火争辉,和刚才徐家先祖所施展的一比,简直就是杂耍。

    徐家先祖却很满意,让我又演练了数遍,将一招一式,牢记在心。

    我一直练到夜色降临,徐家先祖才让我收了手,让我离开,说他们毕竟是凶魂,阴气太甚,我久居此地,对我不利,我这才想起咬替黄局长办的事来。

    当下急忙问道:“老祖宗,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呢以苏振铭之能,怎么可能拘得动你们”

    徐家先祖一听,哈哈大笑道:“你说的苏振铭,就是使术召了这么多凶魂前来的小子吗凭他也配召唤我们我们本就在这里,他无非是想要我们镇守的东西罢了,数日前老六和老八就想教训他了,我念在他也是三十六门之后,又身负毒牙飞蛇,才没与他计较。”

    “不过,这家伙心地很是凶残,做事也不考虑后果,所以我很担心他会替三十六门惹下灭顶之灾,暗中让老二跟了他几天,必要时,施以惩戒。”

    “果不出我所料,他见事情败落,竟然要刀杀一官员,被老二一花瓶砸在了脑袋上,那小子倒也识相,被砸了一下,立即知道自己惹不起我们,立即落荒而走,至于去了哪里,我也没再追究。”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他们救了黄局长一命,当下我就将和黄局长之间的纠缠说了出来,并将自己的意图也说了出来,最后才问道:“老祖宗,你刚才说你们在这里镇守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连苏振铭也想要”

    实际上,我已经猜个差不多了,能让这六位三十六门老祖宗镇守在这里的,无非就两样,一是金乌石,二是禹王九鼎。

    果然,我这一问,徐家先祖就大笑说道:“自然是禹王九鼎,我们六人死后,原本是想投胎转世,再世为人,却因为一个个杀孽太重,重新转世,只能投为待宰之物,轮回几十世方能为人,索性溜出轮回台,自在逍遥。”

    “这里原本也是荒僻之地,可随着人口增多,却逐渐起了变化,人气越来越多,更有人取走了鼎中金乌,使这里的王鼎沦为凡铁。我们兄弟六个到此处时,意识到不能让禹王九鼎就此出世,反正无事,就驻守在此,守护此鼎不出,只要九鼎不现,这天下,就乱不起来。”

    我一听就明白了过来,当下说道:“老祖宗,这禹王九鼎,还真得移走,这里人口繁多,逐渐高楼林立,迟早会被发现,倒时免不了要施些手段,轻则惊吓百姓,重则伤命夺魂,要依我看,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那徐家先祖也点头道:“确是如此,我们也正在商议,准备将这王鼎移走,只是得一点时间,此地阴魂聚集,王鼎居此,尚能镇压,王鼎一走,凶魂四散,必然作乱。”

    “如今既然你已经有了计策,那我们就将这些凶魂引走,今夜午时,趁着月黑风高,将王鼎带走,藏于深山之中,从此之后,我们六人就永居镇守,再不让这王鼎出世了。”

    “明日,你就可以让那黄局长施工了,只是你需要切记,三十六门,还是不要再和官场牵扯上关系的好,惩治他们一番之后,还是别在继续卷入官场争斗之中了。”

    我一听就想了起来,怪不得金鳞真龙告诉我,再不来见一面,以后都见不到了,原来就是指这个,虽然我只和这位徐家先祖见面没半天,可毕竟血脉相通,如今一听离别在即,心头还是忍不住一阵恻然,但一想到从此之后,禹王九鼎再也不会全部出现,天下太平,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当下连声应了,徐家先祖对我微微一笑,挥手让我离去,我知道留不住他们,却也不忍就此离开,徐家先祖一闪身回到坑洞之内,陡然厉啸一声,六道黑烟翻滚而起,其余的黑烟尽数跟上,瞬间黑烟满天,一路翻滚,直上夜空,随即转道向南,片刻再不复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