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香烟有毒

    我这句话一出口,黄局长就猛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镇河之妖”脸上直接显现出一丝惊惧来。

    我一听就乐了。敢情这黄局长竟然知道这玩意,这倒有意思了,一个曾经的唯物主义论者。竟然也知道这镇河之妖,看样子这玩意在这里名气不小啊

    果然,那黄局长一句话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病床边上。口中喃喃的说道:“这下完了。怎么会是镇河之妖呢我这命。也太苦了”

    我一听都差点气乐了。堂堂一个局长,贪污受贿,任用小人。却也能名利双收,娇妻豪宅,还说自己命苦。想那老支书为了村子贡献了一辈子。却只能住在那破旧的房子里,这去哪说理去。

    当下我就笑道:“黄局长也不用太计较得失。那镇河之妖的气数也快了。再等上个三五年,自然会有人收拾它,如果我现在强行将它收了,只怕会出现其他的小人对局长你不利。”

    我这句话说的,极为巧妙,起码向他透露了三个消息,第一个消息是,现在要不收拾镇河之妖,他起码还要等上三五年才能升官,这对黄局长来说,无疑比砍他一刀还令他难受,第二个消息是我有这个能力收拾那镇河之妖,第三个消息则是,就算我收拾了镇河之妖,也会有其他的小人会对他不利。

    这个小人,他自然不知道是谁,可我却早就已经有了目标,这个人选,当然非钱老鼠莫属,如果让黄局长知道钱老鼠是背后害他的小人,我可不相信黄局长这样的人,会念着什么亲情。

    果然,我这么一说,那黄局长顿时一抬头,双眼之中闪现出一丝希冀的目光来,直勾勾的看着我,忽然一只手一伸,一把握住我的手,沉声道:“徐兄弟,这回你还得再帮我一次只要你能帮我除了镇河之妖,价钱好说,至于以后会不会有小人对我不利,这个咱再说,与人斗,我还有点自信,可这镇河之妖,除了你,别无人选啊”

    我故意眉头一皱道:“黄局长,不是我推托,这个镇河之妖,我虽然不知道它真面目,可妖气十分强大,如果能引上岸来,我可以对付它,可要是在水里,我都不一定是它的对手。”

    “何况,我仅仅是看出了河面上有妖气而已,并不知道这镇河之妖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也就是说,对它的底细一无所知,这样我就算想出手对付它,也无从准备,十分麻烦。”

    那黄局长一听,顿时转头看了一眼病房的门,确定无人之后,才将脑袋一凑,凑到我的面前,低声说道:“我知道它是什么,我还亲眼看见过它。”

    我早就知道他一定知道点什么,可没想到这黄局长竟然还亲眼看见过,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来,这倒不是装出来的,当下就疑问道:“黄局长这玩笑可开不得,你堂堂一个局长,怎么会看见过那玩意”

    黄局长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小时候看见过的,当时并不知道哪就是镇河之妖,事后听老人们讲起,才知道那东西就是传说中的镇河之妖。”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你给我说说,你见到它时,是什么模样”

    那黄局长一点头,由于一只胳膊被苏振铭划了一下,就用一只手从床头柜上拿起香烟来,伸手递了一支给我,手都有点抖,看得出来,这事对他影响还不小,到现在他回想起来,也还心有余悸。

    我并没有催促黄局长,很多往事说出口的时候,都需要一点时间来酝酿,我知道他一定会说,所以也不着急。

    我并不抽烟,只是随手接了过来,可就在接过香烟的一瞬间,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来,好像有什么危险,正在一步步的逼近。

    我急忙转头四看,却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只当是自己过于紧张了,毕竟打交道的是一局之长,我第一次个这么大的官正面交锋,紧张一点也正常。

    随即就将手中的香烟把玩了起来,看这黄局长和三爷他们抽的烟完全两个样,心里惦念着,现在有钱了,等回云南的时候,给三爷也带几条好烟回去,就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香烟牌子。

    从我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有点反光,这一眼看去,顿时发现香烟盒子上泛着一层蓝幽幽的微光,我好歹也跟着叶神医住了两年零八个月,这蓝色,我虽然不会用,可太熟悉了,分明是毒药沾染在物体上散发出来的颜色,顿时心头一惊,急忙将手中烟丢了,随手将黄局长手中正往嘴里递去的香烟也夺了过来,丢在地上,沉声道:“这香烟不能抽”

    黄局长一愣,转头看了我一眼,大概以为我不让他在医院里抽烟,表情讪讪的说道:“恩恩,医院里抽烟,确实影响不好。”

    我一摆手道:“不是,这香烟里有毒”

    黄局长一听,顿时一脸惊疑,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香烟道:“香烟有毒”

    我点了点头,随脚将两支香烟拧碎,伸手就将雪白的床单拿了起来,在烟盒子上轻轻一抹,果然,雪白的床单上,沾了一层粉状的物体,随即泛起蓝光来。

    我没有说话,将手中的床单递给黄局长看了一眼,黄局长顿时一张脸煞白一片,半点血色也没有。

    我也没有问他,我知道以黄局长的个性,在现在生命遭受到威胁的时候,一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果然,随即黄局长就爆发了起来:“妈的这香烟是昨天劳树给我买的怎么会有毒呢难道说,劳树想害我”

    我虽然十分想嫁祸给钱老鼠,可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毕竟是姐夫和小舅子,利害相连,黄局长一倒,对钱老鼠来说,怎么算都没有利益,起码这个动机就不成立,黄局长这样的人,就算现在暴怒时相信了,事后也会琢磨过滋味来,我现在泼钱老鼠脏水的话,反倒会让他起疑心,所以我立即说道:“应该不是钱镇长,你倒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黄局长一愣,随即点了点头道:“不错,不会是劳树,他之所以能有今天,都是我一手提携的,可这病房里,也就护士进来过两次,还根本就没沾床头,那还能有谁”

    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数,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是不抽烟的,明显这不是针对我的,没有想到,谁会来害黄局长,难道是苏振铭也不大可能,我相信苏振铭有这手段,可我昨夜一直沉睡,如果是他,为什么不连我的命也一起取了

    小护士也不可能,她没有那个胆子,黄局长住院的事,并没有声张,报案都是电话里谈的,也没人来探望过,剩下进来过病房的人,也就剩钱老鼠和那豁牙子了,可这两人也看不出半点嫌疑。

    随即我脑海之中忽然一激灵,我还忘了一个人局长老婆钱丽华,这娘们对我有点意思,而且胆子很大,甚至当着黄局长的面,都敢偷偷的摸我的屁股,会不会是她呢可如果是她,黄局长倒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这一团乱麻,直接将我脑壳整的生疼,当下只好随口说道:“最有可能的,就是麻三,我坏了他的事,他手段不如我,自然不敢找我的麻烦,只好将怒气转向你身上,你小心一点为好。”

    我之所以将脏水泼给苏振铭,并不是完全是想嫁祸给他,以黄局长的能耐,对苏振铭一点办法也不会有,只是我不想让他怀疑其他人,不管这下毒的人是什么意思,只要对方是想对付黄局长的,我就得维护一下,只是目前我还得利用这黄局长,暂时还不能让他死就是。

    黄局长一听,顿时面色变得更是煞白,急忙说道:“那我该怎么办麻三这家伙,可真的会杀人的,当时他一刀捅向我的时候,那眼神我看的清清楚楚,他是真的想杀了我啊”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下来,说道:“不要怕,麻三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镇河之妖所守护的引魂金,这玩意对你们来说,就是一块碎金子,万把块钱的事,可对我们来说,却十分有用,必要时可以保命,所以他千方百计想得到。”

    “只要尽快将镇河之妖抓住,或者杀了,引魂金不管是被我所得,还是被麻三所得,他都会离开这里,到了那时,你就安全了。”

    “我原本是不想现在对付那镇河之妖的,可出了这档子事,我也不能眼看着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只好先将那东西杀了,你先跟我说说,那镇河之妖,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句话刚说完,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那钱丽华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带着一股香风就走了进来,一边向我走来一边笑道:“小弟啊来,先试试看姐姐给你买的衣服合不合身”一边说话,一边却将眼角向床头柜上的那包香烟瞟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