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我相信他

    我听黄局长说完了,不禁也对这家伙刮目相看起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黄局长这是典型的例子,从镇河之妖的口下逃了一条命。如今官至局长,凡是这种人,都算福将。不过他遇上我,也算他的运气到头了。

    在我听到他说出那镇河之妖是大鲶鱼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张渔。如今更是打定主意,要请张渔前来收拾它。毕竟徐家先祖说过。那镇河之妖不比我的能力小,暗中还有一个苏振铭在,如果我和那镇河之妖斗了个两败俱伤。苏振铭再适时出手,只怕我得吃大亏。

    可惜他们都没有电话。不然的话,一个电话就好所以我立即决定。等会买十几部电话回去。一人备上一部,时代在进步,我们跟不上时代,就会被淘汰,不能永远被关在三十六门的老圈子里。

    当下我就问道:“黄局长,如果我要去云南一趟,你最快可以多久将我送到”

    黄局长一愣,脱口而出道:“徐兄弟,你要走”几个字一出口,已经一脸的失望,目光之中,还满含惊惧。

    那钱丽华却笑道:“老公,人家既然要走,就算你强留下来,心也不在这,就让小弟去吧这样咱们的交情还在这,有什么事的话,咱们再打个电话,请他回来就是。”

    我心中冷笑,这妇人开始露出狐狸尾巴来了。

    黄局长顿时没好气道:“徐兄弟要走了,我这条命也就没了,就在刚才,有人在我的香烟上面下了毒,要不是徐兄弟,我现在已经死了。”

    那钱丽华一听,目光之中顿时露出一丝慌张来,看了我一眼,故意问道:“真的这怎么回事这是谁要害你啊”

    我也懒得再看她表演下去,立即打断他们夫妻的对话道:“我不是要走,我是要去云南搬援兵,这镇河之妖不简单,就算是我,对付起来,也不容易,何况暗中还有麻三潜伏,我怕我在对付镇河之妖的时候,麻三再对你暗中下手,到时候我顾此失彼,无法保护你的周全。”

    黄局长一听,急忙说道:“那行,那我和你一起去,现在就动身,下午就到云南。”

    我摇头道:“你不能跟去,门里有规矩,不许门下弟子带外人回山,我下午就到,明天就回,这一天一夜之间,你小心一点就好。”

    一边说话,一边一拉他的手,悄悄对他说道:“这一天一夜,最好能出去躲一下,找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躲上一天一夜,谁都不知道你的行踪最好,烟别抽了,吃任何东西,用银针试一下,我虽然离开,却会另外让人暗中保护你,只要对方一动手,保准他跑不掉。”说的声音虽小,却正好也够那钱丽华听见,目前黄局长还不能死,我必须得镇她一下。

    果然,我这话一出口,那钱丽华的面容就一涩,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说话间,豁牙子又进了门,黄局长立即让豁牙子安排我坐最近一班的飞机。

    不一会安排妥当,豁牙子亲自送我去省城了飞机,在车上我就交代豁牙子,这两天谁也不许接近黄局长,豁牙子自然答应,他在道上混了这么久,经验不少,有他在,多少有点保障。

    到了机场,我第一次坐这玩意,看什么都稀奇,又不敢表现出来,过关检的时候,身上金乌石还被查出来了,好在体积小,也不是出国,又有豁牙子帮忙,就让我随身携带了,顺利登机。

    在飞机上,我想了很多,我们三十六门,真的就像是被时代抛弃了的一群人,别说飞机了,汽车都没有一部,手机这些现代化玩意,更是不会使用,这样不行,任何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就一定会被淘汰,这是必然的定律。

    而那些井里的人,分明对这些东西也不熟悉,如果我们可以领先一步,则无疑是占了一个优势。

    这个主意一打定,在昆明下了飞机之后,我立即打车去买了十几部手机,尽挑好的拿,还让营业员将卡也全都办好了,将花费都交足足的,反正有钱。在营业员去帮我办卡的时候,我还顺便帮陌楠挑了一身衣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了眼界,我不想再像父辈们那样活着,外面的世界,对我更有吸引力。

    一切办好,包了辆车直奔老林口,到了老林口下车,穿过鱼肠口,回到了青石镇。

    青石镇依旧那么古朴清静,和外面的缤纷天地,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我一回青石镇,大家迅速的全都围了过来,小狗子和陌楠也回来了,昨天晚上刚到,这让我原本一直悬着心也放了下来,只是现在陌楠不知道去哪了,我一问李药药的事,果然,李药药第二天天亮就跑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逃走的。

    我知道一时查不出个结果来,当下将手机发给大家,并教了大家使用的办法,却得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年轻一辈的,普通都很兴奋,一拿到手就摆弄个不停,老一辈的则无一例外的十分排斥,甚至连三爷都不愿意使用。

    我解释半天,几个老一辈的总算答应用用看了。

    我见大家都在,有些话也不好说,干脆去找陌楠了,衣服是专门给她买的,挑选的时候,可花了我不少心思,当然要亲手送到她手上。

    当我看见陌楠的时候,她正在一棵树下发呆,手里抓这一根树枝,无意识的在揪树叶子,脚边已经落了一地的树叶子,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还含着泪水,看上去显得十分为难。

    我一见就知道她还在为陌人豪的事情为难,当下悄悄绕了过去,从后面蒙住了她的眼睛,谁知道我双手刚一蒙上,陌楠就浑身一振,一记反肘就向我打来。

    我急忙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喊道:“别动手是我”

    陌楠一听我的声音,顿时住了手,一转头看见了我,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一下子扑过来,扑进我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我知道她这几天心中委屈,又不能对别人倾诉,现在见到了我,自然将满腔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只好轻声安慰,心中却暗暗下了决心,今夜一定要向陌人豪问问清楚,将这事彻底解决了,绝不让陌楠再这么难过下去。

    安慰了一番,陌楠仍旧泪流不止,我只好说道:“你别太伤心,这事尚未定论呢谁也不敢保证就一定是陌爷,萧朝海和张昊海的气势,都和陌爷差不多。”

    话一落音,陌楠就忽然抬起头来,一下吻住了我的嘴,细滑香甜的舌头伸了过来,在我的舌头上挑动着、纠缠着,我顿时一愣,衣服失手掉在地上,随即脑海一炸,猛的一下抱住陌楠的脖子,疯狂的亲吻起来。

    这一瞬间,山风停息,时间静止,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们两人,还有陌楠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许久许久,陌楠才轻轻的将嘴唇从我的嘴唇上移开,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红着眼圈说道:“不管我父亲是不是内应,我们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这两句话说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我一把将她搂在怀中,缓慢而坚定的说道:“你放心这天下,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我这一辈子,都会守护在你身边。”

    陌楠在我怀里拼命点头,又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为了哄她开心,将衣服捡了起来,好在包装的蛮好,只是包装袋上沾了点树叶,将衣服递给陌楠,陌楠接过,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我正想说话,忽然响起了一声咳嗽声,一转头就看见了三爷,顿时臊了个大红脸,不知道刚才我和陌楠亲吻的画面,三爷看见了没

    三爷缓步走了过来,到了我们面前,扫了娃们两一眼,沉声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陌楠回来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我就知道一定有问题,只是没想到问题会出陌人豪身上。”

    “楼儿,你是不是准备晚上去问陌人豪”

    陌楠的眼泪又淌了出来,一脸无助的看着我,我一点头道::“是的三爷,这事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弄个水落石出,不能让陌楠一直这样下去。”

    三爷一摆手道:“不用问了不是陌人豪”

    我和陌楠同时一愣,特别是陌楠,两眼之中,顿时放出一股希冀的光彩来。

    三爷继续说道:“我了解陌人豪,他和我一样,腰杆子都特别硬,就算他真的想当人王,也会靠自己的本事去争取,绝不会向井里的人去摇尾乞怜,你们会怀疑他,是因为你们还小,还不明白他的傲气,可我却十分清楚陌人豪的为人,所以,我相信他”

    “如果你去问他,那是对他的一种侮辱,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就算明明不是他做的事,你这么一问,他也会揽到自己身上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