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鼎走凶散

    我知道一会他们还会回来,王鼎还没有取走,为了避免有失。我决定还是多留一会,等他们取走王鼎再说,万一我这一离开。苏振铭那厮再趁虚而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何况,我也还有几件事不明白,想问问看看。万一徐家先祖要是解答了。也省的我日夜担心。

    等了片刻。没等到徐家先祖回来。那豁牙子倒是闯了进来,一手拎了把明晃晃的砍刀,一手则抓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黄铜佛像。一冲进来就一脸紧张,见我没事,立即愣住了。转头四看。也没发现那些黑烟,不无诧异的问道:“怎么回事那些东西呢我看你这么久没出来。这里又打雷又闪电的。还以为你遭遇不测了,看样子都被你摆平了啊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两手啊”

    我也没想到这豁牙子竟然还挺讲义气,明知道这里凶险无比,表现的也挺害怕,到最后还是冲了进来,就凭这一点,就说明这个人不错,要知道我和他毕竟是刚认识而已。

    我唯恐等会徐家先祖他们回来再吓着豁牙子,一点头一挥手,故意一脸紧张的对他说道:“你先回去,在车里等我,我一会处理好了就来找你,你在这里,我反而放不开手脚。”

    那豁牙子一见我确实没事,又听我这么一说,顿时转头就跑,片刻就没了影子,估计又回车里去了。

    又等了片刻,回来了两道黑烟,其余四人却没有回来,直接落到了我面前,一落地就散去黑烟,果然是徐家先祖,另一人则是那金甲一门的粗豪汉子。

    那汉子一见我,就哈哈笑道:“你这小子,怎么还没走还想从大哥这掏一点我告诉你,九亟之术已经是徐家最厉害的手段了,别太贪心,虽然说技多不压身,可百门通不如一门精,这九亟之术,已经够你练一辈子的了。”

    我连连点头道:”那是,那是我留在这里,只是还有点话想问一下老祖宗,并没有别的意思,老祖宗传我九亟之术,已经足够我受用了。“

    徐家先祖则微微一笑道:”你是想问金鳞真龙和王鼎之中的金乌石吧我们守护的这尊王鼎,发现于二十年前,一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金乌石,那时我们六个也曾查探过,也找到了那块金乌石的下落,不过一切运数,自有天定,金乌既然已经离开了王鼎,上苍此举,定有深意,所以我们也没有在过问。”

    “如今既然你问起此事,我也可以说与你知,鼎中金乌,所行不远,遇水而入,随水而走,我们发现之时,也有异物守护,尚算安全,至于现在金乌何在,我还真不大清楚了,你可前去河中,询问那镇河之妖,以你之能,在岸上可以赢它,切记不可随它下水,不然你必输无疑。”

    我听的一愣,徐家先祖的话,我自然相信,他说我在水中不是镇河之妖的对手,那就必定不是对手,我早就知道那河里有古怪,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厉害,只是不知道这镇河之妖,是个什么玩意。

    徐家先祖随即又说道:“至于金鳞真龙,这家伙的意图,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但总体来说,并无恶意,对你有好处,也有它自己的私心,就算有些小动作,你也不用怕它,你是三合之体,是它唯一的希望,它等了几千年才等到你一个,要是弄死了你,只怕再等几千年也不一定就能遇到三合之体了。”

    “但是有一点,这厮几千年来野惯了,你不能事事都听它的,它暴戾之气太重,听它的话,你难免会多遭杀孽,你看我们六个,至今都不去投胎,就是因为杀孽太多,若想投胎,得投几十世来抵消恶业,你若掌控不好这个度,只怕将来也难免走上我们的老路。”

    ”但也不能一味不杀生,该杀者还是要杀,只是怎么杀、杀多少,自己需要控制一下,不能事事随它,它借的是你的手,造下的杀孽则也会由你承担,这一点,你需记住。”

    “至于它怂恿你去寻找金乌之石,只是它的私心罢了,可若真能将十二金乌寻齐,倒也是好事,只是路途凶险,前景莫测,你自己好生把握吧”

    一句话说完,徐家先祖就一挥手道:“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在多说下去,对你有害无益,凡事有度,你自行掌控。”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道:“我之此去,再不出世,我们将来,也许再无见面之机,念你是我徐家血脉,我再送你两句话,其实人之一世,手段高明与否,并不是首位,而是你的态度,所以这第一句就八个字,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第二句仍旧是八个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我一点头,其实这两句话不用他教我,三爷一直在用行动告诉我这两句话的真谛,而且,我也跟随三爷学的,越来越有三爷的风范。

    徐家老祖一句话说完,就不再看我,陡起一阵狂风,直扑深坑之中,那粗豪汉子也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若是见到金甲一门的后人,记得告诉他,金甲一门最厉害的两个法门,一是立地金刚,一是破风锥,而不是什么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这些杂耍,记住了哈”

    我一点头,这事不难,萧朝海就是金甲一门传人,我只需要将这事告诉萧朝海就行。

    那粗豪汉子也化作黑烟,狂扑而下,瞬间那深坑之中的钢筋笼子,忽然全部震飞,叮叮当当一阵杂响,随即就见地面泥土一阵翻动,一只巨大的青铜王鼎,从泥土之中破土而出,一股黑烟仅仅缠绕在鼎身之上,将那青铜王鼎整个裹在黑烟之中,越托越高,另外一股黑烟则尾随其后,直升半空,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不复再见。

    这一下鼎走凶煞散,整个工地瞬间变得冷清异常,看上去杂乱一片,却也没有之前的那种阴森之气了。

    我知道徐家先祖这次是真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心头一阵失落,我想问的,徐家先祖虽然给了一点答案,但也是模模糊糊,好在我终于知晓这金鳞真龙对我并无恶意,这倒让我放下不少心来。

    当下也不再多做停留,需要我解决的事情,一桩连着一桩,一件连着一件,虽然也没到分秒必争的地步,但却也耽误不起。

    一出工地,就看见豁牙子正站在车边抽烟,一边抽烟还一边向这边张望,一见我出来了,顿时大喜,一边向我迎来,一边一脸紧张的说道:“怎么样怎么样我刚才可看见了,那么大一团黑烟,后面还跟了团小黑烟,一直升上天去了,是不是已经解决了”

    我点了点头,灵机一动,故意装作踉跄了两下,露出一副十分疲惫的模样,那豁牙子果然一溜烟跑了过来,一把扶住我,半架半扶着我向车子走去,边走边走道:“兄弟,我是真的服了,我跟你说实话,这工地上,来的神棍少说也够拉一卡车的,就没有一个中用的,也有两个胆子大点的,或许也有点手段,可进去之后,最轻的也是吓的屁滚尿流,真正能将这事办好的,只有兄弟你。”

    我心里冷笑,普通神棍,在这些凶魂面前,哪里够看,就算有点手段的,遇上徐家先祖等人,那也是白给,这事也就是因为我是徐家后人,不然也是干瞪眼,搞不好命就丢这里了。

    那豁牙子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你就是来混点钱的,看来我这次是真的瞎了左眼带右眼了,真没想到,就这么半天,兄弟你硬是将那么多邪门玩意给料理了。”

    “你要是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我豁牙子别的本事没有,跑跑腿,打听打听消息,那绝对不掉链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也能挺得住,只要兄弟你看得上我,我一定给你办妥妥的。”

    我故意满面疲惫的点了点头道:“行我们先回医院,将这事给黄局长说清楚了,这一次我也伤了不少元气,得好好休养一下才行。”

    我之所以这么做这么说,当然是想借豁牙子的口传递给黄局长,豁牙子是黄局长的心腹,由他口中说出来,比我自己说那要可信多了,我要黄局长欠我这份大人情。

    豁牙子连声称好,将我扶进车内,一路疾驰,到了医院,两人上楼,一进病房,钱镇长和黄局长、局长老婆都在,一见我们进来,急忙问话,我故意一句话不说,运气将一张脸憋的煞白一片,病房里本就有两张床,往另一张床上一倒,不一会就发出了鼾声。

    我当然是假睡,可我这个动作,却使黄局长三人一时没明白过来,等我发出鼾声了,黄局长的声音才响了起来:“怎么回事豁牙子,是不是又没戏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