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镇河之妖

关灯
护眼
    我一眼看见,顿时心头咯噔一下,她这一眼。已经表明一切了,就算那香烟不是她做的手脚,她也必定是知情者。不过从进来过的几个人上来分析,最有可能就是她下的手,也是最不会让人怀疑的。

    真想不懂,她为什么会这么做。黄局长毕竟是她的丈夫啊何况身居局长要位。他活着。就是她的靠山。她怎么还会对黄局长下手呢

    但我什么都没表示,感谢了一声,伸手接过衣服。随手将帘子拉了起来,就地将衣服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将衣服换上。

    还别说。这钱丽华的目光还挺不错,一身米色休闲装。使我看起来好像帅气了许多。还给我买了手表和手机,手机卡都给我装好了,这都是我之前没想到的,不过选的款型都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也没客气,穿戴整齐,帘子一拉开,就看见那钱丽华的眼睛又不自觉的亮了起来,笑道:“哎呦,这个小弟打扮起来可真俊呐这要是往大街上一走,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姑娘。”

    我笑了笑,谢了她一声就不再说话了,她眼里的火花我不是没看见,可我不想和她过多接触,话都是能少则少,要是别人,我还可以理解为只是单纯的喜欢我,可是对于她,我却不得不多一个心眼,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连自己老公都能下手的女人,我可不敢招惹。

    何况,我心中早就有了意中人

    黄局长却明显没有防备钱丽华,也没有心情看我穿了什么衣服,一见我出来了,立即上来拉着我的手,往床上一坐道:“徐兄弟,这事咱们得抓紧办了,你说的对,早一天解决,我就早一天安全,我也想过了,我好歹也是一局长,犯不着和他这种人玩命。”

    我一点头,示意他说下去,现在他开了这个话题,很明显是要将那镇河之妖的事情说清楚了,我迟早要和镇河之妖杠上,对于那东西的资料,当然是知道的越多越好。

    果然,黄局长说道:“我小时候,老家和丽华家都在一起,都是那个镇上的,离那条河不算远,也就十里路不到,村上有一条岔流,直通那条河,关于镇河之妖的故事,也听说过,可一直都以为是大家以讹传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

    “就在我十二三岁的那年夏天,下了好大的雨,水漫的到处都是,田地全都淹了,河里的鱼随着水流到处蹿,不夸张的说,水从路面上漫过去,等水势下去了,路面低洼一点的地方,都能捡到几条不小的鱼,像我们这么大的娃儿们喜好抓鱼摸虾的,可都乐坏了。”

    “那一天的那一幕,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我和堂哥拿着推网,提了个红塑料桶,去那岔流里抓鱼,两人年纪小,只能在水浅一点的地方抓,下游有一大片黄泥板,那水流只能到膝盖,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危险,所以就去了哪里。”

    “堂哥比我大两岁,他拿着推网在水流里逆流等鱼,鱼一入网,他就会将推网端起来,将鱼儿丢上岸来,我放入红塑料桶里,兄弟俩分工合作,玩的很是开心,大大小小的鱼虾,也抓了不少。”

    “可没一会,水流忽然小了起来,就像上游被什么东西截断了一般,逐渐的只能到脚面了,我和堂哥一看水变的太小了,就将网往水深一点的地方挪了挪,依旧保持着水能到膝盖。”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要坏事了,我见识过发洪水,洪水浪潮涌起的时候,并不会这么忽然就变小,一定会经过一定的时间,随着水流的流淌而慢慢变小,像这种忽然水流就没了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发生。而且,他们从浅水区转移到另外一个位置,看起来好像仍旧是浅水,可一旦上游的水流下来,必定会迅速的将俩人卷走,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在洪水面前,估计连一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果然,那黄局长继续说了下去:“我们刚刚架好网,上游忽然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片乌云从上游的方向飘了过来,乌云之中,电闪雷鸣,一道接一道的闪电,从天而降,向下不断劈落。”

    “随即就看见一条巨大的鲶鱼顺着水流就向我们的方向滑来,这鲶鱼有多大呢我这么说吧你知道火车吧那身体就像火车那么粗,鲶鱼的脑袋,比大卡车头还大,扁长的尾巴直接将水流都截断了,横卧在水流之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水坝。”

    “那巨大的身体,虽然是横趴在黄泥板上,可它身体表面的粘液和黄泥板迅速的摩擦,身后被它那巨大的身体阻挡住的水流,则成了推力,推着它不断的向我们滑来,眨眼就到了我们的面前。”

    “水流一下子涨了起来,我和堂哥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机会,就被水流推着,随同那巨大的鲶鱼一同顺着水流飘荡,直向河中而去。”

    “可奇怪的是,随着我们俩被卷入水流之中,天空上那团乌云,则忽然就散了,原本不断闪起的闪电,也全都消失了。”

    我听的暗皱眉头,不用问,这大鲶鱼一定就是所谓的镇河之妖了,趁着水流进入了河岔道,估计是在上游吃了人还是什么,触犯了天威,引起了雷劫,可天雷轻易不击凡人,何况两个孩子还都是童男子,阳气十足,所以一卷进去,天雷就散了,等于说,这两个家伙无意之中救了那镇河之妖一命。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黄局长提起大鲶鱼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张渔,张渔的手上,有一条大黑鱼,而且他对这些鱼怪,也有一定的手段,如果能请张渔来收了这镇河之妖,搞不好还能被张渔收为己用,对我们来说,也可以增加一分实力。

    那黄局长却没注意到我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一直随着水流飘荡,好在我们兄弟俩都还会点水性,虽然在洪流之中,无法挣扎上岸,却也能保持着将脑袋露在水面上,起码淹不死,就这样,一直被冲进了那条河里。”

    “被冲进河里之后,水流慢了下来,堂哥拼命的向我游过来,大声吆喝我,要我随他往岸边游,我已经吓的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只好机械的随着堂哥,拼命向岸边游去,可水流太大,我们虽然使尽了全力,还是没法拉近自己和河岸的距离。”

    “努力的好一会,终于游出了几步远,就在这时,那条大鲶鱼忽然从水下了上来,半个脑袋露在水面上,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和堂哥两个看。我绝对没看错,那两只眼珠子,是血红血红的,就像布满了红血丝,十分的恐怖。”

    我暗自叹息了一声,鲶鱼是一种杂食鱼类,可它的眼珠子,却和普通鱼眼没有什么差别,鲶鱼眼变红,不是得病就是因为吃了人肉,从黄局长的描述上来看,既然天雷追着它打,不用问肯定是吃人了。

    黄局长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抹了一把脸,才接着说道:“那大鲶鱼就这么看着我们俩,我们俩一起不动了,全都吓傻了。”

    “随即堂哥忽然尖叫了一声,发了疯般的向旁边游去,估计是想跑,可人在水里,怎么可能游得过鱼呢何况还是那么大一条,那大鲶鱼一甩尾巴,直接在水面上激荡起一股巨大的水花,一头扎进水里就不见了。”

    “可紧跟着,堂哥就忽然惨叫了一声,从水里笔直的站了起来,一下就蹿出了水面,而在他的下面,那大鲶鱼正死死的咬着他的双腿。”

    “噗通一声,大鲶鱼咬着堂哥直接跃出水面好几米高,又重重的落进了河里,一阵波纹过后,堂哥再也没有了踪影。我已经彻底吓傻了,就这么在水面上,都忘了逃命。”

    “幸运的是,我这么着不动,反而救了我的命,水流将我迅速的推走,我随着水流往下游飘,反而将我荡到了岸边,我抓住机会爬上了岸,哭着跑回了村子。”

    说到这里,那黄局长的眼圏忽然红了一下,说道:“那堂哥和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从小玩到大的,我回去之后,村上人都说是堂哥替我挡了灾,村上的人,都说那大鲶鱼就是镇河之妖,堂哥是被镇河之妖拖去吃了。”

    “在那一年的大洪水之中,我们村上一共死了三个男孩子,其中一个是我堂哥,另外两个也是同一天失踪的,失踪的时候,就在我们上游抓鱼,所以我认为,也是被那大鲶鱼给吃了。”

    “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一直想给我堂哥报仇,可我也知道,这个仇并不是我所能报得了的而且那大鲶鱼在洪水过后,也再也没有出来过,没有想到,如今我的命运,再一次和这大鲶鱼联系到了一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